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课间打闹肚疼就医后死亡 家长学校医院同担责


 发布时间:2020-10-20 20:50:00

监控视频截图 4日晚上,无锡一男子由于酒喝多了拨打120急救电话,当急救人员赶到现场准备救治时,该男子直接上前殴打,导致3名急救人员不同程度受伤。而打人者竟然是一名医院的高层管理人员。监控视频回顾 醉酒男多次对救护人员拳脚相加 饭店监控显示,当晚8点48分,有三名身穿“无锡急救”字样的工作人员进入饭店。8点51分,一名身穿白色上衣的男子从包厢被抬出。急救人员停下给担架做固定时,男子突然站了起来,上前挥拳击打急救人员。三名工作人员上前将其控制按到在地,几秒后,白衣男子从地上爬起来又对着一名急救人员当头一拳,3名急救人员再次上前将其按压在地。

就这样,男子躺地上一会儿,就又爬起来打。一直到晚上9点04分,醉酒男子再次爬起来拿起凳子要砸急救人员,没等凳子砸起来,警察赶到。随后,大家用绳子将其固定,送往医院。急救出诊记录显示,该白衣男子饮酒后躁狂10分钟。酒友称因急救缓慢,他才出手伤人 记者随后找到跟白衣男子一同喝酒的秦某。他告诉记者,当天晚上,他们大约八九个人一起在饭店为玛利亚医院的一名副院长送行,因为开心,所以大家多喝了点酒,每人都喝了四瓶多一点的黄酒。事发时,白衣男子喝多了,突然倒在了地上,出于担心,他们要求饭店员工迅速拨打120急救电话。他说,120急救人员赶到现场时,看到白衣男子躺在地上,并没有对白衣男子进行及时的救治,而是任其躺在地上,由于饭桌上的朋友都是医疗圈里的,而且自己也多年担任医院的管理者,身边出现过好几起酒后突发急性胰腺炎的病例,他知道这种疾病一旦发作起来,如果抢救不及时,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死亡,所以他们对急救人员只看不动的行为表示不理解。

就在120救护人员上前准备展开施救的时候,白衣男子可能出于对救护人员的动作迟缓表示愤怒,在酒精的刺激下与急救人员产生了肢体冲突。期间,他们也曾几次上前劝阻白衣男子,可是没起到任何作用。据悉,视频中打人的白衣男子庄某,今年30多岁,福建莆田人,担任无锡玛利亚女子医院总经理,去年刚调到医院,全面负责医院的运营和管理工作,属于职业经理人的角色。警方介入处理,酒醒后男子要道歉 一名被打的医生回忆当时情况说,他们赶到现场正准备对庄某进行检查,谁知庄某突然冲过来朝他的头猛打,拳打脚踢之余还不停地撕扯他的衣服。在现场的一名担架员手指被踢骨折。

无锡市急救中心钱书记表示,从120接到电话到出车赶到现场,只用了6分钟,这些都有客观的数据记录,据他向当晚参与救治的急救人员了解到,庄某当时躺在地上,急救人员刚上前询问几句,他就立即跳起来打人,被打的急救医生措手不及。3名救援人员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其中一人无名指撕裂性骨折,另外一人头部感到头痛在家观察,另一人伤势较轻已经恢复上班。秦某告诉记者,5日凌晨,庄某在市三院酒醒,当身边的朋友询问他4日晚上发生的事情时,他却表示什么都记不得了,当得知自己失态殴打急救人员的消息后,他深感后悔,并表示要向急救人员道歉,对于伤者如果牵涉到医疗费用,他也愿意承担。

目前,警方仍然在处理此事。原标题:无锡一医院高管酒后失控 殴打急救人员(图)。

昨天中午12时左右,在五羊新城寺右村的寺右大街44号附近,一疑似精神病患者攻击一男子不成,转而持刀砍中湖南女子阿凤的后脑,阿凤随即送入四五八医院接受治疗。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昨天下午3时左右,记者来到寺右村,狭窄的寺右大街已经解封。砍人者和其父亲已被警方带走调查,伤者则送往医院,现场的血迹亦被冲洗干净。随后,记者来到四五八医院的急诊室,看到了正在输液的阿凤。她的头部包扎着厚厚的纱布,衣服、提包和脸上布满了没来得及擦去的血迹。

阿凤的意识尚算清醒,但身体仍十分虚弱,仅仅做了临时包扎,还有一项项检查等着她。问起当时的情形,阿凤的眼泪就掉下来,只说和砍人者从无过节。其亲友称,医生看过阿凤CT结果后,说阿凤有硬颅出血和骨折迹象,但已无生命危险。“他原本准备攻击我,我反手擒住他,谁知他立刻拿着菜刀冲出来!”将阿凤送到医院的姐夫周先生告诉记者。当时自己和阿凤在一起,该男子准备徒手攻击他时,但被他一手推开。过了一会,男子从屋里拿出一把菜刀冲出来,对着阿凤的后脑就砍了一刀。

他说,砍人的男子姓刘,20多岁,怀疑精神有问题,阿凤与砍人者两父子合租在寺右村的一间两室一厅中,自己则住在村中同一条街上的另一间出租屋,大家都是湖南老乡。(记者 申卉 实习生 李嘉乐)。

因伤口长期不能愈合医治无效死亡,家属要求四家医院赔偿。记者8日从重庆第五中级人民法院获悉,该院所辖的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日前对此起纠纷作出一审判决,认定四家医院均存在过错,三家医院超现有医疗水平的漏诊被免责,判令与患者的死亡后果有诱发或促进作用的重庆甲医院赔偿40万余元。2012年1月29日,王某因“发现左腘窝包块6余月”前往甲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左腘窝囊肿”。同月31日,实施了“左腘窝囊肿病灶清除术”,术后同年2月9日出院。同年4月28日,王某第二次前往甲医院住院治疗。同年5月2日,实施了“左腘窝感染清创引流术”。同年7月18日,转至乙医院住院治疗,并多次行清创及安置负压引流手术,同年10月11日出院。同年10月25日,因术后伤口感染入住丙医院治疗,给予改善患肢功能及抗感染治疗。同年11月13日,又转至甲医院治疗。后同年12月27日,转至丁医院住院治疗,实施左腘窝病灶清除术,局部皮瓣转移,取同侧皮肤游离植皮、外支架固定、置管冲洗引流术。2013年2月13日,王某因医治无效死亡。王某家属认为,甲、乙、丙、丁四家医院在对王某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赔偿各项损失共计82万余元,其中甲医院承担70%的赔偿责任,其余三家医院连带承担30%的赔偿责任。

法院审理认为,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经司法鉴定,乙丙丁三家医院在诊疗过程中均存在过错,但与死亡后果无因果关系。甲医院对患者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且系次要因素,与死亡后果有诱发或促进作用,故依法应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结合本案实际情况,酌定甲医院承担50%的赔偿责任,遂作出上述判决。法官解析称,医疗机构的医疗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应承担赔偿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十条第一款规定,“患者有损害,因下列情形之一的,医疗机构不承担赔偿责任:……(二)医务人员在抢救生命垂危的患者等紧急情况下已经尽到合理治疗义务;(三)限于当时的医疗水平难以诊疗。” 本案中,经司法鉴定确认,乙、丙、丁三家医院虽存在对王某双肺纤维肉瘤漏诊,但该漏诊受限于现有医疗水平,且与王某的死亡后果无因果关系,故上述三家医院对损害后果不承担赔偿责任。甲医院对患者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其过错为王某左腘窝囊肿术后感染迁延不愈并致后续治疗的次要因素,与王某死亡后果有诱发或促进作用,故需承担50%的赔偿责任。

孙豪 医院 责任

上一篇: 交警贴违章停车罚单被质疑 交警:想去哪告就去告

下一篇: 今年上半年兰州市发生交通事故315起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6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