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骗取拆迁补偿款案被查处 追回补偿款372万


 发布时间:2020-09-23 00:58:11

记者从银川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获悉,2015年银川将新建保障性住房1500套,全部在滨河新区建设,解决滨河新区工厂职工和当地群众的住房困难。据了解,今年银川市辖三区计划建设各类保障性住房7000套,其中建设公租房1644套,经适房3700套,限价商品住房1656套,总建筑面积50.5万平方米,计划总投资15.1亿元,已通过审核的保障家庭共4394户,已完成12批1571户保障户家庭配租签约及办理入户工作。本报记者 李鲲鹏。

杂草丛生、积水成塘,位于深圳东部的大鹏新区的三个2011年开工的保障房项目就这样荒废了一年多,并且至今仍无复工迹象。涉及民生的保障房建设工程,为何说停就停?一停还长达一年之久? 位于大鹏新区葵涌街道葵兴西路的葵安雅居保障房项目,如今已成大水塘,只剩旁边堆放的建筑材料和几个人去楼空的活动板房。“项目2012年上半年就停工了,都一年多了,这水塘原本是6米多深的基坑。”工地看管员说。同期停工的还有距离葵安雅居项目仅一街之隔的葵福嘉园项目和大鹏街道布新社区的鹏隽雅苑项目,如今工地上已是杂草丛生。记者调查发现,几个项目停工的根源在于2011年底深圳增设新区后,原区不要、新区不接,导致保障房项目成为无人认领的“孤儿项目”。2011年底,深圳市将龙岗区大鹏、葵涌、南澳3个街道划归新增的大鹏新区。

而分区后,此前这三个街道已开工的保障房项目,由谁接着建,却未厘清。分区后,有7个保障性住房项目涉及移交问题。目前,大鹏新区仅接收坝光精细化工安置小区及岭澳核电职工公寓等两个项目。而这两个项目无需区财政出资建设。5个需要区财政投资的项目,则遭遇了两区互相推诿的命运。龙岗区住房和建设局住房保障科科长李忠东表示,“谁家的孩子谁抱”,在大鹏新区辖区范围内的保障房理应由大鹏新区出资建设。后续建设需9.3亿元资金,大鹏新区则一口咬定“没钱”,并拖着不予接收。大鹏新区生态保护和城市建设管理局副局长李蔚说,“新区刚刚成立,财政紧张,没法接收。” - 进展 “当时保障房任务重,弄到地就建” 面对白纸黑字的政府承诺,扯皮之事怎能一拖再拖? 记者从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了解到,该局已多次组织协调会,试图解决项目移交问题。

“此前曾建议由市财政接手这几个项目,但市发改委和市财委不同意。”该局有关负责人说,“现在考虑将这几个项目转为由社会投资建设的安居型商品房,以解决大鹏新区建设资金不足的问题。但这些项目是否具备‘变身’条件,目前还在进一步研究中。” 然而,参与研究的深圳市住房研究会秘书长陈蔼贫却认为,这几个项目恐怕难以符合“变身”条件。在他看来,区财政投资建设的保障房主要用于解决区内户籍居民住房困难,但大鹏新区内户籍居民以原村民为主,无房低收入家庭较少,“那么多保障房建完了分给谁?” 而记者发现,一些项目地块条件也令人担忧。如位于大鹏新区大鹏街道布新社区的鹏隽雅苑项目,隐藏在一个路还没修好的山脚下,项目工程牌被杂草遮挡。面对选址合理性问题,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一位负责人坦言,“当初保障房开工任务重,弄到地就建。

实际上,确实一些地方并不适合建保障房。”据新华社。

昨日上午,大鹏新区党工委书记刘燕率队, 100多名执法人员将葵涌坝光片区两处面积约为2375平方米的违建依法强制拆除,向抢建违建行为亮出“利剑”。坝光片区田寮吓村山海间区域原为餐厅,最初为业主张某占用村集体用地,建有部分房屋,2004年地形图显示该地块有三间房屋占地面积共199平方米。其后张某在未经批准和取得许可的前提下擅自建设2225.46平方米的建筑物。另一处违法建筑当事人为邱某,在未经批准和取得许可的前提下擅自侵占国有土地建设149.03平方米的建筑物。由于当事人逾期未自行拆除违建,大鹏新区管委会便组织力量对其依法实施强制拆除。

(记者 肖陆军 通讯员 谢星宏)。

“造城”之风,根源还是用“GDP至上”的旧思维想问题,靠行政推动的老办法谋发展,也闪现着“四风”的影子 最近,国家发改委的一个课题组对12个省区的调查显示,平均每个地级市要建约1.5个新城新区,144个地级城市竟然要建200余个新城新区。这些数字,加上各地频现的“国际化大都市”规划,不时曝光的“空城”“鬼城”问题,让人们忧虑,“造城”运动会带给城市怎样的未来? 不可否认,随着城镇化进程的推进,旧城改造、建设新区是各地普遍面临的重要发展课题。中国城市新区曾是改革开放的重要亮点之一,前有深圳、浦东新区、滨海新区,中有郑东新区,近有西咸新区,都为打造中国经济新增长点、提高城市综合承载力贡献了巨大力量。但后来者一定要重视的是,城市的建设与发展必须尊重经济规律,必须因地制宜、注重质量,必须量力而行。

俗话说,端多大碗、吃多少饭。新区建不建、建多少、建多大、标准多高、速度多快,这些问题应该到实践和群众中找答案,在充分细致的调研论证中明确路径和目标。然而,遍地开花的新区、新城,摊大饼式的城市扩容,往往与之背道而驰。“20年站前列,50年不落后,100年不遗憾”,在这样的口号下,一些地方总想一口吃成胖子,城市建设的虚火太旺。或不顾自身条件贪大求快,或人为提高建设标准不计成本,或无视群众利益蛮干硬干,吹大了一个又一个“城市泡沫”。比如,在西南一个县级市开足马力上房地产项目,仅消化现有住房就需至少15年;而江苏某镇明知政府财力不足,征地速度却不降,直接给农民打白条,说征地补偿“过两年再给”。类似这样的现象,各地并不少见。

这种与实际脱节、与规律相悖、与民意相违的“造城”之风,表面上红红火火、风风光光,实际上却是精血亏耗的虚火症。一些城市盘子做大了,骨架撑开了,高楼起来了,却缺乏完善的公共设施,没有可靠的产业支撑,公共服务也远远落在后面。“农民工待不下,老百姓走不进,谈什么走向国际?”“大都市的面子,小县城的里子”,“马路越来越宽,楼越修越高,我们却没有得到多少实惠”……倾听群众的反映和呼声,更可以体会到,一些地方大造新城、滥建新区,就是在搞不得人心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这种发展中的形式主义,更值得我们警惕和反思。一位领导同志曾痛心地指出,决策失误、规划错误,所造成的浪费往往是最大的。不少地方一哄而上,新城四起,大片良田被圈占,大笔财政资金注入,大量人力物力投入,一些地方更是寅吃卯粮、透支未来,借新债还旧债,“地都卖到20年后了”。

然而,事实一再证明,那些“拍脑袋”拍出来、“一支笔”批出来的新城新区,那些荒草萋萋的烂尾工程、“空城”“鬼城”,其实是缺乏经济社会效益的重复建设、无效投资,造成了巨大的资源浪费,让地方政府背上沉重的债务包袱,更让单纯依靠投资拉动的粗放型“发展病”越来越加重。中央多次强调,新型城镇化的核心是人的城镇化,要放在与工业化、信息化、农业现代化同步推进的发展视野中来谋划。这是一项内涵丰富的现代化系统工程,也是促进发展方式转变的改革过程。剖析“造城”之风,错就错在将城镇化简单地理解成圈地、盖楼、造城,还是用“GDP至上”的旧思维想问题,靠行政推动的老办法谋发展,也闪现着“四风”的影子。这种群众反映强烈、隐患严重的发展顽疾,已经到了必须下猛药、出硬招进行治理的时候。

由此进一步反思,像“造城”运动这样的发展中的“四风”问题还有哪些?对症的药方又在哪里?这不仅是教育实践活动深入开展的现实需要,更是推动改革发展的必然要求。

补偿款 大鹏 新区

上一篇: 新政将满月盛行“售转租” 广州放租盘增加一成

下一篇: 首付仍需七成广州二套房贷全国最严?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77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