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春熙路商战:楼顶3个摄像头专盯对手违建(图)


 发布时间:2021-02-23 06:34:41

金丰高架桥下东风渠的左岸护栏损坏严重。来信摘录华西都市报: 您好,我想向你们反映一个问题。近日,我路过东风渠(金丰高架至大丰自来水新厂博雅段)时发现,这附近的河道护栏竟然都不见了。这里的护栏是用钢筋混凝土制成的,看上去像是被损坏的。我听附近居民说,这一路段的护栏陆续被盗,窃贼将护栏的混凝土打碎,盗取钢筋后变卖,但损坏的护栏却迟迟没有得到修补。东风渠事故常发,没有护栏会更加危险。希望华西都市报能够协助调查解决,消除市民的安全隐患。市民刘先生华西都市报记者崔燃 摄影刘陈平 东风渠金丰高架至大丰自来水新厂博雅段河道总共有一公里多长,这段河道周围的护栏都是用混凝土制成的,护栏内部有钢筋。

有居民向我们反应,近几年,这一路段的护栏陆续被盗,出现了大面积损毁。窃贼将护栏的混凝土打碎,盗取钢筋后变卖,主管部门迟迟没有修补,时间已经超过三年,失去防护的东风渠为过往的行人造成了极大的安全隐患。护栏损毁曾有学生失足落水 昨日下午2点,华西都市报记者来到了位于新都区成彭立交桥外侧的东风渠河段。沿着渠水岸边,至少有连续300米的河岸栏杆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毁。在地面上可以看到被敲碎的混凝土以及夹在混凝土中间的断裂钢筋。残存的栏杆失去支撑后向四周倾倒,倾倒的栏杆之间形成了数十个一米多宽的缺口,直通水渠。

东风渠岸边的这条滨河公路仅有大约四米宽,大多时候仅能容下一辆大型卡车通过。这条路上并没有独立的人行通道,为了避免车辆过于靠近渠水,车辆大多在远离岸边的一侧行驶,这样一来,行人们便不自觉的被压缩在了岸边一侧行走。在这一路段附近的一公里内,至少有四家以上的小学。每天行走在东风渠边的回家的学生超过千人。附近的市民胡先生告诉记者,在去年七八月份,曾有一名小学生在栏杆损毁的路段失足落水,虽然很快被救起,但仍然惊出了家长一身冷汗。频遭窃贼护栏迟迟没修复 “这些护栏都坏了好几年了,我们曾亲眼看见有人偷走护栏,也反映了很多次,但一直都没有修好。

”在东风渠河边,一听说记者是了解护栏损毁的事情,有十多位居民讲述了他们这些年看到的情况。居民们说,早在三年以前,东风渠这一公里多的河道就开始频繁遭遇窃贼。大多发生在夜里,有人拿着工具把栏杆敲碎,取走栏杆里的钢筋。因为靠近公路,这些窃贼的逃跑速度也很快,常常抱着钢筋就从公路上跑了。记者看到,栏杆中的钢筋不过小指粗细一米来长,但窃贼的手法令人咋舌。居民们说,除了偷走钢筋之外,还经常顺走几个装在门外的公共水龙头。今年,岸边损毁的护栏曾经有过小规模的修缮,但大部分被盗走的护栏仍未填补上,而盗窃栏杆的事情最近仍在发生。

管理方:尚不知情了解后将回复 在被毁护栏的岸边,大丰街道办立有“河道管理责任告示牌”,告示牌上写着“东风渠金丰高架至大丰自来水新厂博雅段”负责人为:成都市广和鑫贸易投资有限公司。记者在河道现场拨打了告示牌上的电话,当记者询问河道栏杆损毁的情况时,该联系人李先生说,“你们去找政府。”就挂断了电话。随后华西都市报记者拨通了四川省都江堰东风渠管理处的电话,该管理处的管理人员表示,对栏杆损毁一事并不知情,需要了解之后再对记者进行回复。回音壁 僵尸车长期占道业主可起诉 华西都市报讯(记者周家夷)双林中横路小区里长期停放、无人问津的“僵尸车”不仅长期占道,同时也浪费了本就紧张的停车位资源(本报曾报道)。

律师邢连超认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居民小区里的公共部分归全体业主共同所有,如果“僵尸车”长期无偿占用公共区域,涉嫌侵犯其他业主的合法使用权,社区自管小组、业委会或停车位收费方可以起诉“僵尸车”车主,用法律手段维护权益,可以要求车主支付拖欠的停车费,如果车主缺席判决,可以申请执行措施,“一般会根据具体情况对‘僵尸车’进行拍卖或变卖。”。

鹰潭警方抓获一网上犯罪团伙。该团伙打着商贸公司的幌子,利用网络QQ聊天等方式向全国各地销售各种开锁工具,同时传授开锁方法。鹰潭月湖公安分局江边派出所从一起技术开锁入室盗窃案入手,调查得知两名“90后”犯罪嫌疑人王某和潘某开了一家“商贸公司”,实则将开锁工具从网上向全国各地销售,并向购买工具的人员传授开锁方法。警方在该“商贸公司”查获各种开锁工具及开锁教学工具20余箱。目前,王某、潘某因涉嫌传授犯罪方法被警方刑事拘留。

2013年9月,侯杰被学统一安排进入了位于浙江杭州的东风裕隆汽车有限公司从事总装车间装配线玻璃基体层涂料涂抹工作。实习期间,侯杰出现了全身广泛性出血点的症状,后经医院诊断为急性再障性贫血(职业性苯中毒引起)。侯杰认为,这和他实习期间接触的硅烷类底涂#435-98(含甲苯)有关。在医院治疗期间,侯杰甚至被下了病危通知单,几经救治,已花去医药费28万余元。近日,他的父亲老侯以儿子的名义将东风裕隆告上法庭,索赔89万余元。今天,该案在浙江省杭州市萧山法院义蓬法庭开庭。实习生顶岗实习突患重病 据了解,侯杰是2013年9月17日进入东风裕隆顶岗实习的,双方签订《实习协议》约定,实习期限自2013年9月17日起至2014年6月30日止,从事总装车间装配线玻璃基体层涂料涂抹工作。2014年3月5日因乏力出现全身广泛性出血点,侯杰先到杭州京都医院就医,后被推荐到杭州师范大学附属医院检查血常规异常严重,通知病危立即住院检查治疗。

但因孤身一人在杭州,侯杰经与公司协商后回陕西老家救治。当地合阳县人民医院及陕西省人民医院诊断为:急性再障性贫血(职业性苯中毒引起)。这让侯杰的老父亲无法接受,“他去实习前的体检报告都是没问题的,血常规都是正常的,实习就生病了。” 侯杰的父亲老侯是陕西地道的农民,一家以种地为生,平时也打打临工,年收入1万多元。为了给儿子看病,家里四处借债,目前已经花费医疗费用282219.43元。而为了节省住院医疗费用,侯杰多次出院带药回家治疗,先后六次因病情加重不得不再次住院治疗。老侯说,医嘱每周要到医院复查一次,带药在家修养治疗。医院建议进行骨髓移植及ATG治疗,但因治疗费用太高,只能放弃治疗。索赔89万元 病发原因成庭审焦点 因无力再为儿诊治,近日,老侯以儿子的名义将东风裕隆告上法庭,要求东风裕隆方面求赔偿原告各项工伤损失费用899505.43元。

今天,该案在萧山法院义蓬法庭开庭。老侯认为,儿子是东风裕隆公司期间因接触有毒有害物质甲苯引起中毒,导致重型急性再障性贫血,今后将靠药物维持生命而无法正常工作和生活。其伤情经鉴定为三级。东风裕隆理应做相应赔偿。而东风方面则认为,患再生障碍性贫血存在多种原因,可能因为苯、砷、农药中毒、物理原因、生物因素(丙型肝炎)、遗传因素等致病,因此引发原告所涉疾病并不仅仅是苯中毒,原告的诉请在因果原因上存在欠缺。东风裕隆方面还声称,侯杰实习的工作岗位系总装车间,该岗位涉及因素在职业病危害因素检测中均符合《职业病防治法》和《工作场所有害因素接触限值》的评价指标,未有一项指标不符合安全标准,自公司成立至今,该车间员工从未因工作环境接触因素中而患有职业病。侯杰的代理律师则表示,侯杰于2011年9月开始实习,从事总装车间装配线玻璃基体层涂料涂抹工作,通俗说是在玻璃基体层刷油漆,纯手工刷。

车间内硅烷类底涂含有甲苯的危害因素。东风裕隆对实习生岗位安排三个月轮岗,但因工作人员稀少,导致原告连续工作6个月,存在过错。“侯杰说,车间内油漆桶盖子都是打开的,地上还有散落的油漆。这种工作环境对人的身体肯定是有伤害的。”老侯说。在律师看来,作为单位的实习生,在实习期间,侯杰一直从事刷油漆工作,被变相剥夺原告的劳动力价值,没有从事有技术的工作。而对东风裕隆所提,苯可能不是侯杰患病原因的可能,侯的律师提出,依照职业病防治鉴定标准,对二甲苯引起的再生障碍性贫血属于重度中毒的标准之一,被告代理人的举例需要被告举证证明。也就是说,其它可能的原因需要东风裕隆去查证。而据浙医一院血液科毛莉萍主任介绍,再生障碍性贫血病因复杂,一般无法确定是某一种原因引起,至少医院是无法开具证明。庭上,侯杰的代理律师已向法院申请,由相关研究机构进行职业病相关鉴定。

因还须证据补强,此案将择期继续开庭审理。(完)。

锦熙 东风 商贸

上一篇: 昆明一民警勘查火案现场时跌入30米山崖

下一篇: 广东监狱关押人数全国居首 累计收押罪犯40多万人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7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