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建国:宏观经济总体已触底反弹 长期看不牢固


 发布时间:2020-09-20 02:29:18

共议中国经济未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9日在会见多国企业家代表时,回答了企业家关于中国经济的相关问题。外国媒体对此高度关注。李克强此次会见的企业家代表包括联合利华公司首席执行官保罗·伯尔曼、荷兰皇家帝斯曼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谢白曼、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李瑞麟、日本三菱集团董事长小岛顺彦、南非非洲彩虹矿业公司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帕特里斯·莫特赛、阿联酋阿布拉吉集团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艾瑞·纳维等。“中国不会发起货币战争。”德新社9日表示,李克强在回答企业家的问题时表示,人民币会继续贬值的说法是没有依据的。中国不会用人民币贬值来提高出口,或“搞一场货币战争”。“只要有比较充分的就业,与GDP同步增长的居民收入和不断改善的环境,这样的发展速度是我们能够接受的。” 彭博社报道称,李克强总理表示,中国可以维持中高速增长,经济结构正向积极方向发展。他还强调,政府债务风险可控,总金额相当于GDP的20%,是“相对较低”的。日本时事通讯社称,李克强表示,中国不是世界经济的风险,而是成长的原动力。德国经济新闻网称,中国股市6月以来暴跌40%。中国国家队进行了抢险。李克强说,有关方面采取措施稳定市场,是为了防止风险的蔓延。

现在可以说防范了系统性金融风险。《环球时报》记者在现场采访时注意到,参加此次论坛的多位外国经济界人士纷纷对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和未来发表看法。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主席克劳斯·施瓦布表示,“我仍然是中国经济的乐观派。”他认为,中国长期保持经济高速增长是不可持续的,这也是由中国的经济体量决定的。他举例说,即使同一发展速度,在1万亿美元和10万亿美元基础上的增长是截然不同的。因此,中国的经济转型是必需的,即从生产主导型转向消费引导型,而且更少地依赖出口。施瓦布说,“我非常高兴地看到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以及亚投行的成立。这不是对现有国际机构的挑战,而恰恰是补充。”他说,亚欧地区有巨大的基础设施需求,中国能在这一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上发挥领导作用,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中国不仅为自己,而且为整个地区的发展尽力。“我希望看到火车连通中国和欧洲。” 波士顿咨询公司全球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理查·莱塞表示,中国经济从投资驱动转向消费驱动时,需要适应更慢速的GDP增长率。“一次真正的改革是明年中国经济走上良好增长态势所必需的”。芝加哥大学经济学教授兰德尔·克罗兹纳表示,中国金融系统的结构大部分关注的是大型企业,而不是中小型企业和消费,应该为中国的中产阶级提供持续性的支撑。

中国可以借鉴美国的经济发展经验,让金融机构更关注中小型企业和消费。“金融系统的改革能促进消费,建立私人信用评分系统十分重要。” 理查·莱塞在谈及中国股市时提到,中国股市只占GDP的40%,而美国股市市值是其GDP的120%。因此中国股市的恐慌被过分放大。虽然没有人知道股市何时会稳定下来,但只要政府致力于创建稳固的平台、容忍更多的不确定性,鼓励更多资本流向最佳的创业点子和中小型企业,那么他们就会在未来更具全球竞争力。摩根大通亚太区主管京·乌尔里克表示,中国股市有自己的特点,它只有24岁,依然属于新兴市场。在中国,交易大多由散户贡献,金融机构只占很少一部分。当散户主导市场时,波动性相对其他国家就会异常猛烈。过去20多年,中国经济和股市的联系非常小。由于股票市场对流动性异常敏感,所以当经济放缓时,央行同行放松货币政策刺激市场。他认为,中国股市在今年余下的时间必定会表现出稳定迹象。环球时报报道 驻外记者 陶短房 青木孙秀萍 记者 宋胜霞 陈青青 魏景麒。

毗邻湖南省会长沙的株洲,创造过共和国工业史上190多个“第一”。与中国其他城市一样,传统工业重镇株洲,曾几何时也面临着生态环境的压力、经济增长的乏力,转型升级是摆在400万株洲人面前最大的必答题。如今,行走在株洲的大街小巷,滚滚污水直入湘江的场景不复存在,湘江水质逐年提升;前工业时代高耸入云的烟囱轰然倒地……神农城、方特欢乐世界等国家4A级景区在城区内拔地而起,整座城市鸟语花香、四季常春。10月12日到13日,转型后的株洲吸引了全国主流网络媒体的聚焦。一座老工业城市在重化工企业退出后如何在发展上持续发力?新动能又能否重现工业之城的辉煌?带着疑问,中新网记者与全国网媒大咖对话中共株洲市委书记,参观株洲规划展览馆,走访株洲传统工业聚集地清水塘,考察“中国动力谷”,找寻答案。壮士断腕,全新出击 刚刚过去的国庆长假中,65岁的徐老先生再次从老家株洲县农村来到位于清水塘的株洲冶炼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株冶”),与5个昔日的老同事在厂区周边拍照留念。他们笑称,这是这辈子最特殊的一次国庆游。“听说2018年要停槽罐,熄炉膛,再不拍一点照片,以后可能想拍也拍不到了。”徐老有点伤感地说,从18岁进入“株冶”工作,一直干到退休。

今年3月,“株冶”启动搬迁拆除,部分厂区和生产线路将搬迁到湖南衡阳。“株冶”的关停搬迁,是清水塘老工业基地改造的一个缩影。中共株洲市委书记毛腾飞表示,清水塘老工业区经过60多年发展,形成了以冶炼、化工为主的产业格局,累计上缴国家利税近500亿元,为新中国工业振兴和湖南省、株洲市的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但随着社会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和环保理念深入人心,清水塘老工业区的搬迁改造、转型升级势在必行。“我们是以壮士断腕的意志和决心来治理清水塘。”毛腾飞说,到今年9月底,曾经有270多家企业的清水塘,仅剩6家尚未关停。待这6家关停后,清水塘将从历史舞台退出。“关停了这么多企业后,株洲发展的脚步还是要继续。”毛腾飞说,在面临重新布局产业,以及国家实施创新驱动战略、“中国制造2025”的大背景下,“中国动力谷”应运而生。2013年,株洲市委、市政府决定将发展的重心瞄准一批拥有坚实产业基础、强大创新能力和广阔发展前景的优势产业。第一台航空发动机,第一台电力机车,全国最大的新能源客车生产基地……一座座工业制造领域的“桂冠”,成为株洲打造“中国动力谷”的实力和自信。株洲的决策者明白,株洲拥有“中国电力机车的摇篮”、“中小型航空发动机特色产业基地”、“新能源汽车制造基地”三大标志性名片,这些产业新领域的衍生,关键技术的突破,海外市场的攻城略地,将给株洲这座老工业基地带来全新出击的无限空间。

人才涌动,新兴产业扬帆起航 “株洲是一座工业城市,因工业而新,靠工业而强。”毛腾飞表示,“中国动力谷”包含三层含义,“中国”代表国家级水平,“动力”代表产业特色,“谷”代表创新创业生态环境。当老工业基地和城市改造持续推进,株洲在打造“生态宜居的工业新城”目标上稳步迈进。从“中国十大污染城市”转身为国家森林城市、国家卫生城市,再到获评“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株洲优美的生态环境以及夯实的动力产业基础,吸引了一批又一批人才和高新技术企业的到来。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动力谷”自主创新园已进驻高新技术企业98家,与15个高校、科研院所在园区设立了科研成果转化基地,10位院士在此设立院士工作点,62位国家“863”首席科学家、“千人计划”专家被聘请为“中国动力谷”专家顾问委员会委员。人才是创新驱动的关键,有了人才的支持,“中国动力谷”自主创新园已逐渐成为株洲创新驱动的主阵地,引导“株洲制造”向“株洲创造”转变。毛腾飞表示,除了动力新兴产业链,株洲的服装和陶瓷也颇具实力。株洲醴陵是世界釉下五彩瓷的原产地,电瓷产量占全球的三分之一,日用瓷产量占全球的十分之一。在今年9月底举行的“2017(醴陵)国际陶瓷产业博览会”上,吸引了近30个国家50多万人次前来参观展览,充分展现了醴陵瓷的魅力。

“中国市场上每三条女裤,就有一条是株洲生产。”毛腾飞说,仅株洲的芦淞服装市场,一年的销售额便可达500亿元。株洲正在着力打造服饰品牌以及规模生产企业,可以预见未来株洲的服装将成为一个产业巨头。(完)。

经济 工业 建国

上一篇: 中消协发布全国消协组织消费维权志愿者管理和服务平台

下一篇: 六十家境外旅行社江西掘金“红色旅游”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56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