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房养老试点将在明年推行 "70年产权"是瓶颈


 发布时间:2020-09-22 16:41:07

近来,国家有关部门一再重申,严查小产权房在建、在售案件,因为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未经征地、没有转变为城市建设用地,不能从事商业开发。然而,一些地方小产权房销售依然火爆。分析人士指出,在建、在售的小产权房属于“歪门邪道”,化解小产权房的矛盾,迫切需要开“正门”、堵“邪道”。记者在北京市小产权房比较集中的昌平、通州、房山等地采访了解到,由于农村建设用地的使用权不断升值,而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建设相对滞后,于是“歪门邪道”的小产权房乘虚而入,一些商家误导购房者“绝对安全”,导致消费者跟风购买。

在小产权房热销的同时,国土部门的监管和处罚显得比较乏力。重庆市沙坪坝区国土部门负责人表示,对于非法用地,国土部门只能走“停工通知、处罚决定、行政复议、行政通知、法院诉讼”的程序,周期长、效果差,对于违法者缺乏威慑力。一位北京市昌平区国土部门干部坦言,不少小产权房已有居民入住,很难“一拆了之”。北京市国土局数据显示,2012年6月至今,北京市共清理认定83个小产权房项目,总建筑面积300多万平方米,但目前仅拆除6万多平方米。“小产权房屡禁不止的原因,是城乡之间对于农地溢价的争夺。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杨保军指出,“在现行的法律制度下,城市开发垄断了农地升值的收益,农村方面难以分享其收益,容易诱发‘歪门邪道’,小产权房现象就是一例。” 西南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教授江帆说:“小产权房违反了我国现行土地管理法第63条规定,但长期以来,有关部门查处措施不力,使得这一问题复杂化。” 如今,现有小产权房居民“安居乐业”的现状,也给其他人带来了误导:一是认为成片建设的小产权房比较安全;二是村委会开发的小产权房比较保险;三是有村民一起居住的小产权房比较安全,等等。

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发布的数据显示,1995年到2010年间,全国小产权房竣工建筑面积累计达7亿多平方米。业内人士建议,处理小产权房问题,应该区别对待“存量”和“增量”部分,采取不同方式处置。一方面,对于在建、在售的小产权房,有关部门必须坚决查处;另一方面,对于存在多年的“存量”部分,有关部门应该制定相应的政策,化解历史遗留问题。“回避矛盾只会造成矛盾越来越多。”中国房地产学会副会长陈国强表示,“应该分门别类,尽快清理整治,该拆除的抓紧拆除,能转化的尽快转化。”。

“我们的保障性住房种类多,政策边界却不够清晰,导致内夹心层和外夹心层都无法享受到基本住房保障。”在本届北京人代会上,市人大代表李国在议案中开门见山地指出北京的保障房问题。近年来,保障房建设一直占据北京住宅建设的主流地位,据北京市国土局相关负责人就介绍,2014年,北京市将安排住宅用地供应总量中的40%用于保障房安居工程建设,30%用于自住型商品房建设,只有30%建设普通商品房。然而,在大力建设保障房的情况下,保障房仍然存在着各类问题:等待时间长、住宅环境差、配套欠缺、位置偏远、产权式保障房成投资手段。这一切,都在不断地困扰着北京的购房者,也困扰着整个楼市。手续繁琐轮候近4年 位置偏远质量成困扰 “我听说现在是开始办理2010年申请的那一批了,我是2011年申请的,还得等。”2014年1月,在自住房递交材料的现场,一位保障房轮候者对记者介绍自己等待限价房的情况。这不单是一个人的问题,当天,众多轮候家庭普遍反映轮候的等待时间要接近4年,而在这四年里,保障房的价格也已经涨到了4年前商品房的价格。

从去年4月开始,直接申请经适房和限价房的可能性也被取消了。2013年4月,北京市颁布文件称,从这一时间后,申请经适房和限价房的家庭需先申请公租房并入住,待有空余经适、限价房,再组织摇号购买。但对于这一改变,许多购房者都表示难以接受。“这太没有保障了,我这个月租进去住,下个月一涨工资,超出条件了,立刻需要搬出来。没有安全感。”一个申请人这样说。除去等候时间过长,位置偏远、质量没有保障,也困扰着申请者。从2013年保障房建设用地的位置来看,多数位置偏远,很多都在平谷、密云、门头沟等地,不但距离城区过远,交通也颇为不便。记者实探廉租房小区时曾发现,房间的隔音效果十分不理想,坐在30平米的廉租房里,几乎可以听到周围4家人的声音。而即使发生了质量、安全等问题,一句“这是保障房,有的住就不错了”,也让业主们无可奈何。拟建共有产权方式 健全分配运行机制 北京的保障房可谓名目繁多,目前包括经适房、限价房、廉租房、公租房、人才公租房的多种种类。李国认为,种类各异的保障房虽然一定程度上适应了不同居住群体的住房需求,但同时也造成了政策之间衔接不紧密,保障房和商品房边界不清晰的现象,导致“夹心层”既不符合购买经适房、租住廉租房的条件,又没有购买商品住宅的实力。

“我已经30岁了,很难控制自己工资的涨幅,但是一旦超过了限价房的条件就不能买,商品房又太贵了买不起。”申请人许飞说。在议案中,李国提出,“北京作为特大型城市,住房刚性需求旺盛,商品房价格与居民支付能力严重脱离,土地资源极度稀缺,保障住房所需建设资金规模巨大。从这一现实情况出发,本市应取消经适房,探索建立共有产权住房保障模式。” 北京市住建委委员邹劲松解释共有产权保障房的概念说,这一类住房是中低收入困难家庭购买住房是,可按个人与政府出资比例共同拥有房屋产权。目前的经适房、限价房和自住房都为固定比例的售后共有产权模式。这三类住房满五年上市交易时,分别需胶南70%、35%和30%的收益。邹劲松表示,共有产权的方式已在北京拟建,相关政策储备也已经完成。

养老 房子 产权

上一篇: 供应持续低迷 4月北京别墅成交回暖

下一篇: 小区天然气改造不同部门差价700元 业主犯迷糊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