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二手房价大跌只是“传说” 节后成交量反弹


 发布时间:2021-01-28 00:49:18

当很多人还在纠结自家房本上的土地使用权还剩多少年时,一个新的问题又已经出现,住宅楼里的很多公用设施,也许撑不到土地使用权到期的那天。上海市电梯行业协会刚刚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市目前有各类电梯21万多部,是世界上电梯数量最多的城市,但是其中大量电梯使用时间超过15年,其中住宅电梯超过2800部,“老龄化”问题严重,存在安全隐患。而在全国范围内,去年我国新增使用15年的老旧电梯3.75万部,总数达到了30万部,而全国电梯总数不过才400万部。电梯只是住宅小区面临老化现象的冰山一角,小区路面、楼内管道、花园绿地、楼体墙面,这些设施都会随着时间流逝而逐渐老化,只不过因为难以量化,加之又无安全紧迫性,故而没有得到像电梯一样的关注度。但这并不表明,这些老化现象不会影响居住质量,不会在老化到特定程度时威胁居住安全。每一个新建小区,不论建成时多么高端大气,总有老化的一天。而小区内的设施,皆有其服役期限,不是每一个都能用上70年而不坏。也就是说,对于都市业主来说,土地使用权“大限”尚远,而土地上的某些设施可能已经“寿终正寝”了。

这些设施到底该由谁来维修?这是一个简单而又复杂的问题。业主会说,答案显而易见啊,当然是物业公司。且不论产权复杂的老旧小区有无物业公司,即便是物业配套齐全的新建小区,物业公司也会对着维修账本进退两难,因为这些设施本来就是业主自己的。根据《物权法》,“业主对建筑物内的住宅、经营性用房等专有部分享有所有权,对专有部分以外的共有部分享有共有和共同管理的权利”。换言之,物业公司作为业主集体“聘用”的“管家”,给业主维修设施无可厚非,但维修支出往往在物业成本之外。以现有的物业费收入来支付维修成本,物业公司就会陷入小区越旧支出越多的恶性循环,而调涨物业费的权利握在业委会手中,形同僵局。如果让业主另交维修费用,怎么收,能收上来多少,又是未知数。更换一部老旧电梯,敲遍全体业主房门未必能有统一意见,这就是很多小区明知电梯超期服役却无可奈何的苦衷所在,那么,重铺一段破损路面呢,修补一堵围墙呢,更换新的健身设备呢? 拖着,把问题留给更有智慧的“后来人”,是当下很多小区的妥协做法。

但如此做法又会让设施老化现象日益加剧,最终积重难返。而当每一个住户都认为设施维护与自己无关时,粗糙使用又会进一步缩短设施的服役年限。其实,很多问题的解决之道,早就有所明确,电梯亦然。住宅楼维修的资金来源并非无源之水,比如,买房时缴纳的专项维修资金,再比如,建筑物共有部分的收益权。但是,专项维修资金如何有效提取,使用时如何有效监管,一旦不够用该怎么办,相关细则却有待完善。而业主怎么不让自己对共有部分的收益权停留在纸面上,怎么“共同管理”好共有部分,这些也无现成经验可循。建筑物的共有部分,应该有业主共同管理,电梯亦然。但是,当一部电梯都难以有章可循去管理好时,业主们又怎么可能有办法去管理好其他共有设施呢? 业主们需要的,不只是一部新电梯,他们更需要相关部门能够从顶层设计,完善现有物业管理和房屋维护机制。没有人不希望自己的居住环境越来越好,只是需要行之有效的规则。规则明确了、细化了,很多问题,其实也就不难解决了。

改建为厨房和餐厅而拿不到房产证的新闻。日前,中山市规划局对此作出了回复,称考虑到业主拆除整改难度大,建议由开发商申请办理方案调整,对增加面积补办报建,并按相关规定办理方案公示和听证、违法处罚、完善控规等程序之后再重新办理规划验收。近日,中山市城乡规划局对此作出了回复。规划局表示,经核查这四户业主存在擅自将顶部两层高的原来功能为复式空中花园部分改变功能为厨房、餐厅等,并在中间增加楼板,将6米高的空间分隔为两层等问题,导致2006年小区整体规划验收时无法办理,规划局要求待整改后再办理验收确权,现上述楼盘业主提出已入住多年,仅剩余几户办不到房产证。规划局称,由于该违法建设涉及改变了原有报建图纸,并增加了建筑面积,考虑到业主拆除整改难度大,经研究建议由原项目开发申请单位向规划局申请办理方案调整。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及中山市处理违法建设和建筑物超容积率等问题的政策,须按照相关程序办理方案公示和听证、违法处罚、完善控规等程序之后,给予增加面积补办报建,规划局届时将依据报建后的图纸办理规划验收。对于上述处理方法,肖女士表示,现在的处理办法比之前要求的恢复原状要人性化很多,规划局能从业主们的实际难处出发,总算让他们松了一口气,“至少是不用拆了。

”她表示目前正在跟开发商沟通,希望开发商能够帮忙解决问题。(记者齐华伟)。

“眼看着楼顶上都快成花园了!而且也不安全啊。”昨天,家住通州区万盛北里阿尔法小区的居民向本报反映称,小区内楼顶层业主在楼顶建绿植花园,一楼业主则在楼下圈地搭凉棚种菜。就此,小区物业回应已将此上报至所属建委、城管部门等。近日,北京晨报记者来到阿尔法小区一区,沿着整个小区转了一圈,发现每栋楼一层南侧均用白色栏杆向外圈成了私人小花园。向里望去,小院里绿植茂盛,多间一二层的玻璃房、小凉棚也随之搭起。栏杆外侧种植了些许作物,一名业主正手持小铲子蹲在地上翻土。“都是刚种的,没人管。”“栏杆外面以前都是草坪,后来被人改成了‘菜园子’。”采访中几名业主不满地说。记者注意到,小区内最西侧顶层都建造了房屋。其中,429号楼东侧顶层几十平方米的露台玻璃房格外显眼(见图)。

“这都是顶层业主后来搭建的。”住在429号楼的一位业主无奈称,“我们楼顶层那家把6层靠东侧的几间房都买下来了,后来全连起来方便在上面遛弯儿。从我刚搬过来时楼顶就有玻璃房了,都两年多了。虽说顶层区域算是送给的面积,但运了那么多沙石料上去,又陆续种了很多绿植、我们担心顶层加盖后会影响到楼体的承重和安全啊。”记者随后分别来到几栋楼顶层的住户,无奈敲了几次门均无人应答。对此,北京天酬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小区一层南侧带有小花园,但业主只有使用权,没有建筑权,在一层外种些花都可以,但不能随意挖地种植作物、私搭房屋等。此外,楼顶层虽然会赠送天台,但肯定不允许私搭玻璃房。”该负责人坦言,“顶层私搭乱建情况的确总有人反映,我们已将此上报至相关建委、城管部门,均有备案。

”随后,记者就为何不将违建拆除询问通州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检查局,梨园镇执法队昨日回复称,之前曾去过几户建有违建的住户家,但业主或不在家或不开门,造成无法执法。所以只能以通知形式告知业主不能买卖。樊一婧/摄。

记者 二手房 业主

上一篇: 军队经济适用住房将进行专项整治

下一篇: 超长期土地流转要有“长期利益观”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37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