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交大与工信部等签约 将设云计算软件工程硕士


 发布时间:2020-09-23 11:26:06

3000人考研,缺席者超过五分之一 找到工作的,拿到高薪的,怕耽误青春的……都弃考了 一年一度的研究生入学考试昨天考完了。在为期3天的考试中,(浙江)金华市招生办有这样一个统计:报考人数为3000人,比去年增加了500人左右。但是,缺考人数却有700多人,这个数据超过今年考生总数的五分之一。到底是考研赶上春运了,还是应了微博上调侃的段子:“新不孝有三,学文、考研、没对象。” 相比文凭,应届生更看重实际经验 上海财大浙江学院这一届有700多毕业生,其中只有30多人报名了研究生考试。

总数已经少得可怜,更别提有人缺考。一位姓边的应届毕业生学的是国际贸易,他是学校30多个考研生之一,但最终也没去参加考试。“当时报名只是为了保底,要是没有找到工作,还能有个去处。”不过,他现在已经在宁波的一家大型外贸公司找到了工作,晋升空间也不错。“我们这个专业,实际工作经验比研究生文凭更有用。如果未来真想深造,机会也很多。”边同学看得很开,他还说,研究生毕业压力更大,也不见得能跑好业务。上海财大浙江学院的许老师表示,像会计、财务、贸易这种经管、金融类专业现在找工作比较容易,薪水也不错,所以选择考研的学生比较少。

“另外,考经济类专业的要考高数科目,相当有难度,不复习根本考不过,这也是有些人放弃考研的原因之一。” 两次弃考,她说“青春不等人” 汤溪女孩傅婕,今年是第二次报名参加考研,但也成就了她的第二次弃考。她是宁波一所高校新闻专业的往届毕业生,现在在金华的一家食品公司里做企业宣传,这次考研本是想回炉深造。“毕业那年报过名考研,但因为找到工作了,就没去考。这次是感觉工作太累,想去读书,换个心境。”可最后,她还是做了逃兵。原因很简单,就是身边读研的同学各个都在向她抱怨,研究生出来也很难找工作,等三年读完年纪也大了,找到工作以后,也不见得工资比本科毕业的多多少。

“这两天看微博段子里说,新不孝有三,学文、考研、没对象。再去考研就真不‘孝’了,青春不等人,还是先熬个经验和资历再去读个在职,压力也会小很多。”傅婕说。(记者 周勤 实习生 傅颖杰 陈威)。

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高校学科专业的结构合理与否。高校热门专业不一定是就业热门,大学生就业难一方面反映了大学生的就业能力,另一方面折射出高校专业设置的缺陷,专业人才的产出与岗位需求不成比例。葛剑平建议,政府应根据产业分类和主导产业发展的实际,保证冷热专业均衡发展。对于热门专业,要适当加以规模控制,对于农业、能源等冷门专业,要通过降低学费标准,为学校提供冷门专业补贴等手段,确保冷门专业人才的培养满足社会需要。观点2 就业难不能怪学生 全国人大代表、东南大学校长易红 “大学生就业现在是大家关心的热点话题,一定程度上与学科设置不合理是有关联的,对高校专业设置依据社会需求进行调整是有必要的,不过我认为,目前要解决大学生的就业问题主要还是要靠政府的政策引导。”全国人大代表、东南大学校长易红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有很多人认为,大学扩招之后学生人太多,岗位少,但他不这样认为。与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的大学生比例并不多,我们每年的毛入学率才20%左右,远低于发达国家,我们2020年的目标是要将大学的毛入学率提高到40%。之所以就业难,还是因为就业不平衡,有的地方缺人才,比如县级、乡镇的基层单位,却招不到大学生。

“这不能怪学生,应该是政府的引导问题,”易红说,现在政府也开始出台各种政策了,比如引导学生去乡镇工作,给予补贴,还有让高校、科研院所从科研经费中抽出一些用于招聘毕业生做合同制科研人员,等他们找到工作后再转岗,这些都是政府主导的解决就业的手段,这些手段综合运用起来,相信就业难的问题是能够解决的。观点3 专业与就业的脱节不是现在才有 全国人大代表、民盟中央委员、中国矿业大学副校长、研究生院院长、博导缪协兴 “如果按照过去的人事分配制度,国家计划招生培养,毕业了按培养计划分配工作,大学生就业当然没问题。不过,现在本科生大幅度扩招,一开始几年市场还能吸纳这些扩招的大学生,可是几年下来,市场需求饱和了,大学生的就业问题就突显出来了。” 缪协兴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坦言,事实上,大学生的就业问题并不是才出现的,只是现在世界经济和中国经济都进入了一个低谷,这个问题就被放大了。他很支持北师大的葛剑平副校长的观点:大学专业设置调整势在必行。他说,我们现行许多专业设置都是在过去计划时期确定的,根据教育部的专业目录而来,而且国内许多高校的专业设置几乎都一样,教材也基本相同。

现在市场经济对人才培养有了新的要求,可是高校要想根据需求设置一个专业却很困难,“要不然,你看去年某个高校新增一个专业,连新闻联播都要报道,可见社会的需求多么强烈了。作为高校的管理人员,我真的希望如何办大学应该交给大学自己来管理,政府应该多放放手。” 缪协兴认为,高招时就应当淡化专业的选择,像国外的许多大学那样,本科阶段前两年应当主要加强学生的通识教育,不要把专业定得太死,而应当启发学生本身的特长,给他提供一个寻找自己职业方向的空间。缪协兴拿自己的学习经验鼓励大学生:“我自己大学时学的力学,后来转而从事采矿科学研究,我们的大学生应当转变择业观念,不要在某个专业上绑死了,学校也应该提供这样的平台,为学生提供专业转向的平台,适应能力提高了,各方面知识具备了,说不定能取得更大的成功。” (本报特派记者 石小磊 刘璞) 话题人物 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朱永新: 高考改革将是教改核心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朱永新是历年两会上记者追逐的焦点人物。昨天下午,朱永新出现在江苏团驻地接受媒体集中采访,一进门他就给记者们每人送了一本书《科学发展观与中国教育改革》,“这是今天上午刚刚出版的,我关于教育改革的意见都写在里面。

”提到教育部正在就中长期教育改革纲要征求意见一事,他认为,中国的教育改革应当“重症用猛药”,并断言高考改革一定是这次教改的核心。日前教育部征求意见中发现,对于取消文理分科,有54%的网民表示反对,不过朱永新还是认为,不是大多数人支持的就是对的。“网上骂我的人太多了,因为他们担心会进一步加重孩子负担,会6门变9门,有人说,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也来试试看呢。我说,家长的这种担心是可以理解的,但并不是对的。世界上有几个国家是文理分科的?这说明这个问题是可以解决的。当然,关键就是要改革高考制度,取消高考的文理分科,才能取消教学中的文理分科。” 另外一个反对文理分科的观念是,“术业有专攻”,早一点分科,有利于培养专门人才。朱永新说:“我觉得这也是不对的,人的职业取向是在不断变化之中的。我经常以钱伟长举例,钱伟长是我们苏州中学毕业的,当年他是以文史第一的成绩考入苏州中学的,文科特别强,可是他后来上大学二年级时转到了物理学科,最后成了出色的物理学家。” 谈到“高考指挥棒”,朱永新向记者指出,高考改革一定是这次教育改革的核心内容。“我们的高考改革必须要为素质教育开道。

”他提出了四种改革途径,一是可以变一次考试为几次考试,让学生选择最好的一次成绩作为评价标准。二是降低学业难度。“我们的孩子现在学的东西太深太难,离生活太远了。”他还建议,可以分类别考试。比如重点高校、省属高校、民办高校分开考试。三是减少考试科目。四是加入综合评价,光学习好不行,还要参加各种社会事务。(本报特派记者 石小磊 刘璞)。

专业 硕士 领域

上一篇: 贵州政协委员:中等职业教育需更多"双师型"教师

下一篇: 国开行助四川寒门学子圆大学梦 累计贷款3.34亿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3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