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旬妇女超市打劫3岁女童(图)


 发布时间:2021-02-27 06:22:10

“新婚法解释南京第一案”中的女主角、南京朱女士向记者表示,由于双方对于离异后的财产分配无法达成共识,目前调解成功基本已无可能,双方在等待法院再次庭审。今年8月,南京媒体报道,就在“8月12日最高法院宣布婚姻法司法解释(三)次日实行”这一消息发出的前后,南京朱女士和高先生的离婚案恰好“撞上了枪口”,成为新婚法解释出台后的离婚第一案。据当地媒体《金陵晚报》报道,此案在8月8日第一次开庭时,朱女士的委托律师还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二)主张丈夫高先生婚后取得产权证的房产有妻子一半。

一周后,就在一审判决下达前的周末,婚姻法新司法解释突然落地,婚房的归属就出现了歧义,高先生以解释(三)为依据,坚持认为该套房产与朱女士无关;而朱女士则表示该房实属双方共同财产。记者从法院辗转了解,本案最新进展为:法院提出让男方将婚后共同财产折算后,按比例支付给女方一定数额的赔偿金。男方同意支付这笔款项,但要求分三年支付;女方则认为这笔数额仅相当于婚后财产应得数额的一半,男方还要延期支付,女方对此则难以接受。据朱女士透露,她目前又提出了新的证据,可以证明这套夫妻俩婚后取得产权证的房子,并非高先生父母买下来赠予的,而是高先生父母以垫付的方式全额买下,再由夫妻俩婚后持续偿还款项。

并且双方有书面的财产约定,明确约定包括该房产在内的男方名下所有财产一人一半。女方希望以此为诉求,重新对本案进行据理力争。对于此案,女方的委托律师、江苏法德永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张磊在电话采访中表示,目前仍然在为双方婚房的产权归属问题做最后的努力。法庭已经认定高先生在婚后的两次出轨是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直接原因,高先生应承担婚姻破裂的全部责任;此外朱女士未来将担负抚养双方女儿的责任,因此希望法庭能够充分保护受害者、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对此,记者从法院某知情庭长获悉,由于社会上对这个案子的关注度很高,法院承受了很大的压力,目前还在对此案进行调解工作,希望双方最终能够达成协议。

如果无法达成协议,此案或将于本月底、下月初再次庭审。(文中当事人为化名)(完)。

中年男子拿着裤子东张西望,伺机作案。记者商为智 摄 “一名中年男子在汉口多福路中心商城内的监控探头下明目张胆地顺走放在墙面暗格里的手机,监控视频将整个作案经过全部拍摄下来了。”昨天,读者蒋女士致电本报热线82333333表示,小偷的胆子也太大了,居然在监控探头下偷东西。前天下午两点多钟,蒋女士一人在中心商城一楼的店铺照看生意,由于顾客较多,蒋女士将手机顺手放到了收银台上面靠墙面的暗格内,便去应酬顾客了。下午2点30分左右,蒋女士准备给外地一位客户打电话时,突然发现手机不见了。她当即用别人的手机拨打自己的手机号码,电话内传来关机的提示音。蒋女士这才确定手机被盗了,她立即调看了监控视频。视频显示:当天下午2点14分02秒,一名身穿黑色外套的中年男子走到店铺内拿着一条裤子比试着。下午2点14分26秒,男子左手用裤子遮挡别人的视线,右手从墙面暗格内拿到手机,放进了自己的裤兜内,然后若无其事地将手中的裤子放到了裤架上,离开了店铺。蒋女士说,由于店内经常人来人往,去年底,她特意花了2000元安装了一个监控探头,探头正对着收银台方向,没想到小偷竟敢在监控视频下偷手机。“手机虽然不值钱,但是手机内存有六七百个客户的电话号码及年底很多账户信息,手机丢失给我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蒋女士无奈地说。目前,当地派出所已经介入调查。(记者商为智)。

“他们拉完粪便后,‘充军’一边把他们带去喝的二锅头倒到粪便上,一边用他自己的手搅动,说这样搅下,你吃下去就不冷,总比栽到溪水里强。‘充军’用他的手抓起粪便,硬要塞进我的嘴巴,我把牙咬得紧紧的,那些东西就流到我的胸前。他们总的塞了两次给我吃。”15日晚上,芗城区北斗开发区的吴女士到本报漳州新闻中心,瑟瑟发抖、边哭边向导报记者投诉她被人控制和侮辱的事情。被绑:被6人强拉上车 15日晚8点多,在本报漳州新闻中心,导报记者见到前来投诉的吴女士时,她全身湿漉漉的,上衣还有一点点黄色的大便,她自称从早上被绑到晚上,都没有吃食物。她说:“那些人有拿食物给我吃,但是我吃不下,我被塞了两次粪便,人很难受,无法吃。”她是好不容易才被放行,之后徒步一公里,先到华安汰口派出所报案的。

据吴女士说,当天早上10点多,她到芗城区北斗仙景安置房为她的小姐妹林某整理物品,这房子是林某租住的,最近不租了,但是人也不见了,房东就打电话给她,让她来帮忙把林某的物品搬走。就在她刚到林某租住的房门口时,从一部汽车里跑出来6个人,把她捆了起来。吴女士说:“他们把我绑后要拉上汽车,我不上去,他们就打我的头和身上。后来两人抬四个人推,把我强拉上车。他们问我林某去哪里,要赶紧说出来,不然就一直绑着,还要给我粪便吃。可是我确实不知道我的小姐妹林某最近去哪里了,我被逼着给她打电话,她的电话关机。” 虐待:白酒拌粪便塞嘴巴 吴女士自述:“他们把我载到华安,从汰口附近下到北溪江边,在偏僻无人的江边,放下我。威胁我说如果不说出林某在哪里,就把我扔进水里。

” 吴女士说,她实在无法提供出林某的住处,这时6名男子中的一个叫‘充军’的人和一个年纪比较轻的,在溪岸边拉了大便,还特意把大便拉在塑料袋里。吴女士自述:“拉完后,‘充军’一边把他们带去喝的二锅头酒倒到大便上,一边用他自己的手搅动,说这样搅下,加上酒你吃下去就不冷了,总比扔到溪水里强。”“‘充军’用他的手抓起粪便,硬要塞进我的嘴巴,我把牙咬得紧紧的,那些东西就流到我的胸前。他们总的塞了两次给我吃。” 作案:背后有人指使? 吴女士说,她和林某都是四十五六岁的女人,平时两个人形影不离,互称姐妹。听说林某跟附近一个村的一个林姓男人有暧昧关系,两个人好像合作过做生意什么的。后来也不知道怎么了,最近两个人关系不好,小姐妹林某的电话就一直关机,人也不在租住房里住了。

这6个人就是林姓男子的 “手下”,她也见过一两个。吴女士说,从早上10点多到下午将近5点,这帮人就这样一直折磨她近7个小时。导报记者了解到,当天天气非常冷,最高15℃,最低9℃,天寒地冻,又下着雨。吴女士说,因为天冷,这6个人自己躲进车内避雨,让她一个人在溪边淋雨。直到下午5点,6人接到他们的“老大”林姓男子的电话,才把她从溪边载到公路上,扔在华安县汰口附近的公路边后扬长而去。芗城公安:正在追查嫌疑人 当晚,导报记者让吴女士再到漳州市芗城区芝山派出所报案。昨天早上,导报记者从芝山派出所了解到,派出所当晚就已经立案侦查,案件也马上上报到芗城公安分局。分局领导非常重视这起案件,表示要坚决严查。警方也请吴女士赶紧去验伤。由于6名男子中,有4人吴女士不认识,2人她只见过一两面,无法提供6名男子的地址和联系方式,导报记者无法采访到这6名男子。

截至导报记者发稿,警方仍在调查这起案件,正在追查嫌疑人。另外,导报记者从华安县汰口派出所了解到,派出所民警当天到北溪现场提取了大便和二锅头空瓶子等证物。(海峡导报)。

妇女 钱包 女士

上一篇: 河南大三女生网上找兼职失踪 警方立案(图)

下一篇: 海口警方摧毁村涉黑组织 抓获165名涉黑人员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1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