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市为防贼张贴小偷照片9个月 律师:侵犯人格权


 发布时间:2020-10-20 21:02:01

有市民向南海网反映,当天中午在海口市中山路看到疑似海口市琼山区环卫局主要局领导周某某被人追债。南海网记者经多方了解证实,周某某确实与一家企业存在经济纠纷。但周某某本人并未对此作出详细解释。市民说,4月10日中午,他路过海口市琼山区中山路时看到,一位疑似琼山区环卫局主要局领导的周某某被几个人追着,周某某放弃开车坐上摩托车跑了。追周某某的几个男子称,是周某某欠了一家企业的钱,他们要向周某某追债。南海网记者经多方了解证实,事件中的男子确实为琼山区环卫局局长周某某,周某某与一家企业存在经济纠纷。周某某曾经介绍该企业购地,后该企业向其追要已经付出的购地款。周某某迫于无奈,来到海口市公安局琼山分局,随后又到了文庄派出所报案。周某某在派出所内做笔录进行到一半时,自行放弃报案。

加上周某某与该企业双方属于经济纠纷,警方不应介入,故派出所没有最终受理。警方认为,该企业向周某某追要款项,应通过双方协商或向法院起诉等合法途径,不能采取限制他人人身自由、殴打、恐吓等违法手段。南海网记者拨通了周某某的电话,他在电话中说“差不多就是这样的,但我现在要谈事情,暂时不方便说,晚点再说吧。”但记者随后多次拨打周某某的电话,但都无人接听。(南海网记者高鹏)。

18日20时许,东风新村十区天原慧烧烤内有人打架。记者赶到现场后,了解得知,动手的是4名男子,几人在该店消费后,到收银台向店内工作人员索要小礼品。顾客办理会员卡时已赠送过小礼品,工作人员表示赠送过就不能再给了。4人听后不理解,继续纠缠工作人员。该店前台经理向4人解释时,其中一男子很生气,上前扇了该经理俩耳光,接着又跳进收银台内,拽起台前的礼品棍继续殴打该经理。打完人后,4人发现不对劲儿,就开车离开了该店。记者在该店看到,被打经理的脸部红肿。工作人员让记者查看了当时的监控录像,录像显示了经理被打过程(如图)。该店工作人员称,他们已记住了4人乘坐车辆的车牌号。目前,被打经理已报警,高新公安分局民警正在调查此事。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老赖,指的是欠了别人钱迟迟不还的人。法律意义上的“老赖”,一般是指在民商领域中的债务人,拥有偿还到期债务的能力却依旧不偿还债务。对于“老赖”,一般的债主通常也没有办法、只能自认倒霉。然而,从今年7月1号开始,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新规,被纳入最高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的“老赖”将被禁止乘坐飞机,也没有办法购买列车软卧、动车一等座以上座位。截至目前,最高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已公布近21万名失信被执行人。尽管公布的“老赖”人数不少,但因此受到的影响似乎不大。根据记者调查,对老赖的惩戒新规实行一个多月,“老赖”们仍能正常地买火车软卧、住高档酒店、坐飞机出行。这到底是为什么? 高某,欠账600多万,因法院判决后拒不履行被纳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识别与拦截系统”。记者试着以他的信息通过12306铁路订票系统订一张合肥开往北京的商务座,结果显示订票成功。“从合肥到北京南的商务座一张,订票成功,请记录……” 随后,记者又用一名欠账883万元的江姓老赖的信息订购飞机票,当记者报出老赖身份证号码后,合肥新桥机场售票处、国航售票处以及合肥市长江路上一家机票代售点工作人员称,无法购票。

可当记者用同样的信息在合肥市濉溪路某机票代售点购买飞机票时,工作人员却表示可以出票。工作人员:头等舱是有的,8点半可以吗? 记者:是哪个航空航空公司? 工作人员:东航。记者:现在确定可以订是吧? 工作人员:对,我订上了。除此之外,记者调查发现,让旅行社代买机票只需要提供相关身份证件,如果没有身份证,护照、军官证、港澳通行证也可以使用。而老赖如果用除了身份证之外的其他证件购买机票,也存在买到机票的可能。记者:现在老赖用身份证是没法买到机票的,那他们拿护照到你们旅行社代办,是不是也可能存在也能买到机票的情况呢? 浙江桐乡大众旅行社经理陆红燕::是的,除非公安已经全部公告了,系统里边开不了。记者:现在你们也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老赖的身份? 陆红燕:对。自7月1号起,最高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就与中国民用航空局、中国铁路总公司的机票订座系统联网,政策实施一个多月了,合肥新桥机场仅拦截了七八名“老赖”。合肥市新桥国际机场工作人员方明阳:全国各个代理点很多,订座系统和法院连接还没有全覆盖,只有6000多个实现联网,还有很多没有实现联网,那就可以买到票。

浙江萧山人民法院工作人员也表示,由于目前民航系统覆盖面有限,他们不能在售票源头拦截老赖,最后都是机场公安在乘客信息当中查到老赖的信息,再通知法院的执行庭。法院工作人员:他们查到跟我们说,然后我们去抓,但那个时候已经是票买好了,或者是飞回来的,不是说他去买票的时候就拦截到的。“老赖”们购买机票、火车票如履平地,他们在宾馆等高档场所消费也是轻而易举。记者以一位“老赖”的身份信息在青岛一家五星级酒店预订房间,工作人员表示没有问题: 酒店工作人员:这个是对他个人的限制吧,酒店没有这种限制,只要是他能接受(价格),没问题,能够订。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由于这项工作牵涉工商、公安、铁路、民航等多个部门,推进起来需要一定的时间,这才让“老赖”有机可乘。青岛市中级法院执行局一位法官表示,限制“老赖”高消费行为需要各部门共同合作 法官:因为这块现在太多,它为生意不能主动地帮着法院来进行履行。现在光凭法院一己之力做不到(限制),我们公布名单是主动的,但是从限制来说我们是被动的。需要全社会建立征信体系,各个单位、各个部门都来履行才能做到。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副局长胡晓辉表示,今年7月17号,安徽省直和中央驻皖共20家单位联合签署了《安徽省“构建诚信、惩戒失信”合作备忘录》,到今年10月底,安徽省高院将在安徽省法院执行案件信息数据库中建立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信息数据库,并将数据推送给合作单位,添补漏洞,惩戒“老赖”。胡晓辉:省高院准备单独建立一个失信被执行人数据库,有了之后跟省民航建设专线,把我们省的推送给省民航局,漏洞不断缩小,最后封闭起来,确实要有个过程。胡晓辉表示,在执行过程中,最大的难处就是被执行人难找,目前,他们正和公安部门积极协调,建立查询专线,让“老赖”无处可藏。胡晓辉:跟公安建立查询专线,需要了解查询老赖下落的,包括其他下落不明的被执行人,我们可以通过公安系统进行查询。

照片 记者 工作人员

上一篇: 夜间盗油被发现后拒捕 三男子驱车撞人后逃逸落网

下一篇: 广州殡葬服务中心原主任受贿13万行贿53万获刑6年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31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