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旅游局首个“民宿标准”出台:有情怀更要有标准


 发布时间:2020-11-29 18:07:58

办法严格会议费报销和支付管理,旨在从严控制会议数量和规模。记者对全国31个省份会议费管理情况进行了梳理,发现15个省份在财政部门网站未能查到会议费管理情况,在有明文详细规定的16个省份中,有超过一半的省份还在沿用5年前的标准。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表示,会议费应该从中央、国家机关尽快延伸到地方,因为真正的会议费大头是在地方。支出额度 高低相差200元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说,各省对于会议的额度标准并不相同,主要是因为各地的经济发展水平不一样,包括财政收入、社会发展水平,没办法进行“一刀切”,主要还是根据中央的办法和意见结合本省的实际情况来定。记者盘点发现,在16个公布会议费标准的省份中,对于一类会议的标准,最高的为广东,人均450元,最低为甘肃人均250元,额度相差200元之多。其中,300元至400元段比例最高,在16个省份中有11个。

竹立家认为,这个政策是在反腐的大背景下出台的,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四风”中出现的。此次额度标准有所上调,是因为2006年以来,国家整体的经济社会发展较快,物价上涨了,按照过去来定就不行。预算粗陋 开会成腐败借口 此前有央广记者调查发现,会议费腐败的通常做法是利用会议费形式多开发票,将余额办成消费卡,或者向酒店缴纳一定比例的税,将余额提出,变成个人和团体的小金库,更有甚者会编出子虚乌有的会议来平账、提现。据一位政府工作人员介绍,这种利用会议费走账的方式早已是大家的习惯做法,而且领导、单位也是认可的。叶青指出,地方会议费经费来源主要由主办单位向财政厅或省委申请拨款,及会议主办部门在部门预算中自行解决,叶青认为这样的制度可能会导致有腐败在其中。“在申请经费的时候,一般都会多报点,就担心财政部门会压缩。如果和财政厅关系比较好,财政不压就会出现多出来的钱进了自家部门的口袋。

”叶青说,这次新规对各方面做了详细规定,对会议费腐败肯定会有抑制作用。省级标准 预计近期将跟进 在能查询到的公开会议费的16个省份中,记者统计发现,各省份省级事业单位会议经费标准条例中,有11个省份的会议费标准管理办法是在2008年12月31日前制定的,比例达到68.75%。竹立家接受记者采访时分析说,中央上次制定国家部委的会议标准是在2006年,随后两年内各省就陆续进行跟进,根据中央的办法和意见,结合实际情况制定出本省会议标准。预计多个省份将在这一两年内就有相应规定跟进出台。法制晚报 各地一类会议标准额度 广东 450元 浙江 400元 青海 390元 海南 380元 天津 350元 内蒙古 350元 湖北 370元 安徽 330元 江西 320元 北京 300元 重庆 300元 广西 300元 辽宁 300元 福建 300元 宁夏 280元 甘肃 250元 注:福建、辽宁为二类会议标准,一类会议需经主管部门和财政部门审核后列支。

《经济参考报》记者初步统计,今年一季度已经有湖南、海南、西藏、山东和深圳等五地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平均增幅11.3%,为近年最低。专家认为,最低工资涨幅的收窄,源于当前经济面临较大下行压力。此外,最低工资的确定必须建立在经济效益提高的基础上,应注重保持劳动力市场制度的灵活性。从最近五年最低工资标准调整趋势来看,增幅收窄的趋势十分明显。2011年全国有24个省份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平均增幅达22%;2012年有25个省份调整最低工资标准,平均增幅下滑至20.2%;到2013年,全国有27个省份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平均调增幅度仅为17%。

2014年全年有19个省份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平均增幅降至14.1%。“最低工资涨幅的收窄,源于当前经济面临较大下行压力。”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张车伟分析,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情况下,应大力为企业减税减负,为企业涨工资提供空间和动力。事实上,一季度以来,中国劳动力市场表现疲软,中小企业处境艰难,这对劳动力薪酬上涨也构成新的挑战。2015年需要在城镇就业的新成长劳动力仍将处在年均1600万人的高位,随着城镇化进程加快,还将有大量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就业。尽管中国经济继续保持平稳增长,但企稳回升的基础还不牢固,部分行业产能严重过剩,稳定现有岗位和进一步扩大就业面临较大压力。

而在经济增速放缓背景下,若最低工资调整过快,可能会增加企业负担、影响就业。每年最低工资标准上涨对农民工等群体的工资有一种牵引上调的作用。按照《最低工资规定》,最低工资标准包括个人应依法缴纳的社会保险费、住房公积金。最低工资标准调整之后,社保、公积金等最低计算基数也要相应调整,企业的负担会增加,利润空间也会被进一步压缩。国内最大的人力资源服务商前程无忧此前发布的《2015年第一季度雇主招聘意愿调查报告》显示,“竞争太激励”“劳动力成本高”被雇主们视为最大的经营难题,计划加薪幅度大于10%的雇主数量环比减少了3.2个百分点。

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尽管最低工资的增长幅度已经下降,但仍大大高于同期经济增长速度,最低工资的过快大幅上涨可能带来负面影响。“最低工资标准上调会使低端劳动力成本上升,对于低端劳动力占比高的中小企业,用工成本会上升很多。对于西部地区产业结构层次较低的企业尤其如此。”一位私营业主表示,最低工资如果超过了企业的承受能力就会导致企业的破产,这样就会对就业产生很大的冲击力。从实践中看,对于最低工资标准能否实现预定规划目标已存在不确定性。根据规划,我国“十二五”期间最低工资标准年均增长13%以上,绝大多数地区最低工资标准达到当地城镇从业人员平均工资的40%以上。

这一标准对于个别省份而言显得“高不可攀”。而根据全国总工会近日关于“各省份最低工资标准调整情况”的通报,黑龙江、西藏连续两年未调整最低工资标准,不符合《最低工资规定》中“最低工资标准每两年至少调整一次”的要求。一位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最低工资增长必须建立在经济效益提高的基础上,在GDP增速下降前提下,最近两年最低工资的增幅与前两年相比稍微有所降低,也是合理的。此外,各省上调最低工资的水平绝对数并不重要,关键是能够让低收入工薪劳动者及其赡养人的基本生活切实得到保障,并能够随经济效益提高相应得到提高。

记者 李唐宁。

民宿 标准 经营者

上一篇: 双色球开11注头奖 兰州彩民获单注奖金20.1万

下一篇: 808家公司公布去年年报 工行成最赚钱上市公司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4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