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之声年终特别报道之六:混合之路


 发布时间:2020-09-26 02:25:53

据接近监管层的消息人士透露,中央确实有把民营银行名额分配给若干省市,只是名额分配并不是各地等量摊派。比如,有的经济发达省市有两个名额,而有的欠发达地区一个名额也没有。中央提出允许民营资本设立自担风险的民营银行政策后,国内兴起了一股申请兴办民营银行的热潮。最新传闻是,全国已有20余家企业申请民营银行牌照,并已经在工商部门登记注册领取营业执照。但笔者获取的信息是,至今没有一家民营资本获得具有最终决定权的银监会发放的银行业牌照。在所有经济领域,风险最大的是金融行业。

民营银行的设立不能草率行事、一蹴而就。民间资本设立银行必须率先从风险角度考虑和把控。如果一哄而起,出现风险,将违背设立民营银行的初衷。围绕设立民营银行可能出现的内外部风险,一系列配套措施应该提前出台。比如,保护存款人的存款保险制度;再比如,银行业破产条例的出台;又比如,利率彻底市场化的推进等。这些配套工程即使出台,都不一定能够遏制民营银行在信贷资产上的盲目扩张风险。美国联邦存款保险计划是在20世纪30年代建立的,用以帮助恢复信用和防止银行恐慌。

然而到20世纪80年代早期,这一计划越来越糟糕。它对银行存款提供了政府保证,但却不能保证银行拿着这些保了险的存款就能够谨慎行事。结果,许多银行用高利率来吸引存款,然后用这些钱去冒险贷款和投资,还将高工资付给他们的管理人员。当银行开始走向破产,政府就不得不捡起这个“烂摊子”。其损失最后可高达数千亿美元。银行家、银行和银行的股票持有者成了主要受益者,而纳税人成为受害者。这个教训中国应该汲取。即使在一系列配套政策措施完善以后,监管部门也要找准民营资本兴办银行的突破口、破冰点。

笔者认为,应该把是否真心服务于实体经济、是否有能力服务于实体经济并且已经有服务实体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从业经历作为起步标准;把是否是创新型企业,是否能够兴办创新型商业银行作为破冰点,而不是把民营资本兴办银行这个新事物仍然定位在传统商业银行的旧模式上。中国急需的是引领型、创新型、前瞻型、未来趋势性的民营银行,而不是陈旧落伍的传统商业银行。这一点需要监管部门应有清醒认识。

经济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牵引,国企改革是经济体制改革的中心环节。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不应只是形式上的混合,而是要注重增强国有企业的活力和竞争力,在公司治理和激励约束机制等方面实现混合,按照市场经济原则建立规范的现代企业制度。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首先要做到“产权清晰、权责分明、政企分开、管理科学”。一方面,要剥离国有企业所承担的社会职能;另一方面,国有资产监管部门要切实履行监管职能,引导国有企业经营者以提高企业综合效益为核心,不断提高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和市场占有率。混合所有制改革要求平等对待各类所有制企业,使其能够与国有企业平等的得到政府的扶持与服务。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框架应确认各类利益相关者的合法权益。如果这种合法权益受到损害,应有机会得到有效补偿。

在当前体制约束的条件下,建立有效的、市场化的、公开透明的监督、评估机制,是保障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质量的一个重要现实途径。目前,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需要解决的一个关键问题是,企业控制权与剩余索取权必须合理配置。可以以适当的形式(如与业绩挂钩的奖金、认股权、期权,等等),给予高级经营管理人员以一定的剩余索取权。同时,加大对经营结果的监控、考察和评估,促使这些事实上拥有投票权的人员对投票后果承担一定的责任,有效解决由于信息不对称造成的“内部人”控制问题,保证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可持续发展能力。应当承认,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企业治理结构。但其成效还取决于控股的国有产权的主体落实,能否有效克服“内部人”控制、健全激励机制,以及解决政府过度干预等问题。

要防止将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作用夸大的倾向,同时也不能以混合所有制改革替代企业风险管理体系的建立。(张汉飞)。

所有制 资本 试点

上一篇: 华通系旗下有产业被查封 记者目击债主上门讨债

下一篇: 昆明航空向云南学子捐赠100万公里飞行里程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33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