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300余警力出动 抓获130余名传销嫌疑人


 发布时间:2021-05-04 14:05:11

三亚市公安局发布协查通报,2014年10月27日05时许,在三亚市群众巷70号阳光公寓501房发生一起故意杀人案。经该局侦查,目前确定犯罪嫌疑人姓名叫耿世福,男,汉族,1971年01月06日出生,身份证号码:522624197101064417,系贵州省三穗县台烈镇寨滚村六河二组人;此人身高1.55米,身材微胖,在三亚市打零工。逃跑时着上黑下白短袖T恤,黑色长裤,人字拖鞋。为尽快破获此案,请各单位及广大群众见此通报后,注意发现该犯罪嫌疑人,如发现相关线索请及时拨打110向当地公安机关报警,对提供有价值线索协助公安机关抓获犯罪嫌疑人者,奖励拾万元人民币。联系人:黎警官13807520809史警官18189876731 (南海网、三亚新闻网记者 冯丹 通讯员 罗佳)。

在昨日该市打击传销的大规模联合行动中,共成功捣毁19个传销窝点,遣返涉嫌传销人员156人,收缴涉嫌传销笔记本、书籍、化妆品、西服等物品一批。在收缴的传销资料中,赫然发现印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等部门的假印。据介绍,7月14日早晨6时许,河池市金城江区政法委牵头组织,联合工商、公安、检察、司法等多个部门200余人组成19个行动小组联合行动。行动中,执法人员直扑河池城区青秀路、乾霄路等传销窝点,缴获传销人员与深圳文斌有限公司签订的协议书、传销用“自选组合套装(客户联)”,以及西服、化妆品、手表、腰带、领带等多种传销产品。执法人员介绍,他们在执法过程中很少发现传销协议书,而发现如此多数量、种类的传销产品更是少见。协议书上的条款很“霸道”——“申购附加协议本公司(连锁销售)为自愿加入。加入本公司后,资格可继承可转让(不退款),身为公司一名业务员,如不按公司规章制度去做,则要半路出局,与公司再无关系,同时资格将自动取消”。据一名来自陕西的传销人员说,如果向工商等执法部门透露信息,则被清理出局,且不得退还所缴纳的3800元加入费。

河池金城江区警方透露,从收缴的传销资料和笔记中可以看出,传销骨干为了笼络、欺骗传销人员,将传销资料冠以“中共来宾政府指定发行”,封面上印有政府办公大楼和五星红旗,使传销活动披上了令人信服的“红色外衣”。为了将非法传销活动“合法化”,蒙蔽梦想一夜暴富的传销人员,传销骨干在宣传资料上印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的假印和“来宾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假印。

乘客掉进列车与站台间的夹缝里,造成髌骨骨折,铁路部门不仅没有积极对受害人进行安抚治疗,对于赔偿也是一拖再拖。一年多过去了,受害人遭受了肉体的疼痛和生意的损失,不料等来的却是要与素有“铁大哥”之称的铁路法院对簿公堂。2010年6月29日21时许,武汉——兰州的K864列车停靠河南许昌站,发生一起人为失误造成的踩踏事件,当时,五名乘客不同程度受伤。事故原因是列车员没有按规定放踏板,更没有维持秩序,导致前面的乘客还没有站稳,就被后面的乘客挤下了车厢,掉进了车厢与站台的夹缝里。

五名受伤乘客中,肖女士受伤最为严重,髌骨骨折,住院治疗210天。肖女士回忆,她们掉进夹缝后,向站在旁边的列车员寻求帮助,不料列车员却回了句“找车站人员”,无奈,受伤旅客只得忍着膝盖剧痛自己爬上站台,等待救援,而其中一名高中生则腿上流满了鲜血,车站人员不仅视而不见,并且还催促他们赶快出站。“我坐在站台等家人时,多次向火车站工作人员求救,却无一人回应。最后,儿子和其朋友赶到后,在儿子的要求下,火车站工作人员才拨打了120急救电话,从出事到送到许昌公疗医院,耗时1个多小时,后经医生诊断为髌骨骨折。

”肖女士说。住院期间,肖女士曾和该车站工作人员进行联系,想具体谈谈解决事宜,可是肖女士住院210天,直至出院却仍未见铁路部门赔偿。“后来在我多次要求下,兰州站方面,在2010年春节前夕来了几名工作人员,将我叫到了许昌火车站,几名工作人员拿出一堆条款,说即使造成死亡,也只赔付很少一部分。见了2次面后,兰州站工作人员以赶回家过年为由,要求年后继续谈,可半年过去了 ,我再也没有见过兰州站方面来人,也没有和我电话联系过。” 肖女士无奈地说。“铁路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负全责,可我住院210天,铁路部门从未主动慰问过,着实让人很心寒。

不仅如此,自己季节性的生意也因此被迫暂停,老公为了照顾我,从信阳老家赶到许昌陪护,家里的电动车店也被迫关门,经济损失达到10万元以上。这次意外,不仅是金钱上的损失,精神上和身体上也受到了摧残。虽然出院已经半年了 ,但腿部膝盖仍然时有无力和酸疼,以前我外出做生意,跑再远也不感觉到累,但现在上几层楼就需要家人搀扶。” 肖女士称。据了解, 直至2011年7月份,许昌站的人员才与肖女士取得了联系,称兰州站表示只赔付3万元,如不接受,可到铁路法院起诉。近日,记者就此事采访郑州铁路局许昌站,该站相关人员称,站里和受害人进行了多次协调,但由于受害人要求赔偿数额太高没有达成协议。

事故应该由兰州站赔偿,许昌站只能先垫付赔偿,年底再与兰州方面结算。“根据上级答复,这个事故除治疗费外,最多赔偿3万元,如果受害人不同意,可以到法院起诉,但别超过一年诉讼时间,这已经告知受害人。”这名人员称。受害者质疑,自己受伤是铁路人员不按规程工作而导致的,且已认定是铁路部门全责,但为何迟迟得不到公平的赔偿?况且,一位普通的老百姓被指定要求与有号称“铁老大”的铁路部门对簿公堂,这样的调解方式,无疑是让一个“矮子”去与“巨人”较量,铁路部门赔偿咋就这么难? 记者发稿时,又与兰州铁路局客运段有关人员取得了联系。

客运段有关人员表示,由于赔偿数额分歧太大,导致事件迟迟没有得到解决,不过,他们将尽快安排相关人员解决此事。(完)。

人员 嫌疑人 派出所

上一篇: 男子疑妻与人有染 “捉奸”路上暴打路人

下一篇: 山东泰安一村庄21个传销窝点被端 15小伙通铺裸睡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1.26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