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不折腾“房奴”应成为银行共识


 发布时间:2021-04-12 03:04:14

目前多数银行对房贷发放均从严从紧,不但恢复了以“家庭”为单位的界定底线,而且对首付标准明显提升:去年二套房贷款,首付两三成即可,今年则必须首付四五成;首套房贷款若要享受七折利率,必须有10-20万元的存款做抵押,等于变相提升了首付比例。随着存款资金成本的提升,各商业银行纷纷看空今年房贷规模。证券时报记者近日从多家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获悉,今年零售金融业务将以高利润的个人经营性贷款为主。同时,不少中介也表示:房贷市场上的7折贷款已越发罕见,“先存款后贷款”已经成为惯例。“我们银行的零售贷款中房贷比例是股份制银行中最低的,所以面临的风险也相对较小。”浦发银行(600000)房贷部业务负责人王嶒对此不无得意。

他告诉记者,去年底银监会发布《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信息披露指引》后,上海银监局要求各商业银行对房贷业务实施压力测试,按照轻、中、重三种压力来测算房贷还款率。轻度压力是房价下跌10%、利率上升54个基点、借款人收入不增长;中度压力是房价下跌20%、利率上升108个基点、借款人收入下降5%;严重压力是房价下跌30%、利率上升162个基点、借款人收入下降10%。测试结果显示:一些去年房贷业务增长迅速的银行令人担心;而一些严格遵守监管部门规定的银行,虽然错失部分贷款市场份额,却在压力测试中得到高分。近期,不少房贷申请人遇到银行的“冷面孔”。房贷中介业者告诉记者,目前多数银行对房贷发放均从严从紧,不但恢复了以“家庭”为单位的界定底线,而且对首付标准明显提升:去年二套房贷款,首付两三成即可,今年则必须首付四五成;首套房贷款若要享受七折利率,必须有10-20万元的存款做抵押,等于变相提升了首付比例。

后一种标准的提升,相当于“先存款后贷款”,该做法从部分股份制银行开始,目前已扩展到了国有银行。事实上,随着不少股份制银行存贷比踩上监管红线,“拉存款”的压力和资金成本逐步抬升,薄利或微利的个人房贷业务已经无法满足商业银行的利润缺口。目前房贷利率7折后仅有4.158%,距离3.60%的五年期贷款利率仅有56个基点,对利润的贡献可谓微薄。同时,4.158%的利率也低于绝大多数的信贷理财产品,更显著低于高息的信用卡利率和个人经营贷款。对此,澳新银行中国经济研究总监刘利刚表示,假设2010年中国GDP增速为10%左右,则对应的正常借贷利率水平应为6%至7%,而目前的一年期贷款利率仅为5.31%,房贷等长期贷款还能给予7折优惠。

从各种迹象看,今年央行加息2至3次,从而在年底将一年期贷款利率维持在5.85%至6.12%的正常水平上的可能性比较大,而房贷等优惠利率将面临首先退出的可能。

中国银监会要求银行上调第三套住房的贷款利率和首付比例,以遏制房地产投机。报道称,银监会还要求银行停止对那些囤积土地或蓄意捂房惜售的开发商发放新贷款,并采取措施确保现有贷款得到偿还。野村国际(香港)分析师颜湄之认为,若上述有关收紧第三套房贷的报道属实的话,会对房价有一些影响,尤其是在海南等地。经过2009年楼市的火爆,眼下开发商并不缺钱。但是如果收紧房贷,将会加大投资投机者的成本,长期下去势必会影响房地产商的销售,进一步影响其资金。多家商业银行传出的消息也表明,针对房地产开发类的贷款将有所收紧。记者采访了南京部分商业银行,一家商业银行内部人士解释,“主要还是由于银行去年放贷量太大,加上对于房地产市场的风险监控力度在加强。”业内人士认为,房地产业是依赖资金滚动的行业,一旦银根正式收紧,短期内肯定会造成影响。

中国民生银行地产金融事业部副总经理兼首席分析师董续勇认为:“从新增信贷有所缩减的情况来看,对于房地产业的着重监控也在情理之中。”(汪晓霞 赵伟莉)。

在亚洲博鳌论坛“全球金融监管的新格局”分论坛上,中国银行业监督委员会主席刘明康表示,遇到炒楼的情况,银行有权不贷款。目前部分商业银行审慎评估第二套及以上住房风险,比如,在北京,一些银行已自主审慎地将二套及以上房首付比例提高到60%。对此,中国银监会11日指出,银行业金融机构要增加风险意识,不对投机投资购房贷款,如无法判断,则应大幅度提高贷款的首付款比例和利率水平,加大差别化信贷政策执行力度。同时,银监会新闻处虽然指出刘明康关于“二套及以上房首付比例提高到60%”报道有误,但是,细细分析刘明康主席举例北京一些商业银行60%的做法,给社会的导向性是显而易见的。

畸高房价导致的房地产泡沫的罪魁祸首是投资特别是投机。在市场经济中,无论房地产泡沫还是一切金融泡沫都源自过度的投资投机。只要能够遏制住投机行为,就不会产生泡沫,金融经济就高枕无忧。当前中国房地产的最大问题就是投机投资占比过大导致的虚幻泡沫急剧升高,从而引发金融风险不断被抬高。笔者认为,只要能够遏制住投资投机,只要住房市场需求是真实的自住性、改善性需求,即使房价被拉高也没有什么可怕的,因为是真实的消费居住需求,是没有泡沫的拉动增长,也就没有金融风险,高房价我们也认了。治疗中国楼市高烧不退的灵丹妙药就是从宏观政策着手,利用税收、信贷政策等手段下决心遏制投资投机行为。

中国银监会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对投资投机购房贷款。刘明康主席言外之意要对炒房在信贷上下重拳,切中了要害。从信贷资金上切断投资投机购房者的资金流,将会对投资投机者以致命打击。我们回顾2008年中国楼市大举回归理性的经验,一个重要因素是,2007年出台的二套房首付不低于40%,利率上浮1.1倍的政策。但是,现在有这样一个情况应该引起重视。商业银行目前资产业务营销非常之难,主要表现在商业银行认为安全性高、收益稳定的“好”企业,诸如上市公司、央企等并不缺资金,对贷款需求不强烈,商业银行一哄而上营销贷款,竞争非常激烈,营销难度非常之大。而急需资金的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商业银行又担心安全性和贷款风险而不愿意给其贷款。

想给人家贷款的,人家不需要;需要贷款的,银行又不愿意贷。这样,许多商业银行特别是股份制中小银行,都把目标盯在了房地产贷款包括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上。在房价暴涨影响下,开发商失去了理性,银行也失去了理性,片面认为,房地产贷款没有风险,特别是住房按揭贷款风险为零。事实也确实如此,这几年,年年喊房地产贷款风险,年年喊按揭贷款风险,但是,至今这些贷款仍然没有发生过任何问题,并且给银行带来了优质资产和不菲收益。殊不知,背后的泡沫正在被吹大,金融风险正在被推高。但是,金融机构没有直接感觉到。如果只是要求银行不对投资投机购房贷款,要求商业银行自己根据风险程度自主确定贷款首付比例或者利率,将很难起到作用。

商业银行岂能提高自己认为是优质客户的贷款门槛呢?一定程度上商业银行与开发商、按揭贷款客户是坐在一条板凳上的。因此,银监会应当出台具体详细政策,禁止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给投资投机购房贷款,包括投资投机炒房购房的具体定义等。鉴于目前楼市已经具有了很强的“抗调控性”,必须在信贷政策、土地政策、税收政策上打出重拳、铁拳,比如从监管政策层面把二套以上房贷首付提高到60%。(余丰慧)。

商业银行 房奴 银行

上一篇: 2015京城楼市“被高端”?新增高端需求有限

下一篇: 沙雅:廉租房情暖贫困户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0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