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春节带简历走亲戚 欲为毕业求职搭桥铺路


 发布时间:2020-09-23 04:39:18

一个题为“外地复习班的惨痛经历”的帖子在北大未名BBS上发出,当天就被顶上“十大”之首。网友“小布丁”在帖子中叙述了他们4名同学被招聘去河北省望都县,担任暑期培训班教师的遭遇,“当看到那个教室的时候真是觉得没救了,房子是毛坯屋,民宅,去的时候还在施工,没门、没窗、没水、没电、没厕所,没粉刷,楼梯还没有栏杆……” 4名“老师”只待了3天,招生还没结束,就坐火车回到了北京。“当时觉得自己特像电视剧中逃出来的被拐妇女一样……希望以后去这种外地补习班的同学一定注意,也算给大家提供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了。”200多条跟帖中,同学们充分表达了对几名同学的同情和对培训班组织者的义愤。8小时后,培训班组织者回帖,“3个北大的,1个清华的,就这样走了,如何对得起今天早上7点钟就赶过来的100多个家长和学生?”他还公布了自己的姓名和联系方式。他并不是一位专职的“老板”,也是一名北大在校学生,即将攻读考古文博学院研究生。暑假到来,各种培训班随即出现,不少大学生也捕捉到教育培训的商机。大学生究竟该不该参与教育培训?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腾讯教育频道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1001人参加),65.7%的人赞成大学生办暑期培训班,21.5%的人持相反态度,还有12.7%的人表示不好说。

暑训班是大学生自主创业的好途径吗 7月15日,记者联系采访了培训班组织者、北大研究生周利军。老师们的集体“出逃”并没有影响他对培训班的坚持。他很快又招了1名当地的大学生当教师。如今培训班已招到28个学生,这个招生量已大概够他保本,足够支付房租加上老师的工资。近年来,教育部连年发出通知,要求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和中小学校不占用学生法定休息时间加班加点或集体补课。但在高考指挥棒下,学校组织补课的减少反而为校外的培训班创造了空间,也为不少大学生进军教育培训市场创造了相对宽松的环境。望都县暑期培训班也是周利军自主创业的第一步。早在4月,他就在这个县做了市场调查,“我原来在县里干过,觉得县一级的教育资源特别匮乏,基本都是当地几个老师办的培训班,质量都不高。”他的调查还发现,这个县的培训市场竞争相当激烈,但都在小学这一块儿。初高中,尤其是高中这一块儿不多,“并不是没有需求,而是当地老师水平有限。所以有较大的发展空间,我希望能在教育培训领域闯出自己的事业。” 调查显示,35.5%的人认为大学生办暑训班,满足了应试教育体制下人们对于暑期培训的需求;37.4%的人认为这可以为一些教育次发达地区补充优质的教育资源。

重庆师范大学大三学生廖竹最近一直在给自己的培训班做招生宣传,“我家里条件不太好,希望能在暑假里通过办班凑够下学期的生活费。” 对于清华大学研一学生王帅来说,办暑期培训班仅仅是为了锻炼自己。去年暑假,他回到家乡山东莱芜开办了一个培训班。“做家教、兼职,只是出卖劳动力。办培训班的过程对我的语言表达能力、人际沟通能力、吃苦耐劳的精神都是很大的锻炼,也让我加深了对社会的了解。” 调查中,64.8%的人认为办暑训班能使大学生在实践中增长知识和社会接触能力;57.2%的人认同这给大学生提供了勤工助学的机会,缓解了经济压力;51.5%的人将这视为大学生自主创业的一条途径。安徽宿州灵璧县初三学生胡智强,之前一直在当地老师开办的补习班中补课。但这个暑假,他选择了一所大学生办的培训班。“他们像朋友一样,总会告诉我们一些大学里发生的新鲜事。而其他补习班的老师,总是板着一张脸,上完课就走,对我们的关心也不够。” 一些家长也对大学生这个充满活力的群体进入教育培训领域满怀期待。陕西省宝鸡市凤翔县家长王乖琴说,她更愿意把上高一的儿子送进大学生开办的培训班。因为这些培训班不仅价格相对便宜,而且大学生的知识比较全面,不仅局限于考试,同辈人之间的交流也会更亲切。

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副教授吴小刚认为,中小学补习班在很多国家已发展为一个产业,但在中国还没达到很成熟的程度。他认为,大学生在踏入社会之前尝试办培训班,是把社会需求和大学生的优势结合起来,是他们接触社会的一种很好的方式,对大学生以后的求职和自主创业都有一定的帮助。哪些地区最需要大学生帮助开设暑训班 河北省望都县东黑堡中学初二学生辛聪乐,是周利军的暑训班的学员。他选了化学、数学、外语三门课,学费980元,这相当于一家人一个月的收入。他每天一大早都要骑1个多小时的车来到县城上课,“要是这样的培训班能办到我们村里就更好了。” 对于农村孩子的愿望,周利军却坦言尚无这样的打算,“我也曾到村子里做招生宣传,但效果不好。有的人交了订金后来又拿回去了,几百块的培训费对一些农村家庭来说确实挺难承受。我很心痛,但这不是我现在能解决的事情。” 王帅也表示,其实农村的孩子更渴望学习。但对于他们这些小培训班来说,农村学生很分散,不好组织,如果学生太少,投入的成本可能就收不回来。哪些地区最需要开设暑训班?教育次发达地区成为首选:20.5%的人选择了农村;接下来是“郊县、乡镇”(19.9%)和“小城市”(18.4%),认为大中城市需要开办暑期培训班的比例仅为15.0%。

50.9%的人希望鼓励大学生到教育次发达地区开展教育培训会。在开班之初,周利军曾担心自己的培训班会作为“黑机构”被勒令关闭,但一路下来竟无人来查。作为家长的王乖琴说,大家并不在意大学生暑期培训班没有牌照,“办班的大学生大都是本地人,大家都知根知底。” “管理在这儿存在一个死角,出现了中小学、大学、教育行政系统三不管地区。这是一种市场行为,但需要通过政府部门的监督、学生家长的判断、大学生自我意识三方面共同努力规范。”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钱民辉说。混乱的教育培训市场也让公众存有疑虑。调查中,39.2%的人认为大学生办暑期培训班是短期行为,效果没法保证;37.9%的人担心大学生经验不足,管理混乱,甚至缺乏安全保障。40.9%的人期待当地政府、学校与一些重点大学加强合作,34.0%的人希望大学生培训尽量做到持续稳定,避免短期行为。钱民辉表示,教育并不完全是为了升学和考试,还涉及道德、公民素质等方面,要经过专业的培养和考核,才能具备教师资质。很多大学生自身还不具备教师资格就办培训班,实际上是把自己获利的风险转嫁到了接受培训的孩子身上。调查中,40.2%的人希望工商部门和教育部门出台具体政策,增加监管力度;28.9%的人主张由社会力量如NGO组织进行组织引导。

也有28.3%的人坚持让大学生参与到教育培训市场的自由竞争中去。(实习生 龙腾飞 记者 黄冲)。

走亲戚 大学生 毕业

上一篇: 国开行助四川寒门学子圆大学梦 累计贷款3.34亿

下一篇: 贵州政协委员:中等职业教育需更多"双师型"教师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41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