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声称被工友强奸 监控显示两人进酒店开房


 发布时间:2021-04-11 05:36:33

疑被会所教练扔入泳池后溺水休克。经过11天的抢救,医生宣布这位休克后处于脑死亡状态的孩子临床死亡。7日,中新网记者从重庆市渝北区公安局方面了解到,警方正在调查此事件,目前尚未确定是否立案。7月26日下午,这名女孩牟牟(化名)在重庆海派健身会的游泳培训课上遭遇不幸。据目击者介绍,当时牟牟拽着女教练的胳膊,被教练拖行一段路后扔入泳池,孩子在水池里挣扎了数分钟,被救上岸时已经毫无反应。6日晚,牟牟的母亲王娟向记者出示了有“重庆海派长安健身有限公司”印章的收款收据,注明学费5418元,收款事由为“办游泳卡和50节游泳课”。王娟说,游泳卡是去年夏天给孩子办的,孩子去上了几次课,中间请了9个月假,26日是今年第一次去学游泳。“当天学习游泳的孩子只有牟牟一个,教练是一对一的,根本没有想到会出事。”据王娟回忆,当天下午1点左右,她带着孩子到了海派健身会。教练说按会所规定王娟不能进入游泳区,她便在更衣室等待。因此,她没有看到孩子是如何出事的。孩子的父亲牟莲龙称,出事当天,有人帮他们向重庆渝北区新牌坊派出所报了案,曾有一名张姓警官到医院找他们录了笔录,此后警方没有再主动找过他们。记者在牟牟父母提供的医疗证明书上看到,清楚的记录着医院当时对孩子的诊断有“1、溺水;2、心跳呼吸骤停;3、脑疝;4、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症(呼吸、循环、肾脏、肝脏、凝血功能障碍)”等十余项结果。

8月1日,牟莲龙夫妇聘请了律师。王娟说,海派健身会承担了牟牟在住院期间的医疗费用,但孩子过世后,会所一直未再主动与家属联系。在牟牟住院期间,其代表律师与海派方面的律师进行过接触,律师提出的赔偿方案未得到对方认可。在6日前,涉事教练和海派管理层均未对他们当面道歉,海派健身会给其的理由是“教练情绪不好”。孩子被宣布死亡的第二日,牟莲龙到出事地所在的重庆渝北分局询问案件进展,得到“正在调查,暂未立案”的回复。他要求观看现场的监控录相,被警方拒绝,回复原因为目前此事在调查阶段,监控录相是侦察材料,不能对外公布。其律师称,现场监控录相当天就被警方调走了,他们谁也没有看到过,只有在警方立案之后,他们才会被允许看监控。目前,牟牟的遗体存放在殡仪馆里。牟莲龙了解到,如果要求尸检,需要家属向警方提出申请。“我孩子不能枉死,如果能为孩子讨回一个公道,我们可能考虑同意尸检。” 记者问牟莲龙“要讨回公道”具体是指什么?他回答:“(对方)该负刑事责任就负刑事责任,该负民事责任就负民事责任。” 记者7日就此事联系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分局相关负责人。其称,该案件警方正在进行调查,8日相关方将就案情进行讨论,对此案是否立案会有定论。

假冒军区工作人员,以购买商品为由骗取受害人的信任后,再以订购另一商品为名,推荐生产厂家,骗取受害人的订货款。如此老骗局于6日再次上演,骗子以订购保健酒为由,骗走陶女士5.4万元。市民陶女士和丈夫在高区经营高档酒生意。6日上午,陶女士的丈夫接到自称“威海海军李处长”的电话,要订购四箱飞天茅台。因出差在外,丈夫将“订单”交给陶女士。“李处长”称这单生意由海军一战友介绍而来,陶女士丈夫的表弟在海军工作,再加上此前和海军有生意往来,陶女士轻信了“李处长”。谈好价格,“李处长”称下午4点之前到酒行提货。陶女士以为浮财上门,沾沾自喜。但不一会,“李处长”来电称,单位还要采购“红岛虫草养生酒”,陶女士称没有该酒,主动提出帮忙问同行。

“李处长”解释,去年他在一厂家订购了这种养生酒,但合作不愉快,今年不想再来往,烦请陶女士和代理商“张经理”联系订购。陶女士联系“张经理”,对方称5年代理合同已到期,但可以提供武汉某酒厂“王科长”的电话。陶女士联系订了12箱保健酒,“王科长”要求支付2万元定金、1.7万元手续费才能发货。3.7万元汇出后,“李处长”又来电要求再订14箱保健酒,陶女士又凑齐1.7万元钱汇给“王科长”。下午4点多,“李处长”称一会拿钱到店内提货,可一直到5点多,也不见人影。陶女士拨打电话,发现“李处长”的电话已无法接通,随后“张经理”和“王科长”的电话也全都关机,陶女士这才意识被骗。(见习记者 孙丽娟 通讯员 夏旭东)。

近日,市民季女士通过电视购物买治疗仪器和药品被卷入连环骗局,因张海四年前开始吸毒,为了使他彻底摆脱毒瘾,季女士轻信药品奇效,商家分别让季女士三次购买药品,天价药品高达近万元。“美丽的陷阱”让季女士一步一步陷入商家设下的完美圈套。为儿戒毒电视购物买仪器 近日,季女士在电视购物上看到一款治疗仪器,可以帮助季女士的儿子张海缓解失眠之苦。便拨打订购电话购买一台价值1580元的治疗仪。据季女士讲述,该台仪器全名为“五极失眠针灸仪。”儿子多年受到毒品困扰正在积极戒毒中,但戒毒的日子十分煎熬,季女士为了缓解张海的失眠之苦,便决定购买一台。“2天后,治疗仪就收到,用了几次并没有特别效果。”但令季女士没有想到的是,商家这场精心编排的骗局才刚刚拉开帷幕。

引来电话推销被骗近万元 次日,季女士接到一个来自北京的陌生电话,自称是医院一名退休72岁老院长,姓黄。季女士称,来电意图是为了推销几款安神中成药,对张海戒毒可以起到辅助作用。“一听对儿子好,花了2560元买了十几盒。”季女士说。当季女士收到药后,黄院长再次打电话告知季女士,需再花4500元购买十几盒药品作为巩固效果。无奈的季女士再次购买该药品。“他们看到我会花钱买药,不断地推销药品。” 直到昨日,商家一通电话令季女士忍无可忍。“钱数要凑足1万,可以返钱给我,需要我再交1300元。”事后,季女士意识到自己上当了便试图打电话理论退药。但遭到商家一口回绝。之后季女士拿着“高价”药品询问专业医师表示,购买到的只是保健品,不能代替药物治疗。

(《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 位蕾) 律师说法 戒毒药不得进行广告宣传 辽宁北方明珠律师事务所孙继峰律师认为:根据《戒毒药品管理办法》规定,生产戒毒药品需要由《药品GMP证书》的药品生产企业进行生产,且不得在电视等大众媒介上进行广告宣传。如果季女士购买的是戒毒治疗药品,则应按处方药管理,要由医院或药店医师出具处方单。(当事人系化名)。

警方 强奸 女士

上一篇: 医院内女护士遭前男友刀捅致死 凶手已被刑拘

下一篇: 接电话被“钓”走159万元 江苏警方破电信诈骗案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56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