亚投行贷款项目总额超20亿美元


 发布时间:2020-09-22 13:29:38

受红十字会系统援助,甘肃目前已落实灾后恢复重建援助资金四亿九千一百零三万元人民币。援助单位不仅包括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和北京、上海、江苏等地方红十字会,还有香港红十字会、台湾红十字组织。甘肃省政府新闻办公室十六日举行新闻发布会,甘肃省红十字会专职副会长李玉堂在这里说,目前,他们已下达项目批复资金三亿七千八百零三万元,重建项目包括在陇南、甘南两市州建村民住房一万二千六百四十一户、四十九所农村学校、七十七所乡镇卫生院、一所市级精神病院、一百四十个村卫生室、六十九个村民活动室,以及天水市红十字会备灾中心等恢复重建项目。李玉堂称,这些灾后恢复重建项目已全部启动,已开展的项目中民房项目进展顺利,近二成全部完工,半数主体完工。

乡镇卫生院和农村学校重建项目正处于设计、审图、工程及监理招标等阶段。他表示,这些项目力争明年内全部竣工,并交付使用。(完)。

亚投行的高级管理团队已经于上个月就位,目前亚投行正在制定业务政策和战略,包括投资战略。陈欢是在当天召开的2016金融街论坛上作如是表述的。陈欢表示,具体到项目投资层面,亚投行应该遵循经济原则,需要考虑财务收益率。如果财务收益率不好,不管是对受援国,还是对中国,都会增加包袱和负担,最后项目没成功,对谁也不利。所以财务收益率肯定是要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亚投行是首个由中国倡导成立的区域性多边开发机构,旨在为亚洲基础设施建设和互联互通提供融资支持。该银行于2015年12月25日成立,2016年1月16日开业,总部设于北京。陈欢直言,亚投行成立的初衷是成为一个国际性金融机构,中国虽是大股东,但会按照现有国际规则来发挥股东作用,希望可以在亚投行平台上形成双赢、多赢的局面。在亚投行筹建过程中,部分国家担心中国一股独大,其他国家的发言权受到制约。陈欢解释称,随着新成员国的加入,中国所占的股份一定会不断稀释。陈欢表示,亚投行希望跟世界上所有国家进行广泛的合作,目前已跟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签订了合作备忘录,准备与中亚、南亚国家开展联合项目,同时已有不少政府级开发银行、国际机构希望同亚投行签订类似的备忘录,共同开展项目,尤其是“一带一路”的项目。

谈及亚投行与“一带一路”的关系,陈欢直言,亚投行并非为“一带一路”而设计和建立,但亚投行会跟“一带一路”倡议相关的机构密切合作,“有好的项目我们会积极参与”。(完)。

专栏 金融危机消蚀了美元作为顶级货币的地位,而人民币成为美元潜在的挑战者,进入协议货币的轨道。亚投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丝路基金等多边金融机构为人民币的国际化搭建了平台,也触动了美国的敏感神经。在英国加入亚投行之后,德法意三个也要加入其中,法国财长宣布将加入其中,而德国和意大利也持有同一立场,在短短几天中,欧洲主要经济大国都将成为亚投行的成员国,且可能是创始成员国。亚投行为人民币国际化搭建了平台 亚投行不仅是专注于亚洲基建的多边金融机构,也成为中欧合作的范例。德法意等欧元区三强随英国加入亚投行,也许是世界大势使然,在没有安全压力的情况下,欧洲未必甘愿追随美国,英国这个特殊盟友都不听美国的话,又怎么能要求法国亦步亦趋呢? 关于中美欧三极的说法已经流行多年,美元、欧元和人民币三足鼎立的格局也正在形成,在欧债危机开始的时候,中国给予了欧洲强有力的支持。

欧元流通的一个重要战略考量就是要摆脱对美元的依赖,使欧元可以与美元分庭抗礼。众所周知,借着马歇尔计划,美元迅速进入欧洲,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之后,美元的任性让欧洲国家面临汇率风险,作为应对举措,欧洲决定走向共同货币。也正是因为欧元所肩负的政治使命,使之先天不足。金融危机之后,美元成为众矢之的,虽然中国、欧盟都有所不满,但是欧元陷入危机,人民币则刚刚开始国际化。如英国学者苏珊·斯特兰奇对国际货币的区分:顶级货币和协议货币,前者因良好的信誉、流动性和广泛的交易网络而被认可;后者则借助外交和政治手段而被接受,任何一种国际货币都具有这两种属性。金融危机消蚀了美元作为顶级货币的地位,而人民币成为美元潜在的挑战者,进入协议货币的轨道。

亚投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丝路基金等多边金融机构为人民币的国际化搭建了平台,也触动了美国的敏感神经。美国、日本对亚投行的反对几乎是本能的。欧洲国家加入亚投行是势所必然 从亚投行的倡议被提出,美国就在向盟友施加压力,虽然韩国、澳大利亚也曾犹豫,但最终没有明确表态。而欧洲国家则最先打破了沉默,英德法意等欧洲强国将成为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至少在战略上支撑了亚投行,也是中欧经贸纽带的强化。中欧之间并没有地缘政治冲突,而经贸关系则不断加强,在欧亚大陆两端形成呼应之势,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也是对欧洲的开放体系。欧洲国家加入亚投行可以说是势所必然。欧洲国家与中国的合作也是各有千秋。中德之间的经贸往来频繁,双方都是制造业大国,而中英合作的主要领域就是金融,金融业是英国的骄傲,为了伦敦城的发展,英国也不会加入欧元区。

在金融合作方面,欧洲大陆总是慢英国一拍,无论是货币互换协议、还是人民币清算体系,欧元区都是随英国而来,这一次欧元区大国随英国加入亚投行,也可以说是一种惯性。人民币国际化是大买卖,亚投行所要推动的互联互通,也有益于欧洲经济的发展。英国与欧元区同在欧盟的屋檐下,但各有自己的利益,英国率先以成员国的身份加入亚投行,也是在欧洲卡位,占据对华金融合作的先机。从德法意三国的反应来看,这一次欧元区不想落下太多,也印证了欧陆和英国之间有竞争。除了IMF、世界银行这样的全球性多边金融平台之外,还有亚洲开发银行、美洲开发银行等区域性的多边金融组织,只是这些组织是由发达经济体主导和组建起来的。

亚投行由中国倡导并由中国主导,加之中美之间微妙的大国关系,亚投行就广受关注,而欧洲国家的加入,不仅在技术上提高亚投行的透明度和治理水平,也使之“常规化”,无论亚洲开发银行还是美洲开发银行都有域外国家的参与,美国、欧洲国家都是其成员国,亚投行也朝着这个方向发展,而关于域内和域外的投票权份额可能会随着欧洲国家的加入进行相应调整。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欧洲国家已经加入其中了,韩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亚太国家呢?骨牌效应还在继续,美国能坚持多久? □孙兴杰(吉林大学公共外交学院学者)。

基础设施 亚投行 项目

上一篇: 加媒:加拿大新冠肺炎疫情由美国输入引发 而非中国

下一篇: 少年儿童英语学习十大现状及趋势揭秘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6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