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后网友释放网购需求 专家:谨防“情人节”


 发布时间:2021-02-23 21:52:35

昨天,国家计算机病毒应急处理中心监测发现,一种新的感染安卓手机的病毒a.expense.GhostPush.a出现,该病毒可自动下载安装其他APP。据了解,该病毒是一款推送应用类病毒,开机自启动,自动下载其他应用,并静默安装成系统应用;在用户未知情的情况下,连接远程服务器获取推广应用信息,然后自动下载静默安装,消耗用户手机流量,用户无法正常卸载。经分析发现,在该病毒执行完安装后,会激活手机设备管理器,未经用户允许私自上传手机固件信息和手机已安装的应用到指定服务器;从服务器获取应用保存到手机本地folder数据库;在用户未知情的情况下,静默安装多款恶意软件,启动后自动从服务器获取应用信息;病毒未经允许私自从服务器获取指定应用,下载静默安装,创建快捷图标,并弹出通知栏框。

针对已经感染该手机病毒的计算机用户,国家计算机病毒应急处理中心的专家建议立即升级手机中的防病毒软件,进行全面杀毒。对未感染的用户,建议打开手机中防病毒软件的“实时监控”功能,对手机操作进行主动防御。(记者古晓宇)。

拉丰的中国传人这几天确实有些“拉风”。曾师从世界著名经济学家、新规制经济学奠基人让·雅克·拉丰的张昕竹,12日因违反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工作纪律被解聘。值得注意的是,张昕竹还拥有《反垄断法》起草者之一、中国社科院数经所所长助理、中国社科院规制与竞争研究中心主任、天则公用事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席等身份。据报道,在国家发改委对美国高通公司进行反垄断调查的敏感时段,张昕竹收取了高通提供的600万美元资金,不仅为高通辩护,而且为其编写了厚达数百页的报告文件,该行为违反了《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工作规则》的规定:“维护专家咨询组的声誉,不得从事与履行专家咨询组职责利益冲突的活动;未经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同意,不得以专家咨询组成员身份从事与履行专家咨询组职责无关的活动”。

对此,张昕竹近日在回应中断然否认了收取高通高额报酬的说法,继而称为高通提供咨询并不违反工作规定,认为这与发改委对高通进行反垄断调查之事没有利益冲突。“如果我给发改委做顾问了,当然就不能给高通做咨询了,但是并没有”;“就好比我给死刑犯做了辩护,任何案子都有正方和反方,不能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吧?”张昕竹辩称。记者认为,张昕竹的上述说法值得商榷。尽管他没有给发改委做顾问,但他此前是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的成员。该委员会是国务院的议事协调机构,负责协调商务部、发改委、国家工商总局等三大反垄断机构的相关行政执法工作等事宜,这三个部门的主要领导都担任该委员会的副主任。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不仅要为商务部的反垄断局服务,还要为反垄断委员会的另外两家主要组成机构——发改委和工商总局的相关反垄断司局提供咨询服务。

在这种背景下,一边为反垄断委员会提供咨询,另一边又在反垄断委员会的重要组成机构发改委对高通进行反垄断调查时,为高通提供咨询和辩护,这能说没有利益冲突?这就好比一家上市公司的独董为该公司的竞争对手出主意,帮助对方在商业竞争中打败自己任独董的上市公司。如果这也叫没有利益冲突,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在此种情况下,发改委当然有权利向国务院建议解聘其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资格,而不必等到聘任到期日。因此,张昕竹的“为死刑犯辩护”的比喻也很不恰当,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在为死刑犯辩护时,张正反方通吃。当然,在此过程中是否收取高通高额报酬,尚需相关部门进一步查证。如果是子虚乌有,就应该还其清白;如果有确凿的证据证明确有其事,那就不仅仅是违反工作纪律那么简单了。

证券时报记者 尹振茂。

近日,“2000年1元牡丹硬币价值2000元”的消息颇引人关注。有市民开始翻箱倒柜。对此,藏币专家称或有炒作成分,建议不要轻易跟风。在某事业单位上班的陈先生日前在网上看到了这条消息,他有些将信将疑,“天上不会掉馅饼吧,牡丹币貌似很常见啊。”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陈先生的同事段小姐回去就翻箱倒柜,虽然没找到2000年的1元牡丹币,却找出两枚1996年的1元牡丹币。“2000年的这么值钱,1996年的应该还值钱些吧?”记者在微博上看到,牡丹币引发了众人关注,类似段小姐这样心存希望的不少,但也有网民怀疑为假消息。“连袁大头都没这么高的价格,这是假消息吧。”有网友根据袁大头的白银材质及面世年代推断,牡丹币市价不可能有这么高。牡丹币有着怎样的溯源?据省收藏协会副会长、钱币专家卢伯雄介绍,牡丹币从1992年开始发行,2000年的1元牡丹币是第四套人民币的“关门币”。现在市民普遍使用的1元硬币是菊花图案,俗称菊花币。由于2000年的1元牡丹币铸造成本超出面值好几倍,材质比菊花币好,加之当时发行量也少,有了炒作的支撑点。

听说2000年的1元牡丹币目前市价达1000多元,卢伯雄觉得荒唐:“虽然1元牡丹币量确实不多,但没有理由升值1000多倍。” 近几年来,一些名不见经传的硬币往往火热一时,但随后又归之于沉寂。市民彭女士就曾收到短信称1966年1分硬币银行的回收价高达1800元,传得有模有样,短信里还附了硬币回收价格表。后来去银行查证发现此事子虚乌有。对这些突然走红的藏币,业内人士表示不要轻易跟风。卢伯雄认为,这或许与当前市场比较平淡,缺乏炒作题材相关。“国庆节前,2000年发行的1元牡丹币市价才几百元。”而记者在钱币交易网站也发现,这种高价硬币常常有价无市。(记者 肖娟)。

病毒 专家 情人节

上一篇: 无人机“唱响”民用领域 天津市抢抓产业浪潮

下一篇: 2017年红盾质量维权行动取得五大成效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3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