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贩婴案有关事业单位人员涉嫌失职罪案6日开庭


 发布时间:2020-11-27 07:52:17

昨日下午4时左右,在三元里大道棠新商业中心,一名女子怀抱婴儿,从楼上坠落。女子当场死亡,婴儿在送院后也不治离世。事发地点位于三元里大道金莎大酒店附近的棠新商业中心,当时经过现场的曾先生称,大约3时50分左右,一位年约30至40岁的女子抱着婴儿,从商业中心背靠大马路的楼层跳下,由于地处偏僻行人稀少,现场缺乏目击者,事发的原因及详细经过尚待警方进一步调查。据了解,女子坠楼的商业中心现在仍在招租阶段,是一幢新建的建筑。警方随后到场拉起了警戒线,救护车到场确认女子不治后,将重伤的婴儿送往医院。记者大约在5时30分左右赶至白云区第一人民医院,确认婴儿不治离世,在事发现场及医院均未见死者的家属及亲友出现。(记者林亦旻、何道岚)。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今年七月份,陕西省妇幼保健院医生拐卖婴儿案震惊全国。随后,经过警方侦查这起跨省拐卖婴儿团伙案件中的3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张某、潘某、崔某等多名犯罪嫌疑人都已被刑拘。张淑侠是陕西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妇产科副主任,涉嫌多次以新生儿患有传染性疾病和先天畸形等为由,建议家属放弃新生儿,而后将婴儿贩卖。那么今天上午九点,这起备受关注的陕西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医生张淑侠拐卖婴儿案将在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依法公开审理。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今天将对案件依法进行公开审理,多位受害者家属也将出现在法庭上。尽管案件并不会当庭宣判,但受害者家属之一的王女士依旧向记者表示,希望犯罪嫌疑人能够得到严惩。王女士:明天看看怎么判,她要是判死刑的话,啥都不说了,她要是不判死刑要找个说法。

到昨天为止,渭南市检察机关和法院没有对外公开过这起案件的起诉书,因此检察机关指控张淑侠涉嫌犯下几项罪名尚无法得知。但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许兰亭认为,犯罪嫌疑人张淑侠至少将面临拐卖妇女儿童的罪名指控。许兰亭:实际上拐卖妇女儿童是指以出卖为目的,有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中转妇女、儿童的行为之一的只要有这些情况之一的就构成这个罪名,她的行为主要是以出卖为目的,偷盗婴幼儿,如果这个罪名成立的话,她的量刑应该在十年以上。这起案件发生在今年7月。陕西富平县薛镇村村民董某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分娩过程中,医院产科副主任张淑侠以“新生婴儿患有先天性疾病”为由劝说董某及家属放弃婴儿并交给自己处理。随后,婴儿家属质疑婴儿遭到拐卖,并向富平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报案。

董某:17号早上带我媳妇到县医院去检查,梅毒和乙肝这两项,19号结果才出来,结果都很正常,都没有,都是阴性,然后我就报警了。事后警方查实 ,在董某分娩之后,张淑侠以“婴儿患有先天性疾病”为由,诱使家属放弃对婴儿治疗并交由自己处理。之后,张淑侠与山西犯罪嫌疑人潘某取得联系,潘某、崔某驾车从山西赶赴富平,从张某家中以21600元将婴儿买走,随后又以30000元的价格将婴儿贩卖给其它犯罪嫌疑人。最终,产妇董某未满月的儿子被警方解救送回。事件被披露之后引发广泛关注。随后,富平警方又接到了多起类似报案。除董某一家外,又立案查实5起。事发后,包括张淑侠在内的多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包括分管副县长在内的6名相关责任人被免职。

目前,共有6个家庭的孩子已经全部与家人团聚。今天出庭受审的将只有张淑侠一个人,倒卖婴儿链条中的潘某、崔某等人均另案处理。今天上午九点,陕西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依法公开审理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张淑侠拐卖婴儿一案。据了解,目前已经有来自全国多家媒体的记者赶到渭南采访报道此案。渭南中院也将使用该院最大的审判法庭,该庭可容纳150人旁听,庭审预计需要大半天时间。今天早上不到8点的时候,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门口,是已经聚集了不少的记者,而在法院的四周也是可以看到有许多的安保人员在维持秩序。截止记者发稿前,旁听人员是在陆陆续续进场。而跟一般的案件审理不同,这一次参加张淑侠涉嫌拐卖婴儿一案审理的旁听人员进入法院的二楼审判大厅一共需要两道的安检程序。

由此也是可以看出渭南市对于这一案件的重视。目前记者还没有看到押送涉嫌拐卖儿童的嫌疑人。张淑侠的车辆开进法院,在二楼可以容纳150人旁听的审判大厅里面,更多的都是这个各媒体的记者是在做准备工作。据记者了解这一次案件牵涉到的多名被拐卖婴儿的家长今天也会在法庭上出现,但是目前还没有看到这些家长的身影。今天早上渭南市气温是在零度以下,但是在法院外面还是聚集了大量的记者和群众,也是能够看出大家对于这起案件的关注,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今天也将通过微博对案件进行直播。(记者 雷恺 韦雪)。

9月6日在浙江台州椒江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经过两个多小时庭审,被告人杨真桥和其子杨太宗最终以故意杀人罪分别被判1年6个月和8个月有期徒刑。2010年11月29日20时许,杨太宗的妻子李晓英在椒江区白云街道沙王村的租住处产下一名女婴,初生的孩子让一家人大吃一惊。“女儿的腹部开裂,肠、胃、肝脏等都裸露在外。” 杨真桥和杨太宗赶紧找来3位亲戚,一起将孩子送到椒江东方妇产医院,可是院方表示,孩子的病医院没有能力救治。随后,他们又将孩子送往当地市立医院。该院新生儿科主任杨敏看到婴儿的情况很严重,劝说家属赶紧将孩子送到杭州或者上海等治疗条件更好的医院,不过费用要10万多元。听医生这么说,杨太宗一家打了很多亲戚的电话,想借点钱给孩子治病,可是一分钱都没借到。

随后,他们就抱着孩子离开了医院。后经调查,杨太宗在市立医院留下的姓名是假名,虽经院方反复要求,他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走投无路的杨太宗一家,怀抱着这个孱弱的小生命在大街上茫然走着,走到经济开发区星星广场附近时,杨真桥和杨太宗等人商议,将婴儿遗弃。“我家里条件不好,爸爸酒精中毒,就快不行了,我一个月只赚2000元,要养活一家5口人,现在孩子病这么重,我们没钱治,我妈不想我过得这么苦,所以就建议将孩子遗弃。”这些话,是杨太宗在接受警方讯问时说的。于是杨太宗等人,在星星广场附近的一家店里买了一个红色塑料盆、一只摇篮鼓和5根棒棒糖,便抱着小婴儿向椒江海义码头走去。此时已是11月30日凌晨时分,在海义码头,杨太宗和杨真桥将摇篮鼓、棒棒糖还有一套婴儿的衣服放进塑料盆中,用两床小被子将孩子裹好,然后将孩子也放进塑料盆内,最后杨太宗掏出身上所有的钱,塞进被子里。

杨真桥将塑料盆放入了江中,一同前去的一位亲戚说,杨真桥是一边哭一边把孩子放入塑料盆中的。大约半个小时后,正在船上干活的小工王素春,突然听到外面隐约传来几声婴儿的啼哭。王素春沿着堤岸寻找,发现离岸五六十米远的滩涂上,有一只塑料盆,婴儿的哭声就来自那里,他赶紧报了警。台州边防支队海门边防派出所3位民警迅速赶到海义码头,最后在警察和王素春的共同努力下,终于将塑料盆拖了上来。王素春说,他当时看到,里面是个女孩,活的,但是身体冰凉。随后,边防民警将女婴送往市立医院治疗。距离孩子第一次送到该院过去了大概2个小时。再次看到女婴的时候,杨敏很快就认了出来。这时,这个没有父母也没有名字的婴儿,心跳只有60次/分钟,肠管已经开始糜烂。得知此事后,本报及电视台均于12月1日对此事进行了报道,因为一时找不到孩子的家属,还发出了寻人启事。

随后民政部门将孩子送往杭州治疗,但婴儿还是于12月1日宣告不治。而这个存活了不到两天的女婴的父亲,即被告人杨太宗当时才17岁,此案另一被告人,孩子的奶奶杨真桥仅38岁。庭审中,虽然辩护律师一再辩称,被告人母子两人并没有杀人的动机和故意,只能认定为遗弃行为,但合议庭并未采纳。审判长说,这可不是普通的遗弃行为。在主观方面,两被告人都有希望婴儿死亡的故意。客观方面,遗弃罪一般是将被害人遗弃于能够获得救助的场所,如他人家门口、车站、码头、街口等。而故意杀人罪则是将婴儿放置于不能获得救助的地方,虽然结果是孩子被救起来了,但是被告人的危险行为给孩子的生命已造成了威胁。考虑到被告人主观恶性并不强,社会危害性不大,并且家庭贫困无法承担巨额医疗费等实际情况,加之被告人杨太宗作案时未满18周岁,因此法庭按照从轻和减轻处罚的原则作出了如上判决。

(完)。

淑侠 陕西 婴儿

上一篇: 拿衣服玩“挡拆”配合默契 情侣大盗屡屡得手

下一篇: 新京报:官员不雅视频调查结果拖不得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3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