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疯子”治疗期间逃离引恐慌 曾因口角打死村民


 发布时间:2021-01-15 21:39:31

南京站派出所民警根据线索在南京火车站抓获了一名涉嫌非法集资的犯罪嫌疑人。让民警没有想到的是这名嫌疑人竟是一名63岁身患绝症的老人。当天下午,该派出所民警接到线索,一名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的嫌疑人、徐州籍男子将从南京站登车回徐州,民警在候车室通过对候车的旅客进行梳理并未发现该男子。民警又赶到站台对即将登车的旅客进行逐一筛查,就在火车即将开出的时候民警看到站台上有一对老夫妻,一名面色憔悴的老人在他妻子的搀扶下正准备登车,民警通过对比发现这名老人正是要找的嫌疑人。民警立刻走到老人面前,老人说到:“我知道自己干了什么,我没跑,我只是来南京看病的。”随后,民警将这对老夫妻带到了派出所进行了进一步询问。经查,2009年犯罪嫌疑人李某被亲戚邀请去喝喜酒,在席间认识了张某。张某自称在辽宁丹东市和朋友宋某开了一个燃料油工厂,随着盈利增加要扩大经营规模,工厂正在搞二期建设。李某在张某的邀请下,去丹东市参观了工厂,并对张某所说的二期建设项目进行了考察。经过一番了解,李某自认为对张某的项目有了充分的了解,回到徐州就跟张某合计如何进行集资,对二期项目进行投资。

两人采取借期4个月、月息6%等高息返利形式,以帮助辽宁丹东某燃料油厂为由,非法吸收公共存款。通过李某和张某的运作,两人共发展投资人100余人,集资金额800余万元。而这些投资人中多数是李某的子女、亲戚、朋友,李某自己也将一处房产售出,并将自己的全部存款取出,集资了100余万元。李某万万没想到,所谓的二期工程是张某和宋某联合起来演的双簧。2010年当所有资金到位后,张某和宋某就玩起了消失,2013年两人先后落入法网。从2010年被骗后,李某的亲戚朋友上门讨债,李某也拿不出钱,只好四处躲债。2011年李某被查出咽喉癌,家里的存款也没有了,只好靠着退休工资和子女们凑的一点钱进行治疗。2013年李某的母亲去世,李某不敢给亲戚朋友报丧,草草将母亲的丧事了结。直到2014年底,李某一个亲戚家孩子要上学,找李某要债,几次没有找到李某的人,一气之下报了警。徐州警方依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将李某列为了在逃犯,这段期间,李某由于癌症病情加重到南京进行治疗。南京火车站派出所民警联系了徐州警方,由于李某身体原因,徐州警方从徐州赶来将李某接回。

目前,该案还在进一步审理之中。

正处于而立之年的小张体检时被查出右臂长有肿块,到医院进行切除手术后病情恶化,半年后不幸身亡。难以承受丧子之痛的家长认为,医院的错误诊断是导致儿子死亡的直接原因,遂将医院诉至法院,索赔40余万元。日前,密云法院受理了此案。张某夫妇诉称,时年30岁的儿子小张在单位体检时发现右臂长有肿块。于是,2012年,小张到某医院进行治疗,医院对小张进行了肿块切除手术。术后,小张父母将肿块送到相关机构进行病理检验,证明该肿块为恶性肿瘤,切除后反而使肿瘤恶性增生速度加快。随后,小张的右臂接连长出若干新的肿块,情况难以控制。2012年下半年,小张进行了化疗,后因病情恶化,最终在家中去世。张某夫妇认为,医院的错误诊断和治疗直接导致小张的死亡,遂起诉要求医院赔偿丧葬费、医疗费、死亡赔偿金等各项损失共计40余万元。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当中。(记者 彭小菲)。

因伤口长期不能愈合医治无效死亡,家属要求四家医院赔偿。记者8日从重庆第五中级人民法院获悉,该院所辖的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日前对此起纠纷作出一审判决,认定四家医院均存在过错,三家医院超现有医疗水平的漏诊被免责,判令与患者的死亡后果有诱发或促进作用的重庆甲医院赔偿40万余元。2012年1月29日,王某因“发现左腘窝包块6余月”前往甲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左腘窝囊肿”。同月31日,实施了“左腘窝囊肿病灶清除术”,术后同年2月9日出院。同年4月28日,王某第二次前往甲医院住院治疗。同年5月2日,实施了“左腘窝感染清创引流术”。

同年7月18日,转至乙医院住院治疗,并多次行清创及安置负压引流手术,同年10月11日出院。同年10月25日,因术后伤口感染入住丙医院治疗,给予改善患肢功能及抗感染治疗。同年11月13日,又转至甲医院治疗。后同年12月27日,转至丁医院住院治疗,实施左腘窝病灶清除术,局部皮瓣转移,取同侧皮肤游离植皮、外支架固定、置管冲洗引流术。2013年2月13日,王某因医治无效死亡。王某家属认为,甲、乙、丙、丁四家医院在对王某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赔偿各项损失共计82万余元,其中甲医院承担70%的赔偿责任,其余三家医院连带承担30%的赔偿责任。

法院审理认为,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经司法鉴定,乙丙丁三家医院在诊疗过程中均存在过错,但与死亡后果无因果关系。甲医院对患者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且系次要因素,与死亡后果有诱发或促进作用,故依法应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结合本案实际情况,酌定甲医院承担50%的赔偿责任,遂作出上述判决。法官解析称,医疗机构的医疗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应承担赔偿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十条第一款规定,“患者有损害,因下列情形之一的,医疗机构不承担赔偿责任:……(二)医务人员在抢救生命垂危的患者等紧急情况下已经尽到合理治疗义务;(三)限于当时的医疗水平难以诊疗。

” 本案中,经司法鉴定确认,乙、丙、丁三家医院虽存在对王某双肺纤维肉瘤漏诊,但该漏诊受限于现有医疗水平,且与王某的死亡后果无因果关系,故上述三家医院对损害后果不承担赔偿责任。甲医院对患者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其过错为王某左腘窝囊肿术后感染迁延不愈并致后续治疗的次要因素,与王某死亡后果有诱发或促进作用,故需承担50%的赔偿责任。

吉安市 医院 民警

上一篇: 辽宁一人大代表卷入亿元非法集资案 一家5口成被告

下一篇: 首都高校师生:立法是净化网络环境的必由之路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33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