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义乌两初中生被骗脱衣检查 嫌疑人已被刑拘


 发布时间:2020-09-18 14:33:40

两个二十五六岁的女孩子关系相当亲密,为了给其中一人治病,两人竟铤而走险,远赴广州,运回3公斤多的毒品贩卖。今天上午,记者从包河刑警三队了解到,这两名女孩目前已被移送起诉。为筹病款上网贩毒 25岁的小丽(花名)和小芳是通过网络结识的,两人见面后很快一见如故。2013年,两人共同居住在瑶海区一小区内。然而,没过多久,小丽身上出现一块块的红斑,到医院检查原来患上了红斑狼疮。然而,对于没有固定职业的她们来说,治疗费用无异于天文数字。眼看着走投无路之际,小芳听说毒品赚钱快,于是便打起了这个主意。通过网上搜索,她找到了相关的QQ讨论群,打听相关事宜。没多久,她就通过中间人与广州卖家取得联系,谈妥了第一笔交易。买到假K粉倒掉 2013年10月,小芳和小丽两人带着现金,乘火车来到广东,从卖家手中购得了500克的K粉,随即赶回合肥,通过QQ群向有需要的瘾君子散货。然而,广东的卖家给她们的K粉纯度很低,没卖出多少就有买家在QQ群里投诉她们的毒品是假的。小芳一气之下将尚未卖出的K粉全部倒入厕所冲掉。

虽然第一次上了当,但小芳却没有终止与上线的合作,经过她的交涉,对方承诺以后一定保质保量。就这样,双方建立了固定的合作模式。在短短一个多月时间里,她们总共买回了3000克多的K粉。坚信贩卖K粉不犯法 掌握到小芳和小丽涉嫌贩毒的线索后,包河刑警三队民警很快出动,在其租住的房间内将两人抓获,并搜出了大量尚未来得及出售的K粉,由于对K粉缺乏相应的了解,民警找到时,这些K粉已因保管不善受潮结晶,色泽也变得昏黄,“基本上不能用了。” 而直到被捕时,两人对于自己所犯下的罪行仍懵懂不知,早在第一次与上线接触时,对方告诉她们,贩卖冰毒是严重犯罪,而贩卖K粉只够得上治安处罚,警察一般不会管,而她们也一直坚信这一点,以至于在歧途上越行越远。目前,两人已被移送起诉,等待她们的将是漫长的牢狱岁月。(本报记者 王伟)。

“我母亲要杀我。”昨日凌晨1时许,男青年小林在微信上,收到朋友小丽的求救信息,再打电话过去竟无人接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小林连忙向瀛洲派出所报警。根据小林提供的地址,民警来到了台江区某住宅小区,并找到了小丽及其母亲郑女士,小丽安然无恙。原来,小丽小时候就取得了美国绿卡,跟父亲在美国生活了很多年,今年初小丽回国探亲。由于小丽的绿卡快要到期了,这周末她要飞回美国办理延期手续,谁知道绿卡却找不到了。见女儿没保管好如此重要的东西,郑女士数落了她几句。

小丽觉得母亲小题大做,跟母亲顶嘴后,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她越想越委屈,竟然还向朋友小林发出了求救微信,最后甚至惊动了警方。最后,民警对小丽进行了教育,并劝解郑女士母女俩后离开了现场。(东南快报 记者郑旭光通讯员瀛洲综)。

面对银行催债,小丽的父母寻求当地警方帮助。福清警方在寻找小丽时无意间破获了一起牵扯其中的诈骗案,让小丽从不守信用的“卡奴”变成该案的直接受害者。福清警方11日介绍,8月7日下午3时许,邹某福夫妇来到福清市公安局玉屏派出所求助称:其女儿小丽(26岁)于7月21日离家出走,至今不知去向,二人怀疑女儿的失踪可能与其男友王子龙(27岁,东张镇人)有关。该夫妇还向警方透露,其女儿的电话可拨通但都被拒接,小丽还办理了七家银行的信用卡,均有大额透支,目前银行都在催讨,邹某福夫妇无力偿还,请求民警帮忙查找小丽。

民警随即调查王子龙与小婷的行踪。经查,民警发现所谓的“王子龙”系虚假身份,其驾驶的自称其父亲所有的轿车亦系租赁车辆。经过连续拨打小丽电话,最终警方打通小丽电话,并以银行报警其恶意透支要求其到派出所说明情况。然而小丽最终没有到派出所。随后,民警通过车行GPS发现“王子龙”所驾驶的轿车一直停在玉屏派出所附近,办案民警推断两人心存顾虑,因此在派出所附近徘徊。于是办案民警打印了小丽的照片在周边进行查找,果然在附近找到了正在商量对策的“王子龙”和小丽。经核实,“王子龙”的真实身份为刘某华,福清市镜洋镇人,1987年出生,已经结婚有了孩子。

得知情况后的小丽恍然大悟,后悔不迭,随后向民警交代了刘某华谎报“王子龙”的身份,与其建立恋爱关系,并“借走”其积蓄及信用卡透支款20万余元的受骗过程。经审讯,刘某华向民警供述了自2012年12月以来,其编造未婚青年的身份与小丽谈恋爱,并屡次以做生意、发生交通事故为借口,陆续骗取人民币20万余元的犯罪事实。目前,刘某华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在进一步审理中。(完)。

阿发(化名)为图个人享受,瞒着妻子在外面透支使用多张信用卡,然后躲了起来。银行找不到他,就多次来人来电,要求他的妻子小丽(化名)还钱。小丽觉得很委屈,但又不清楚自己有无义务替丈夫还这笔钱,遂向本报说事释法热线求助。遭遇:丈夫潇洒刷卡 银行找妻子要钱 小丽告诉记者,她是鼓山镇远东村村民,一直住在父母家里。阿发是外地人,原先在鼓山一带打工。当初考虑到他虽然人穷,但比较老实,所以父母亲就同意他当上门女婿。他们婚后共生有两个孩子。两人的经济条件都很不好,没啥积蓄。小丽没工作,主要是在家带孩子,长期靠父母资助生活。近几年,阿发越来越不顾家,在外面打零工,赚的钱大部分都自己花掉,很少用于家庭生活。从前年开始,除了逢年过节,阿发都不回家,也没有再给小丽寄过钱。前不久,小丽突然接到银行的催款电话和信函,才知道丈夫在福州办了好几张信用卡,透支了五六万元钱。

由于阿发办卡时留的是小丽娘家的地址,阿发又四处躲债,银行联系不上他,就找到小丽,要求她还钱。银行认为,这笔钱是她和阿发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借的,应算夫妻共同债务,因此应共同偿还。小丽十分生气,将阿发告上法庭,准备与她离婚。可法院的传票无法送到阿发手上。小丽听说恶意透支信用卡可能构成犯罪,很紧张,于是向本报说事释法热线咨询自己有没有义务替丈夫还这些钱?如果法院的传票无法送到阿发手上,她还能起诉离婚吗?如何才能顺利离婚? 律师答疑1: 个人挥霍不算共同债务 福建谨而信律师事务所的资深律师朱永传认为,个人恶意透支信用卡,如果数额较大,经银行催讨仍不偿还,确实要承担刑事责任。但本案中,小丽无需担心承担刑责,也无义务代为还款。因为,在实践中,信用卡透支的款项一般应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债务。

如果该信用卡透支的款项用于家庭共同生活开支、家庭共同投资或其他夫妻共同用途的,则可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夫妻双方应当连带偿还。就本案而言,阿发信用卡透支的款项用于个人挥霍,显属其个人债务。律师答疑2: 传票送不到男方手上可以公告送达 就离婚问题,朱永传认为小丽可以请所在村委会开夫妻长期分居的证明,并请左邻右舍作证,既可以证明阿发透支的钱款未用于家庭生活,也可证明夫妻感情已破裂。另外,依照相关法律规定,诉讼送达有多种方式,包括直接送达、邮寄送达、留置送达、公告送达等。就本案而言,小丽可以带上相关资料(身份证、结婚证、户口本等)到法院起诉离婚。至于送达问题,法院可以通过公告送达达到目的。如阿发不愿意离婚或不参加离婚诉讼,则小丽仍可以通过两次或两次以上的离婚诉讼达到离婚目的。

(记者 陈鸿星/文 三三/图)。

小丽 邢胜 棉花

上一篇: 男子买全险车辆被盗未遂受损 索赔遭拒

下一篇: 北京纪委向市委办公厅派驻纪检组 系全国首例派驻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00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