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流窜乡镇盗割电信电缆 逃亡5年后获刑4年半


 发布时间:2020-09-19 11:22:46

昨晚6时35分,3名男子在共和新路呼玛路附近一人行道窨井内中毒身亡。据警方调查,3人涉嫌偷盗窨井内电缆,目前案情在进一步侦破中。昨晚,记者赶到现场时,警方已拉起警戒线将出事窨井围住。窨井位于共和新路近呼玛路处东侧人行道上,紧靠路边绿化带。此时井盖已被盖上,人行道恢复通行,空气中并无异味。据目击者称,事发时,有多名穿工作服、戴安全帽的人打开这里的窨井盖,拿梯子伸向窨井深处。其中一人顺梯子往下走,随后又有2人摸黑下井。谁料,由于此井深达数米,且井内空气不流通,积聚的有毒气体浓度较高,3人在井底吸入大量有毒气体后晕倒。

此时,正巧一辆消防车经过共和新路,消防队员闻讯后立即戴好防毒面具下井救人,几分钟后将井下人员全部救出。3人被送往附近医院救治,但终因中毒过深而身亡。据悉,导致3人中毒的有毒气体疑为积聚在窨井内的硫化氢。事故发生后,警方和安监部门先后赶到现场展开调查。据查,事发地点在共和新路东侧、呼玛路向南230米处电力电缆工井内,井内有两根运行电缆和一根休止电缆。经公安部门连夜侦查讯问,确认此次事件系电缆偷盗引发,涉案人员均非电力公司员工。

目前,1名嫌疑人已被控制,另有1人在逃。(记者 陆常青 屠仕超)。

由公安部督办的“4·14”特大跨国电信诈骗案在安徽和县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这起电信诈骗案被告人众多,数额巨大,被害人达300余人,案情复杂,和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董滨滨等40人涉嫌诈骗罪,于2014年6月12日向和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检察机关指控:2012年以来,台湾籍“明哥”“鸿哥”(二人身份不详)等人在柬埔寨金边市组织了针对中国大陆公民的电信诈骗集团。该集团组织严密,成员分工明确,通过事先获取大陆公民的联系方式,回拨大陆公民电话,诱骗被害人向诈骗集团所控制的账户转账或汇款,趁机骗取被害人钱财,实施诈骗。2013年4月14日,“明哥”、“鸿哥”犯罪集团采用上述手段诈骗了安徽和县居民圣明琴人民币634.7万元。自2013年3月,董滨滨、段席良等40名被告人先后加入“明哥”“鸿哥”设立于柬埔寨金边市的诈骗团伙。至同年9月3日案发,短短半年时间,“明哥”“鸿哥”犯罪团伙共诈骗大陆公民300余人,累计数额达3000万余元。此案还在进一步审理中。(记者曹力)。

经过近2年多时间侦办,该县公安部门成功侦破公安部督办的一起特大电信诈骗案。这伙犯罪份子在短短不到2年的时间内,在全国21个省、市疯狂作案2500余起,涉案总金额近亿元。? 2011年9月29日上午9时20分,在单位上班的湖北省京山县中年妇女汪女士,接到一个自称是湖北省公安厅禁毒总队的陈警官的电话,称其银行账户涉嫌贩毒洗钱,现该案已移交至检察院。然后又将电话转接至“省银监局”,一名自称是省银监局的“杨科长”的人,讲汪女士确实涉嫌一宗“洗黑钱案”,称目前已成立专案组进行侦查,准备冻结其名下的所有资金,为表示其清白,“杨科长”对汪女士说要将其名下的资金全部转到指定的安全账户上,详情咨询电话也随之记录。随后汪女士通过“114”查询“陈警官”所给的电话确实是湖北省公安厅禁毒总队的电话,汪女士即对此信以为真。为洗清嫌疑,她按对方的要求在ATM机上进行操作,将银行卡上的所有5万元现金转到所谓的“安全”帐户上,结果被骗现金5万元 当年10月19日中午12点多,京山县55岁的退休女职工王某又被同样的手法被骗卡上现金10万元。

通过串并案,同样的警情在京山县相邻的其他地方也有发生:2011年10月8日,荆门市城区57岁的老妇人刘某被骗36万元“血汗钱”。经过2年多时间侦办,公安机关终将这伙诈骗份子一网打尽。据查,他们以家族、同乡关系为纽带,三五结伙,藏匿在湖北省武汉市、仙桃市等地或邻省河南的郑州、开封等地面向全国作案。其作案模式为:犯罪嫌疑人雇用异地服务器提供的语音网关改号功能,通过非法购买的受害人信息,冒充政法部门,向受害人拨打电话,以受害人所持有的银行卡内的资金涉嫌贩毒等名义,胁迫或诱骗受害人通过ATM机采用英文转账的模式,将卡上资金转入其提供的所谓安全账号卡上,然后在异地取款或购买贵重黄金首饰后分赃。警方调查发现,电信诈骗相对于其它诈骗类案件的作案件要简单得多,只要获取电话号码,然后利用VOIP技术设备进行改号就能轻易得手,这也成为近年来电信诈骗犯罪的核心手段。据京山县公安局从事刑事技术、参与主办电信诈骗案的民警罗金介绍,VOIP技术主要是通过对传统的模拟语音信号进行数字化、压缩、打包,封装成帧等一系列处理,使得语音业务可以通过IP网进行承载,VOIP服务不仅能够沟通VOIP用户,而且也可以和电话用户通话,比如使用传统固话网络以及无线手机网络的用户。

但这种技术被犯罪分子进行了利用,相关设备可以将电话号码改成任意号码,包括一些银行客服电话以及公检法等政府部门的电话,受害者往往对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深信不疑。明明是从外地打来的诈骗电话,手机上显示的却是当地公安机关的电话。“当前大量的个人信息通过银行、电信等‘中间商’泄露,使得每个诈骗电话都能直接找到适合的诈骗对象。一些运营商私下开发VOIP项目,把线路卖给下线,到犯罪者手中时,有可能已经转包许多次了,我们此次就打击处理了3名不法运营商”。京山县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向少武在分析案件多发的原因强调对“上线”打击处理。“我们的侦查员每打掉一个窝点,都能缴获上百张银行卡,却没有一张是犯罪嫌疑人实名的银行卡。”京山公安局政委郭立军说:“用借的、捡的甚至偷的身份证到银行办卡,银行并不审查,有的银行为了业绩甚至批量办卡。这些银行卡的开户地在全国各地,如果公安机关掌握一批涉嫌作案用的账户后,还要两人以上到开户地对账户资金进行冻结,成本较大”。京山县公安局长万祖国在分析如何减少发案时表示,只有不断加大普法力度,同时在立法上解决电信、银行以及其他相关部门管理上的漏洞,才能真正从源头上防止电信诈骗的发生。

(完)。

周某夫 电缆 电信

上一篇: “慈母”毒杀脑瘫双胞胎全村沉默 10个月后自首

下一篇: 小贼凌晨入室盗窃 女子装睡肆机爬出窗报警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