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探望病父回家路上疑遭性侵杀害 警方正在调查


 发布时间:2021-04-23 16:22:06

同时,死者家属委托律师提起总额共计123万余元的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死者丈夫蔡世勇也将赶回平南县参加庭审。民警酒后闯入米粉店 开枪打死怀孕女店主 2013年10月28日,广西平南县大鹏镇发生一起杀人案,该县公安局民警胡平酒后在该镇某米粉店购买食品时,只因米粉店不卖奶茶,遂拔枪打死已怀有身孕的女店主,其丈夫中枪侥幸未死。案件发生后,涉案民警胡平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并被检察机关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6名有关责任人被停职调查。据中央政法委2014年2月11日通报,平南县原副县长、公安局长周贤,公安局原政委李坚分别受到撤销党内职务、行政撤职处分,其他相关责任人分别受到党纪政纪处理。

据报道,涉案民警的家属曾试图通过经济赔偿取得被害人谅解,但被受害人家属拒绝。当地政府部门也曾提出赔偿计划,并和被害人家属进行协商,当事人家属一度拒绝赔偿。2013年10月31日,当地政府曾将死者吴英娘家、婆家亲属召集到一处,商议先行赔偿问题。蔡世勇的姐夫赖先生表示,政府提出的赔偿金额70余万,包括死者赔偿金、孩子抚养费等。当地政府的这一行为引发公众质疑:加害人为醉酒民警,政府为何埋单?2013年11月3日,贵港市副市长、平南县委书记黄星荣接受采访时称,考虑到诉讼时间较长,为了尽快让受害者得到补偿,计划由政府出面先行支付,事后再由犯罪嫌疑人偿还政府。死者家属索赔123万 或得不到精神抚慰金 广西警察枪杀孕妇案曾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在案发后的3个多月的时间内,始终未走上司法程序,被网友戏称为“2013年十大烂尾案件”。

除了涉案民警最终判决结果,受害人家属的索赔金额也受到关注。因此前受害人家属拒绝涉案民警家属赔偿,此次提出123万元赔偿,能否获得法院支持尚存疑问。据受害人家属的代理律师陈逸洋介绍,吴英的父母还提起了总额共计123万余元的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诉讼。包括死者吴英的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的扶养费、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吴英的丈夫蔡世勇的医药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补贴、伙食补贴、交通费以及精神损害抚慰金等。据媒体报道,受害人吴英的哥哥、受伤店主蔡世勇及其姐夫赖先生称,此前他们已经从当地政府处收到70万元的赔偿,但受害人家属未能详细说明该笔钱的性质。有法律人士指出,从法律上说,刑事附带民事赔偿应该按照法律的有关规定和标准进行赔偿,但是和普通的民事伤害案件不同,刑事案件中的犯罪嫌疑人要受到刑事处罚,依法律不会再有精神赔偿金。

“你这个假警察,我要你负法律责任” 杭州警方昨成功拦截一起电信诈骗,事主称以前听说过但真碰上还是慌了 眼见150万元就要得手,半路却杀出一个警察 骗子抓狂了,朝着电话喊 “你这个假警察,我要你负法律责任” 杭州警方昨成功拦截一起电信诈骗,事主称以前听说过但真碰上还是慌了 杭州北山派出所民警李子平,昨天中午接了一个让他哭笑不得的电话。对方是个冒充警察的骗子,此前正把一名50多岁的大姐忽悠到不行。眼见150万就要到手,却半路杀出个真警察,剧情发生了惊天大逆转。于是,骗子抓狂了。他在电话里对李子平大吼:“你这个假警察,我要你负法律责任。” 一场令人哭笑不得的对话就这么展开,庆幸的是,大姐的150万巨款,总算保住了。一听说涉嫌犯罪 吴大姐整个人就慌了 吴大姐50多岁了,在城东某事业单位上班,公司福利待遇都不错,自然攒下一笔不菲的积蓄。

昨天上午9点多,正在上班的她接到一个自称是“上海指挥中心”的电话,说她的招行账户在上海开通了一个有线电视账户,账户已欠费近3000元,已经涉嫌刑事犯罪。吴大姐一听就坐不住了,“我压根就没有在上海开通过什么有线电视账户啊?” 对方称,可能是你的卡被盗用了,而且该案件已成为一个团伙诈骗,诈骗金额高达300多万元,现团伙成员已经被全国通缉。经查,她的账户内有38万元的涉案款项。对方还一个劲地问吴大姐,是否和团伙有联系,甚至就是团伙的一员。吴大姐一听,自己莫名其妙涉嫌犯罪,又得知自己还可能被判刑,心里紧张了起来。对方这时用比较缓和的语气告诉吴大姐,只要她配合警方调查,就可以还她清白。吴大姐一听能解释清楚,马上就相信了。于是,对方进一步询问了吴大姐现有存款多少,大姐一五一十地报出了实情,她有两张卡,共有150多万元的积蓄。

对方又严肃地告诉她“不许挂电话、不许告诉任何人、不许和其他人说,将钱汇到由他提供的一个警方设立的安全账户内”。早就慌了手脚的吴大姐赶忙答应,同时提出,说自己可以立马赶来上海公安局,把情况说清楚。不料对方却不要她过来,一再要求先把款项汇过来。吴大姐告诉对方说,自己在上班,卡在家里没带在身上。对方随即要求吴大姐回家把银行存折卡拿出来,再到银行转账。单元门上贴着的公开信 让她起了疑心 家住松木场的吴大姐心急火燎地回到家中,拿出了存折卡和银行卡,准备去汇款。刚要出门,看到单元门上贴着一封西湖公安分局的《致全区广大市民的公开信》,上面提醒市民要防止电信诈骗。“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又仔细看了看,怎么跟我遇上的事这么像”,吴大姐事后和民警说道,“但是我的电话一直没挂断,对方在电话里说的事,又真的不能再真了,不由得不信。

我心里一阵乱啊,这时看到了墙上贴着的北山派出所民警的警务公开牌,就想反正顺路,不如到派出所找个民警先问问。” 吴大姐说,赶到北山派出所时,自己已经和骗子通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手机都没电了,只好赶紧接上充电宝,边充电边打。到了派出所,我也不敢直接找民警说,一直在边上徘徊。” 这时,正在当班的民警李子平发现了吴大姐的异样。而经过激烈思想斗争的吴大姐也终于鼓足勇气,把电话交到了李子平手上。“同志,我摊上大事了。你帮我听听吧。” 抓狂的骗子大喊 “你冒充警察,要负法律责任的” 李子平接过了电话。“你好,我是杭州市西湖区北山派出所的民警,你是哪个部门的,请把警号告诉我。”李子平接过电话直接说道。“我是上海警方,你现在冒充警察,涉嫌犯罪。希望你能配合我们工作,把电话交给刚才的女士,否则我们将抓捕你。”伪装成上海警方的骗子说得有板有眼的,让真民警李子平哭笑不得。

李子平一听就觉得不对,对方声称自己是上海经侦大队的,可话语间流露出了明显的福建口音。“这下更加肯定是诈骗了”,事后李子平说。“我是派出所民警,你把警号告诉我,或者你可以直接跟我们杭州市局联系”,李子平重复道。电话那头,骗子眼看着“煮熟的鸭子”就这么要飞了,真是不甘心啊。“我这里是上海指挥中心,刚才的女士涉嫌犯罪,现她需要把存款打到安全账户上来。这事只能由我们上海警方完成,请马上把电话给她”,骗子抓狂了。双方纠缠了一分多钟,对方反反复复就那么几句话,冒充警察的姿态“义正辞严”地警告李子平,让他把电话交给刚才的女士。“我就是警察,请你把刚才所说的安全账户的事情再说一遍,我们将对通话进行全程录音”。对方一下不说话了。沉默了10多秒后,对方仍未出声,李子平就挂断了电话。听说过电信诈骗 但真的遇上还是慌了手脚 “太可怕,太可怕了”,在一旁的吴大姐惊呼,“真的太可怕了,之前我也听过很多电信诈骗的事,可要是自己真的碰上了,一下子就慌了,被骗子耍得团团转。

” 李子平告诉记者,这个骗子还不死心,之后又打了几个电话给吴大姐。“但她已经明白了,就一直没接,我叫她直接把这个来电拉进黑名单就好了。” “很多电信诈骗案的受害人,都有类似的情况。虽然电信诈骗案件时有发生,相关的提醒也可能听到过,而一旦真的遇上电信诈骗事件,事主很容易慌了手脚,一不留神就陷进了骗局。” 警方也再次提醒,如果市民朋友们接到陌生电话或有任何疑问的,要随时跟附近的派出所民警联系,千万不要相信任何所谓的安全账户。同时也要和亲朋好友宣传这类骗局的常见诈骗手段和识破骗局的办法,让大家都有防骗的意识,尽可能降低被诈骗的风险。-通讯员 章官翔 徐迪 孔南平  本报记者 朱寅。

阿华 大姐 家属

上一篇: 东莞网络赌博13宗仅抓庄家3名 服务器在境外

下一篇: 上海男子赌球欠400万 持刀劫持银行客户经理(图)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5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