儋州市两计生干部违规审批终止妊娠手术被处分


 发布时间:2021-01-18 11:23:12

在江西赣州寻乌县,符合计生政策的新生儿想要上户口,父母一方必须进行结扎手术。此外,包括村委会、居委会等在内的基层组织,甚至将农村危房改造等行政事项的办理,都与计生政策相挂钩。此事被媒体报道后,当地回应称,相关单位确实存在违规行为,将立即整改。看起来,媒体在介入一些地方计生领域的行政乱象方面,可谓成效卓著。此前不久,媒体关注到江西修水县拒绝给超生婴儿上户口事件,当地同样“迅速整改”。而在贵州,兴义县将计生政策与义务教育“捆绑执法”导致一村民割腕自杀,当地亦在报道次日表态取缔。表面上看,地方政府似乎是“闻过即改”,但深层而言,却是一些政府部门对于粗暴式行政的迷恋。遍寻相关法规条文,一切属于计生捆绑的做法均找不到法律授意与支持。对此,相关地方政府部门未必真不知道,然而又为何要等到媒体曝光才来纠正?它只能表明,在媒体的关注之外,在一个特定的县域环境当中,行政权力仍处于某种不可控的状态。

它既不受到各种法规的规束,同样也不受到公民权利的制约,至于法律规定的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在许多时候也形同虚设。不受制约的行政权力,不会主动地选择依法行政,只会天然地选取粗暴与蛮横。这就是为什么,“计生捆绑”这样一种饱受指责的做法在一些地方仍大行其道。“计生捆绑”作为一种粗暴式行政,绝非一句简单的懒政就可以卸责,它更体现为一种行政权力如何对待公民权利的伦理态度。这种伦理态度,在一个提倡尊重公民权利的时代,必须受到检视与检讨。公民应当遵守计划生育政策,但这显然并不意味着,为了实现计生的目的,就可以挟持公民权利。完整的权利不应有其他附加条件,这是一个起码的常识,也正是美国法律学者霍菲尔德所声称的,权利就是“有权不受某种对待”。然而多起“计生捆绑”的现实,表明行政优于权利的思路在基层仍占有极大市场。

必须看到,当前,一些越界以及未经授权的权力,常常成为社会冲突的缘起。因此,正如社会学者孙立平指出,“改革的核心是如何处理权力和权利的关系:一方面,如何限制、规范、约束公权力,另一方面,保障民众的权利”。(杨耕身)。

省城肥东一名8岁男孩小强(化名)的面部因被霰弹枪近距离击伤,被紧急送往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据院方介绍,经过手术,从小强面部取出90多枚碎片,目前伤者已无生命危险,在等待修复手术。但是小强为何会被击伤,枪支从何而来,伤者家长对此避而不谈。脸遭枪击 据院方介绍,小强是在8月19日下午受伤的,先被送往省城医院进行治疗,随后通过120紧急送往上海第九人民医院。据了解,小强是省城肥东人,今年8岁。小强送到医院后,经检查,面部被近距离霰弹枪击伤,导致面部上颌窦开放伤,右侧面部上颌窦全部被打穿,右侧面部皮肤和肌肉被全部破坏,上颌骨及下颌骨骨折并有骨组织缺损,近百粒弹珠状碎片留在面部的软组织及骨骼内,且伴随有面部皮肤火器烧伤,伤情十分危重。

手术复杂 接到病人后,院方立即召集口腔颅颌面科、整复外科、眼科、五官科、麻醉科等科室进行全面会诊,讨论并制定手术方案,手术由口腔颅颌面科史俊副主任医师主刀。手术包括气管切开、清创、引流,修复部分组织缺损等多个治疗措施,共取出90多枚碎片。由于碎片散在面部,且面部结构非常复杂,需避开很多血管、神经等,因此手术过程十分复杂,手术持续约6小时。据医生谢挺在其新浪微博上称,晚上手术结束,小强右侧上下牙槽骨全部破坏,口腔内清创后封闭,面部皮肤创面暂不封闭,以银离子藻酸盐敷料填塞,待创面清洁后二期缝合。

玩耍走火? 但是小强为何会被击伤,据有媒体称,小强是模仿动画片《猫和老鼠》的情节,把鞭炮点着放进霰弹枪里才酿成了惨剧,但是院方表示这种说法并不真实。昨日上午,谢挺医生在其微博上发文称,“询问患儿病史,家长支吾。先说是玩具枪,后来说是捡来的枪。现在所知,是两个小孩拿枪玩耍,意外打响了。从子弹和创面破坏程度来看,应该是农村土质(应为“制”)的霰弹枪,通常用来打野兔什么的。”记者试图从上海九院了解伤者身份信息,院方称要保护患者隐私,并未透露。目前,小强已入住急诊ICU,生命体征稳定。

待患者病情稳定,还需进行二次清创手术,之后将进行面部二期等创面修复手术。(安徽商报 徐英 李昊翰 苏艺)。

手术 计生 东成镇

上一篇: 广州增城男子凌晨酒后宵夜档滋事 持长枪威胁店员

下一篇: 2014年中国掀起境外反腐追逃风暴 力度前所未有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4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