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温州苍南原农办一官员受贿46万元受审


 发布时间:2021-02-27 00:25:41

宝宝也即将出世,可没想到的是,就在24岁的青春年华里,他把自己送进了监狱的大门。近日,重庆市长寿区人民法院以盗窃罪、诈骗罪判处杨某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90000元。生于1990年的杨某初中毕业后就去了汽车修理厂当起了学徒,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也算不上帅哥,可看上去憨厚老实也很会讨女孩子欢心。2013年,杨某与相恋已久的漂亮姑娘小丽组建了自己的小家,小两口很快怀上了宝宝。“双喜临门”的杨某在城里的修理厂找到了一份工作,又在繁华地段租了套房子,暗自下决心一定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老婆和未来的孩子过上好日子。在修理厂的工作忙碌而又辛苦,自己的技术又难以在修理厂挑起大梁,心浮气躁的杨某每天看着各式各样的高级小轿车进进出出,心里逐渐不平衡起来。

2013年9月10日,杨某下班独自走到长寿区某街道大转盘附近,看见一辆吉利小轿车停在路边,遂想占为己有。杨某主动上前提出以付费乘车的方式让该车车主黄某将其送至一目的地。当车行驶至半路,杨某让黄某停车并拿出一个盒子,承诺多付10元费用,让黄某下车帮其交给路边的一个人,黄某同意并下车,可不料,胆大包天的杨某居然趁车主黄某下车之机将车开走。汽修厂的小工如今变成了“有车一族”,此时杨某的虚荣心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他想要得到更多金钱和物质上的满足。一天,杨某来到同事毛某的宿舍,看到毛某的iphone5手机放在一旁充电,趁毛某熟睡时,顺手将手机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随着时间推移,妻子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家中开销随之增大,杨某便想将盗窃来的车卖了贴补家用,遂在某网站上发布了卖车信息。

很快就有买主上门了,杨某谎称自己是车主黄某,买家朱某便与其达成二手汽车转让协议并支付了35000元的购车款。杨某原本计划出手这辆赃车,转念一想,又生一恶念,遂将朱某骗上附近一安置房楼上,谎称回车内拿东西,就这样,携款驾车一溜烟地跑了。屡次得手的杨某变得更加有恃无恐。2013年12月的一天,杨某浏览网站时看到重庆市涪陵区的廖某欲出售其价值8万多元的荣威牌轿车的信息,贪婪之心再起。他随即打电话称愿意支付500元费用让廖某将车开到长寿进行交易。廖某收到杨某转账支付的500元后,便来到长寿区体育馆附近。见面后,杨某提出想单独试车,并再支付廖某500元,廖某见杨某如此爽快,便放心地将车交给杨某试驾。可他站在路边左等右等,杨某却驾着车不见了踪影。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杨某的贪婪与虚荣最终将自己送上了被告席,虽然杨某的家属将杨某盗窃、诈骗来的财物均如数返还,可等待他的将是四年六个月的铁窗生活与9万元的巨额罚金。妻子也将孩子打掉并打算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

昨日在南京召开的江苏省市公安局长会议提出,今年江苏公安机关将重点健全打击犯罪机制,完善巡逻机制体制,加强派出所建设。坚持既破大案、又管小案,保持对严重暴力犯罪、黑恶势力犯罪的严打高压态势,并把打击重心更多转向多发性侵财犯罪,把追赃挽损作为考核的重要指标,提高侵财案件破案追赃水平。加大对食品药品安全、污染环境、制售假农资等涉及民生犯罪的打击力度。根据部署,今年江苏公安机关将推进人口管理、安全监管、公共服务、群防群治“四大改革创新”。在人口管理方面,充分运用信息化手段,加快推进户籍制度改革,进一步放宽落户条件,加快实施省辖市范围内本地居民户口通迁制度;全面推行流动人口居住证制度,力争上半年基本完成换发证任务。在公共服务方面,进一步深化公安行政审批制度改革,落实服务群众十二项措施,推行“一窗式”“一站式”“一网办”和错时延时、预约上门、流动办理等模式,提升服务质量。(通讯员 沈宫轩 记者 于英杰)。

中央政法委20日要求,中央政法各单位和各地政法机关今年对各类执法司法考核指标进行全面清理,坚决取消刑事拘留数、批捕率、起诉率、有罪判决率、结案率等不合理的考核项目。“带着考核指标办案”将有望成为过去。考核是指挥棒,也是双刃剑,用得好可以激发工作积极性,用得不好就会出大问题。对司法执法部门而言,不科学、不合理的考核带来的危害尤巨。比如“有罪判决率”,案件嫌疑人是否有罪,只能依据法律和事实判定,判罪起数和判决率客观上是多少就是多少,提前预设指标岂能符合事实?上级下达“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必然导致基层单位案件办理的纰漏。在考核压力、“指标冲动”之下,一些地方司法机关或为应付任务,或为追求“政绩”,不惜在办案过程中弄虚作假、违背程序,对已侦破的案件夸大战果,对未侦破的捂着盖着,甚至扩大打击面,非法动用刑讯,这样不合理、不切实际的指标,完成了比不完成更可怕。

不科学、不合理的考核指标,实际是行政管理对司法系统专业判断的“绑架”。司法工作有其自身规律,必须依据法定程序、讲求真凭实据,而考核排名却是一种行政化做法。从领导意志、“工作经验”出发,不切实际地下指标、搞排名,很多时候就是拍脑袋、想当然。以指标论英雄,容易导致司法机关为了片面追求表面上的“绩效”,而在一定程度上忽视对于办案质量本身的追求,影响与妨碍司法公正。2013年,浙江两起十多年前的错案相继被纠正之后,当地反思教训,决定从当年起不再搞破案率、批捕率、起诉率、退查率等不科学不合理的排名通报,也不再下达刑事拘留数、发案数、破案率、退查率等不科学不合理指标。去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也决定,取消对全国各高级人民法院考核排名,并要求各高级人民法院要按照最高法要求,取消本地区不合理的考核指标。

这都是司法工作去除行政化、回归专业化的重要进步。考核指标涉及的诸如破案、批捕、起诉、结案等都是公安机关、司法部门日常工作、职责所在,当然要尽职尽责。也有人担心,考核指标取消了,执法司法部门的工作业绩怎么体现,会不会带来办案人员的懈怠应付?应当看到,取消不合理指标不是一概废除考核,而是改变考核体系中不科学、不合理的部分,让司法工作只能依法依规、实事求是办,而不是按照不合理的行政指令、考核指标来办。衡量案件办理的质量,当事人的满意率,对冤假错案的终身追责制等都是更加严格的要求。在摈弃陈旧做法同时,还应建立一种励激提高工作绩效,保证司法公平公正的机制,对此公众更加期待。刘晓。

黄某 指标 林某

上一篇: 泸州老窖1.5亿存款失踪正式立案 律师称不是偷盗

下一篇: 浙江网店老板因诈骗获刑 400元假表冒充9.7万名表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7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