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明确"小高考"前高中不分科 专家:应降低难度


 发布时间:2020-09-23 10:14:09

获奖论文八百零六篇,不仅数量空前,质量也超过历届。本届科报会确立的论文重点是“贯彻中央七号文件,保证学生每天一小时、开展阳光体育运动、提高体育课教学质量”,与当前学校体育改革热点相符合。组委会介绍,多数论文紧紧围绕着阳光体育运动、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改革等热点和难点展开研究,相关论文占总数百分之五十五。科报会论文从法学、社会学、心理学、管理学、信息技术应用等不同学科角度研究学校体育,突破传统领域;研究视野宽阔,有关学校体育理论、校园体育文化、课外体育活动、课余体育训练与竞赛、农村体育教育等方面的问题,都受到广泛关注。从获奖的论文来看,绝大部分论文作者都是结合自身工作实践开展科研活动,一些好的研究方法因此得到真正的理解和应用,使研究成果更加生动、鲜活,贴近教师生活实际。同时,体育科研总体水平也有所提高:选题新颖、重要;研究方法适当、丰富;研究过程规范、完整。

参评的专家认为,这些科学、创新的研究成果对进一步推动全国亿万学生阳光体育运动的开展,提高学生的体质和健康水平,促进广大学生身心的全面发展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作客“两报一网”全国两会北京直播室,对这些问题一一解答。谈素质教育:过程非常困难正在逐步回归 我省推进素质教育已有一年多,张志勇这样形容自己一年来的感受:非常困难!如何把教育从应试教育的泥潭里面往外拔,这是一个极大的挑战。“但改革在深化,教育发展规划已经启动,山东的教育正在逐步回归。在课改方面,今年将要开设更多的国家选修课程和校本课,同时将启动标准化学校建设。”张志勇说,我省将继续坚定地规范办学行为,如果不切断“时间+汗水”、加班加点这样一条应试教育的道路,就没法开辟一条尊重规律、依靠科学的素质教育道路。不堵住歪门邪道,光明大道就没人走。“素质教育推进,也给教师的职业道德和专业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张志勇称,“所以我们现在既要解放学生,给他们自主发展的空间,也要解放老师,这样才能更好地教育孩子。” 谈教育理念:考虑远一些离孩子近些 张志勇说,自己每到高中学校,经常问学生,“你每个月零花钱多少、吃饭多少、学费多少?你知道这些钱父母怎么挣来的吗?很多人不知道,回答说没钱了就跟父母要。

” “你说让他去感恩,他如何感恩啊?现在孩子和父母之间的沟通非常困难,越来越有隔阂。家长非常苦恼,彼此的共同生活空间越来越少,也不可能形成什么共同语言。” “我们的孩子现在对学习没兴趣,有逃避心态。所以我们节假日、双休日、晚自习不让老师统一上课,不是不让孩子学习,而是让孩子更好地学习,更好地发展,更有竞争力。”说到这,张志勇情绪有些激动。“以前,高中学生正月初五就到校,家长认为这是正确的。你现在推到正月十六上课,家长说你不对。错误的当成正确的,很多东西都已经扭曲了。”张志勇说,学校教育代替、包办所有的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带来了非常严重的恶果。“我在博客里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离孩子越近,离真正的教育越近》,办好教育,只要为孩子们考虑得远一些,为老师们考虑得远一些,为学校考虑得远一些,为自己考虑得远一些,就足够了!” 谈高中分科:文理分科扭曲国家教育政策 前不久,《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面向社会征求意见,其中取消文理分科话题,引发了广泛热议。

对此,作为该纲要编制组专家之一,张志勇认为,这个话题的炒作和讨论,存在原则和认识上的五大误区。“从国家的教育政策来讲,没有允许过文理分科。文理分科是应试教育的产物,是扭曲了国家教育政策的产物。” 张志勇说,“这个问题不是一个是不是应该取消文理分科的决策问题,而是一个需要严厉制止的问题。现在大张旗鼓去讨论,会产生极大的社会舆论混乱。” “其二,国家新课程改革关于普通高中课程方案的设置,明确要求高中不能文理分科。因为普通高中首先是国民素质教育,这个性质本身就决定了不能够学文不学理、学理不学文。打个比方,食品添加剂的问题,我们多少人知道这里面的道理?这样一些基本的科学基础,文科的孩子需要学。我们中国公众的科学素养跟国外比差距太大了,关键在哪儿?我们的教育里面,把文和理在高中阶段就截然分开了。” “第三个需要澄清的误区,就是不允许文理分科,并不意味着孩子每一门课程都要平均用力。”张志勇说,高中课程架构里面,是允许选修的。

从2008年入校的高一新生开始,在高二年级将加大选修课程。在第二学年末之前,不能强迫孩子去学文、学理,不能搞文理分科。” “第四个误区,就是有人认为取消文理分科,学生负担就要加重,这是非常简单化的思维方式。学多少门课程和学习负担之间没有必然的关系。练十项全能的运动员锻炼时间不会是百米运动员的十倍,这不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吗?积极主动地学习,丰富地学习,有兴趣地学习,没有负担过重之说。” “还有一个误区,现在我们把高考改革看作是学校文理分科的一个前提,其实这个也不能等同。高中课程的科目设置永远不可能和高考对等起来。因为普通高中教育,它兼顾了国民素质教育和升学预备教育,我们不能够把高中办成高考训练班。” 谈问责制教育问责:对象今后将“升级” 我省自去年开始推进素质教育规范办学行为以来,已经有数名校长因违规受到了处分。张志勇透露,问责制度的实施,是推进教育执行力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机制和手段,今年问责的力度会更大。

“2008年我们有些校长受到了处分,这是我们所不愿看到的,但是违规必须有人承担责任,这是一个基本的教育行政原则。”张志勇说,在2009年度全省教育工作会议上,省政府领导强调指出,将加大教育行政问责的力度,哪个地方反复出现违规办学的行为,不能把眼睛光盯着校长,问题出得多了,那这个地方的教育行政者和政府要负责,这方面,将会是教育问责的一个新的突破。谈建议关注:多个方面都与教育有关 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张志勇每年都会把一些教育方面的建议和意见带上两会。那么今年他的建议是什么? 张志勇说,今年自己准备的建议都与教育有关。“应该警惕中小学校长、教育局长官员化及非专业化的难题,实现教育家办学。” “所以我提了一个建议,就是要关注教育家办学的制度建设问题。尽快改革校长、教育局长的任用制度。那么教育家来源于哪里呢?来源于对教育有情怀的人,来源于对教育有认知的人。他本身是一个教育内行,然后才有可能把教育办好,把教育管好。

” 普通高中的发展问题也是张志勇关注的重点。张志勇介绍,目前各地对普通高中的财政投入,大都不足高中教育总投入的50%。投入不足使得各个高中大力争生源,其背后有很多利益链条。此外,关于教育考核机制、问责机制等方面的建议,张志勇都准备带到大会上去。(温涛)。

分科 文理 学生

上一篇: “大学生农民工”带来新课题:收入不高 心理落差大

下一篇: 哈尔滨严控“中考”政策性加分 实行交叉审批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37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