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怀化检察院男子坠楼续:死者系自行坠落死亡


 发布时间:2020-10-23 11:05:42

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马永胜在作《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时公布,2014年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共立案侦查贪污贿赂、渎职侵权等职务犯罪案件959件1610人。马永胜在工作报告中介绍,2014年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共立案侦查贪污贿赂、渎职侵权等职务犯罪案件959件1610人,同比上升11.9%和17.1%,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5.4亿余元。其中,查处大案699件,同比上升27.8%。查处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100人,同比上升75.4%。依法立案侦查、逮捕了包头市原副市长张继平,鄂尔多斯市原副市长、原公安局局长王会师,纪律检查委员会案件审理室原主任沈佳等11名涉嫌严重职务犯罪的厅级干部。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胡毅峰在会上做工作报告时也提到,在严厉打击职务犯罪方面,内蒙古高院依法审结了薄连根、武志忠、金昭、额尔敦仓、张少甫等社会影响较大的贪污贿赂犯罪案件,全年共审结职务犯罪案件511件877人。马永胜还介绍,过去一年,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制定出台了为新一轮经济社会发展营造公平正义法治环境的9项措施。

像对社会影响较大的“宁虹非法集资50.5亿元案件”及时介入、引导侦查,提起公诉后,被告人宁虹被一审以集资诈骗罪判处死刑;维护金融秩序,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查办了“内蒙古银行原前后两任董事长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案”案。充分运用检察职能,为改革发展提供法治服务和司法保障。(完)。

福建三名官员被立案侦查,均涉嫌受贿罪,其中含一名副厅级干部。分别是: 日前,经福建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漳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决定对原龙岩市副市长陈盛仪(副厅级)涉嫌受贿犯罪一案进行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日前,经福建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漳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决定对福建省国土资源厅矿产资源破坏价值鉴定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何发兴(副处级)涉嫌受贿犯罪一案进行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3月22日,福建省莆田市仙游县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仙游县第一中学校长兼党委书记李林桦进行立案侦查。

内蒙古、江苏、江西三名厅级干部涉嫌受贿犯罪被检察机关决定逮捕: 2015年1月7日,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决定,依法对内蒙古银行副行长延城(副厅级)涉嫌受贿犯罪决定逮捕。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日前,经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决定,依法对江苏省能源局局长陈勇(副厅级)涉嫌受贿犯罪决定逮捕。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日前,江西省人民检察院决定,依法对江西省扶贫和移民办公室原党组成员、副主任钟炳明(副厅级)涉嫌受贿犯罪决定逮捕。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应当设立独立的未成年人刑事检察机构。大东区人民检察院是沈阳最早成立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工作独立机构的,早在2010年8月就成立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检察室,2013年5月改为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检察科,4名女检察官平均年龄32岁。沈阳市人民检察院方面表示,对未成年人的保护不等于纵容他们犯罪,而是要对他们进行矫正和挽救,把审查案件与释法说理相结合,维护正义与化解矛盾相结合,惩罚犯罪与教育挽救相结合,创新和完善未检工作特殊程序制度,让他们积极回归社会,走好以后的人生之路。昨日,记者从大东区人民检察院了解到,目前不捕不诉的85名涉罪未成年人和在校学生没有一人再次犯罪。2013年5月首次对一件重伤害案件的4名从犯作附条件不起诉处理,4名被附条件不起诉人已经回归校园。(华商晨报 华商响网记者 汤洋)。

■ 视点 假如莫某果真被殴打致死,那么打人者须负法律责任,难道90万就可以使所有人的责任一笔勾销? 新华网记者16日从广西桂林市公安局宣传部门获悉,针对广西一家都市报报道,阳朔县在押疑犯莫某在看守所内身亡,公安机关协议补偿90万元,并要求此事“莫张扬”一事,桂林市公安局已介入调查。如果阳朔公安局依法办事,就该按照2011年颁布的《看守所在押人员死亡处理规定》(下称“规定”),与当地人民检察院和民政部门分工负责此事的处理。不仅分别层报公安部、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局的死亡调查结论应报告同级人民检察院,而且同级人民检察院还应当对公安机关的调查结论进行审查。如果家属对结论有异议或疑义,可以要求人民检察院进行复议;仍有异议,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提请复核。但是在报道中,不知是记者采访的疏忽还是什么情况,我们看不到当地两级人民检察院有何作为。

如果当地两级人民检察院真在放任公安局“独自负责”,则无疑是渎职的。也或许当地两级人民检察院均认为,莫某真的是正常发病死亡,他们并不必要介入调查。而如果莫某真是非正常死亡,莫的家属还有上访和向媒体述说冤屈的救济路径。事情如果闹到“上访”、“截访”、“媒体关注”,则不管莫某是否冤死,调查者必定沦为被调查者。这兴许是当地公安局和检察院最不愿意看到和接受的现实,于是一个“几全其美”、“皆大欢喜”的办法出来了:阳朔县公安局补偿90万元,条件是不管冤死与否,不能对外声张这件事情。不过这个处理方案留给公众很多疑问,假如莫某果真被殴打致死,那么不管打人者是被押人员还是看守所干警,均须负法律责任,主要管理人员还须负领导责任。而通过这个90万元,难道可以使所有人的责任一笔勾销?如果莫某是正常死亡,则公安机关何以能够放任其家属获得不义之财?第二,这个90万元从何而来?属于国家赔偿吗?但报道中分明说的是“补偿”。

难道是相关责任人“集资”买罪? □任大刚(媒体人)。

姚某 人民检察院 怀化市

上一篇: 跨国药企葛兰素史克部分高管在华行贿被立案侦查

下一篇: 性侵女儿近3年至受孕 浙江一无良养父获刑7年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8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