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海淀村民持刀对抗强拆扎伤多人被警方控制


 发布时间:2021-02-28 13:59:22

丰台区永合庄村村委会主任苏益清被控帮上级领导贪污了567万余元的拆迁补偿款,分文未获的他还自掏160余万补齐贪款空额。昨天,涉嫌贪污罪的苏益清在市二中院受审,直言后悔。被控和领导一起贪污567万 上午10时许,苏益清身穿便装被法警带进法庭,虽然只有48岁,他的头发已经花白。他的妻子和儿子因为是案件证人,没能旁听。检方指控,2009年12月,苏益清利用担任丰台区永合庄村村委会主任的职务便利,在丰台区永合庄村和北天堂村村民搬迁工作中,伙同丰台区宛平城地区办事处原主任杜平勋等人,利用4份虚假拆迁补偿手续骗取拆迁补偿款共计863万余元,所骗款项除部分用于永合庄村民非宅基地补偿外,苏益清将其中的130万元用于为杜平勋购买进口路虎越野车1辆,将另外的437万余元转入杜平勋注册成立的河北京南种植有限公司,累计贪污公款567万余元。

检方认为,苏益清和杜平勋共同贪污公共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贪污罪。辩称没拿钱还倒赔160多万 对于指控,苏益清没有意见,但强调自己没获得一分赃款,反而损失了160余万元。苏益清说,他2004年开始任永合庄村村主任,杜平勋是他的直接领导。2009年,永合庄村和北天堂村因垃圾太多,老百姓受不了,决定搬迁。搬迁的补偿对象主要是在本村有宅基地的村民,有一些没有宅基地但租赁了村集体房屋的村民,按规定不应该给补偿款,但他为了促进拆迁工作,就向杜平勋汇报,建议也给一定补偿,杜平勋答应了。

苏益清说,当时评估公司确定的拆迁补偿款是300余万元。杜平勋让他找了4个身份证,做了虚假的拆迁补偿协议。最终,骗回来的补偿款是863万余元。这些钱,分文未进苏益清的腰包。苏益清说,他将其中的300余万如数给了村民,剩余的567万余元,他按照杜平勋的吩咐,花130万为杜买了一辆路虎车,之后剩下437万。没多久,杜平勋让他再拿出600万元。“我说就剩430多万了,但他说急用,让我去借。没办法,我就从自己家里拿了160多万,补齐600万给了他。

”苏益清说,他一直以为这笔钱,真如杜平勋所说是办事处急用,他并不知道杜平勋用做了自己公司的经营。村民联名为患癌主任求轻判 去年3月,杜平勋涉嫌贪污、受贿巨额款项被抓。不到一个月,苏益清被牵连案发。对于自己的行为,苏益清昨天当庭用“后悔”俩字概括。在此前的侦查阶段,他曾经供述,他当时考虑杜平勋是他的领导,“怕得罪他,想拍马屁讨好他。” 昨天,公诉人认为苏益清和杜平勋构成共同贪污,但苏是次要的胁从犯。公诉人还指出,虽然杜平勋是苏益清的上级,但苏益清作为基层干部,应保持自尊和自立,不应该盲目服从。

苏益清的辩护律师则提出,杜平勋在任时一言九鼎、办事专横,苏益清在杜平勋的直接领导下,虽然察觉到杜平勋可能要贪污公款,也曾试探性询问,但杜平勋以法律专家、拆迁专家自居,苏益清没有抗拒上级领导命令的能力和资本,并迫于无奈拿家里的钱填补贪款空额。“苏益清很大程度是受欺骗和上级的压力。” 辩护律师还提出,苏益清曾被评为北京市先进村委会主任,其被抓后,村里60多户村民联名写信,称苏益清于2009年身患癌症后,仍尽职尽责带领村民致富,提高村民生活水平,希望法院从轻发落。

对此,公诉人认为苏益清平时的表现和定罪无关,可以做量刑考虑。苏益清没有为自己辩护。在最后陈述时,他说,自己平时法律知识淡薄,无意中犯了罪,以后会多看法律方面的知识,请法庭从轻处理。本报记者裴晓兰。

清明节当天,海淀区四季青镇普安店在进行香山四王府地区改造时因为强拆引发冲突,村民许刚将多名拆迁人员扎伤,随后许刚家四口人先后被打伤。目前许刚已经被警方控制。进村开始强拆 清明节许刚同拆迁人员发生冲突之前,村内仅剩下几户居民家的房屋未被拆除。普安店多名村民向京华时报记者证实许刚一家和拆迁人员发生冲突的事实。普安店村民称,4月5日进行的是普安店第一次强拆,“之前就有通知,首批要拆14家,许刚家也在其中”。村民提供的落款为3月11日的《加速推进香山村四王府等东部地区一期改造搬迁的公告》中提到,至3月22日起对经过约谈仍未能达成协议的搬迁人实施强制搬迁,这份公告的落款仅有香山村民委员会一个公章。据普安店村民介绍,为了确保拆迁顺利进行,数百名拆迁人员在4月4日夜间已经进入了普安店村,整个夜间机器的轰鸣声一直没有停止。“夜里都睡不踏实,他们开着挖掘机和铲车,从村里拆掉的房子里清理出了一条路。

” 多名普安店村民证实,4月5日的拆迁是从早上6点左右开始的,当时路边停放了数十辆车,主要是金杯面包车,还包括几辆急救车。三百余名身穿深色制服的工作人员戴着头盔,身穿防刺背心,手持警棍和防暴盾牌进行了协助。参与拆迁的工作人员胸前贴有红圈标记。“他们到一家门口,把房子围起来,拉好警戒线,然后对屋里喊话,确认没有人之后机器推过去,很快就拆完了。” 包围下的冲突 许刚家是清明节当天被拆除的最后一户。多名在现场不同角度的村民向京华时报记者描述了当天的情况。4月5日早上6点多,数百名工作人员包围了许刚家的房子,随后6名身穿制服和防刺背心、戴着头盔的人手持工具将许刚家房门破开,手持警棍冲进许刚家,随后在许刚家中发生了打斗。多名接近现场的村民称,当时许刚家仅有许刚一个人。有村民称,6名工作人员进入许刚家不久,就有一个工作人员惊慌地跑了出来,身上可见明显血迹。

随后守候在外面的工作人员一拥而上,将许刚拖出房间送上救护车,随后4辆搬家公司的车将许刚家的东西搬走,许刚家的房子被拆除。知情村民表示,许刚的父母和许刚的弟弟许强并不居住在普安店,他们得到消息后赶到现场,此时已经见不到许刚。随后许刚的父母和弟弟同拆迁工作人员发生冲突,三人被送往309医院接受救治。据了解,拆迁过程中许刚持刀具进行了反抗,拆迁工作人员至少有三人受伤。据了解,许刚的母亲方淑敏腰椎骨折,全身多发软组织挫伤,正在309医院住院,拟进行手术治疗。许刚被安排在309医院一间单独的病房接受救治,已经被警方控制。许刚头皮裂伤,头部外伤,多处软组织挫伤,膝关节损伤。村民们的质疑 据了解,此次香山四王府等东部地区和香山中心区改造项目是由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于2013年9月授权北京香山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进行的。区政府要求北京香山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抓紧办理前期手续,加快项目进度,确保项目按期完成”。

村民向京华时报记者提供的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显示,2014年1月份,海淀区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办公室表示,香山村四王府等东部地区一期改造搬迁项目许可证不存在;北京市规划委和海淀区规划委表示,香山村四王府等东部地区一期搬迁改造项目的规划意见书不存在;北京市国土局海淀分局未制作香山村四王府等东部地区一期改造搬迁征地批复与建设用地批准书;海淀区国土局表示村民要求公开的“正白旗村、四王府村土地登记发证结果信息”范围内的用地确权登记工作尚未开展,信息不存在。村民称,“一个文件都没有,就要拆我们的房子”。记者发函采访海淀区政府方面,截至发稿时仍未得到回复。

许刚 村民 香山

上一篇: 两男子当街抢手机 路人见义勇为驾车撞倒歹徒

下一篇: 落马官员贪腐路:政绩突出未提拔 诱惑太多难抵挡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3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