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委员陈经纬建议:优化国土空间开发格局


 发布时间:2021-02-23 18:43:30

传统的浴室设计中,浴室设备并无明显分区,往往造成卫生间充满潮湿水汽、如厕与盥洗不能同时进行等问题。卫生间合理的功能区分,可以保持沐浴之外的场地干燥卫生,维持浴室整体环境的整洁美观;保证多个功能同时进行,十分实用。1、盥洗空间独立 一般户型设计,都将盥洗区域放置在卫生间中。据瑞博文装饰主任设计师徐熬博介绍,盥洗室并不需要太私密的空间,可以通过改造空间的方式,将盥洗空间独立出来。这样做实用功能较强,适合只有一个卫生间的小户型房间,避免家人早上“抢厕所”;同时,卫生间所承担功能减少,便于清洁打理。开放的盥洗区域通过手盆、镜子、置物架、绿植等家具和装饰物装饰,往往成为室内装饰的亮点。打造方法:将盥洗空间独立,通常使用隔断方法。隔断即在保持水路原有设计的情况下,将卫生间里放置的洗手盆隔出来。为了与室内风格统一,往往采用木质纹理或白色隔断,材料可以为石膏板、仿古砖、大芯板等。隔出的盥洗区两侧往往有一定空余,可以设计一组地柜和吊柜,变身储物空间。提醒:开放的盥洗空间要注意清洗,镜面、台面等位置的污渍很容易影响整体装饰效果;盥洗盆下方地面最好使用防水材料,或者铺设小块地毯,防止水渍淤积造成污渍。

2、改变空间 户型设计如果不合理,在设计装修时,卫生间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进行改造。常见的改造方式有拆墙、更改门洞、移动卫浴设施等。打造方法:卫生间往往与卧室相邻,可以考虑将卧室与卫生间之间的墙壁打通或改造。卧室与卫生间之间使用屏风、玻璃等轻质材料,可以增大使用空间,增添装饰效果。根据实际使用需要,在卫生间与卧室之间增添一个门洞,方便主人平常使用,从视觉上,卫生间和卧室的空间视野都会扩大。除此之外,还可以将卫浴与卧室之间的墙体拆掉,浴缸等设施也成为卧室装饰亮点。卫生间内的马桶、盥洗盆等卫浴设施,也可以根据实际需要更改。据瑞博文装饰首席设计师樊晓刚介绍:“在更改墙体、门洞之后,消费者可根据实际需要改卫浴位置。例如将浴盆靠墙,方便干湿分区合理分开。在工程上,只需在原来水路上增添水管,造价不会太高。” 提醒:在卫生间改造之前,应首先征得物业许可。在拆改墙体时,应保证周围墙体为非承重墙。浴缸、盥洗盆不宜移动距离过长。如果卫浴设施移出卫生间,须再做防水,保证使用安全。3、卫生间内做隔断 已经入住的居室,不需要大的户型改动,可以通过在卫生间内通过隔断干湿分区,方便有效。

打造方法:可以利用半截墙面将卫浴间分离出干爽区域,放置盥洗台或一些木质搁物架等小型浴室家具;湿区部分包括马桶和浴缸。在盥洗台前的地面也应保持干净,可以铺设吸水地毯。在地面处理上,干区往往比湿区高,使干湿区的分区更明显。在卫生间内布置隔断时,有多种隔断材料可选:例如玻璃、玻璃砖、石膏板、屏风、浴帘等等。消费者在选择时,应注意隔断材料的防潮性能。例如,合金隔断或轻体墙上的门应该采用玻璃门等防锈、防腐材料,卫生间内再造轻体墙需进行防潮。提醒:干湿分区,除了使用隔断材料,还可以通过装饰风格区分。例如,湿区的浴缸周边通常使用瓷砖,而干区可以使用墙漆,在色调上保持一致性,但在视觉上保持独立,提醒使用者将二者区分。

近年来,城市周边地区扩建、大型水库淹没区、高速公路、铁路等运输通道建设沿线,出现一些因征地一夜暴富的农民。全国政协委员、三峡画院院长汪国新建议,政府要积极引导他们合理消费“补偿款”,实现可持续发展。汪国新说,一些农民由于不具备掌控较多财产的经验和能力,在获得巨额补偿款后常常是相互攀比,盲目消费,赌博打牌,有的给祖宗甚至在世的活人造坟墓。这种非理性的消费行为,很容易导致失地农民返贫,长远来看会给政府和社会造成负担和麻烦。汪国新建议,在对被征地农民适当补偿的同时,还应该加强对被征地村集体的支持,扶持村组织发展集体经济;引导农民进行生产性投资,发展适合当地特色的种植业、养殖业和加工业,确保农民失地不失业,生活有保障;指导农民学会投资理财,用好征地补偿款。(记者 张辉 赵良英)。

昨日,北京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杜德印在参加北京团全体会议时表示,农民土地拆迁的补偿标准远低于市场价格,因此出现“农民私搭乱建,用房套地的钱”。他建议完善相关配套法律,使农民的地和房可以分离,确保通过“卖房租地”的形式保障农民的经济利益。昨日下午,北京代表团举行全体会议,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北京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杜德印最后一个发言。针对报告中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形成”,杜德印表示,这是民主法制建设的又一个新起点,但是老百姓的很多问题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没有得到法律的解决,因此我们的法律还需要具体化,需要完善配套。随后,杜德印谈到了法律保障公民权利的问题。杜德印专门提到了农民拆迁补偿的问题,他说,虽然已经有了物权法,但因为土地不能买卖,农民的房子还是没办法上市。

而现有的拆迁补偿农民为什么不满意?杜德印分析,土地补偿金额是按照农产品30年收益的标准计算的,“每亩地一年收益才2000元,30年才6万,而在市场上,一亩地的价格是几百万。” 杜德印认为,农民们因此在自家土地上展开了私搭乱建,“这是用房在套地钱,说明我们的法律是不完善的”。他建议在农民土地上实施“卖房租地”,即地房可以分离,城里人可以去买房子,然后交地租,地的租金要在使用权者和所有权者之间进行分配。“这些看起来不难,但是很难办”。杜德印说,地方性法规也是法律“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但通过地方立法来解决农民土地“卖房租地”有些难度,“是地方性法规先走?还是等全国性法规出台,这些都还需要研究。

” ●我清楚地记得文革结束后我们在大学读法律,当时几乎没有中国法律可言,就是1978年宪法和《婚姻法》,其他还就是土地法和工会法。——全国人大代表、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 ●现在老百姓信访不信法,有些案子审了十七八次了,还是要信访。这样法律权威何在?如果法院检察院没有权威的话,没有高大形象的话,这个国家的法治水平很难有进步。——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原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任周坚卫 (记者傅沙沙)。

国土 空间 农民

上一篇: 网民称让开发商“晒房价成本”无异于与虎谋皮

下一篇: 建材商圈抢滩昆明南城 工业品加工城领衔新中心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