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校园不准别人摸私密处新规是性教育进步


 发布时间:2020-10-20 18:18:50

再过两个多月,今年高考考生将开始填报志愿。本市高考志愿填报方式今年有所调整,由过去的“小平行志愿方式”调整为“平行志愿组方式”,一志愿首次可填报两所学校,二志愿可填3所学校。昨晚,高考志愿填报专家韩旭做客北京城市广播《教育面对面》时介绍,一志愿为平行志愿虽然可降低填报风险,但如果填报不合理,仍有落榜可能。此外,一志愿平行,将使报考名校的考生有所增加,这将加剧名校竞争的激烈程度。部分高校不再预留二志愿 以往,为录取高分考生,部分高校预留二志愿招生计划,专门招收冲击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名校未果的高分考生,伴随着一志愿改为平行志愿,这些高校今年可能不再预留二志愿招生计划。据市考试院介绍,今年的志愿填报方式为本科一批、二批、三批志愿设置仍为两个顺序志愿,但每批次第一志愿由过去一所学校变为两所平行学校,即一志愿A和一志愿B;第二志愿为三所平行志愿学校;本科提前批志愿仍为两个顺序志愿,每个志愿填报一所学校。各批次每个志愿学校可填报的专业志愿数由以往的5个调整为6个。据韩旭介绍,一志愿平行,一定程度上可降低报考风险,减轻学生压力,一志愿录取率也将会增加。一志愿增加了志愿学校B,也给了考生更多的选择。预计那些以往预留二志愿计划,专门接收高分考生的高校将被不少考生选为一志愿B学校,因此二志愿预留计划已没有意义。

预计北京邮电大学、北京化工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等高校今年将取消二志愿预留计划。平行志愿投档也有先后 虽然一志愿可填报两所学校,降低考生报考风险,但如果填报不合理,一志愿中A学校和B学校没有拉开档次,仍然有高分落榜的可能。因为平行志愿也有投档先后顺序。据韩旭介绍,虽然一志愿平行,但考生档案也有可能投不出去,此前施行平行志愿的山东就曾有这样的案例,高分考生报考几个学校都没有被录取。一志愿平行的模式下,投档仍有先后顺序,一般会遵循学生的志愿,先投一志愿A,由于学生是一次性投档,考生如果不服从专业调剂,被志愿A退档,也不会再顺序投档到B学校,而是落入二志愿录取。因此志愿专家建议,考生尽量报考学校时选择服从专业调剂。由于今年是第一次实行一志愿平行,以往高校的录取成绩、考生排名等参考价值降低,这也使很多家长纠结。北京四中一位家长向记者抱怨,往年只需要参考往年排名,选择一所学校就行,今年还得考虑两所学校,一志愿B选择分数低的学校担心孩子吃亏,选择好学校又担心接不住。记者采访中发现,家长们一般有两套方案应对“梯度”,一志愿A选择“冲一冲”的学校,B选择目标学校,或者一志愿A选目标学校,B选择托底学校。有专家分析,第一方案不允许考生有失误,第二方案相对比较安全。

韩旭建议,如果考生成绩比较稳定,一志愿两所学校的分差可拉得小一点,如果平时成绩浮动变化大,那么B学校必须与A学校拉开分差。研究高考政策多年的高考专家晨雾则建议考生,选择一模、二模考试中最差的一次排名,来选择一志愿B学校,更安全一些。专业分差将缩小 据韩旭分析,从全国其他地区实行平行志愿结果来看,由于报考风险降低,报考名校的考生有所增加,将加剧竞争激烈程度,录取分数也可能会提高。此外,高校录取学生的高考成绩也将呈现“扁平化”,即一个学校录取的最高分和录取的最低分分差缩小,这直接影响专业录取的分数级差,以往三五分差一个专业,现在可能一分就差出几个专业。由此导致考生填报专业难度增大,考生填报时更应填写服从调剂,以提高录取的成功率。(记者 任敏)。

北京市出台的2011年“小升初”政策,坚持了“免试、就近入学”的原则。但是,据记者了解,北京市“小升初”的实际状况却乱象丛生,一方面,家长们并不买“免试、就近入学”的账,另一方面,通过“共建”、“条子”等不公平的方式让子女入学的大有人在,社会上的“占坑班”、培训班屡禁不绝。一直以来,公众批判质疑之声不绝于耳。近日,21世纪教育研究院负责人,北京理工大学著名教育专家杨东平领衔的课题组综合各种途径的调查,对当前北京市“小升初”的择校乱象做出一些揭示,并进一步分析了原因。记者获得了该课题的一些核心成果,同时对小升初乱象进行了采访。

“金坑”、“银坑”、“土坑”和“粪坑” 目前,北京“小升初”的渠道可谓五花八门,主要包括“共建生”、“条子生”、“占坑班”、推优、特长生等,这些渠道,除前两种外,不仅加重了家长孩子的负担,更催生了校外培训的利益链条。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学生与家长在此链条上终日疲于奔命,家长苦不堪言不说,而最大的受害者还是学生。对此,杨东平直言:“小升初”乱象带来的最大危害是对小学生创新力的挫伤与社会价值观的扭曲。所谓的“占坑班”,是指公办重点学校自办或与社会机构合办、面向小学生的学科培训机构,可从中选拔优秀学生升入本校初中。

一般名校都有自己对口的培训机构,只有进入这些机构就读,才有可能将来被“点招”进入该名校,名为“占坑”。记者了解到,很多小学生从3年级起就要经考试进入培训学校,此后数年,经过不断考试、筛选、排位,只有在6年级时排名最靠前的一部分学生,才能进入重点中学。于是,对名校的竞争成为“坑班”排位的竞争。为了不被淘汰,小学生们往往需要参加更多的培训班,甚至跨年级培训。激烈的考试竞争、沉重的学习压力、高额的培训费用使得学生和家长苦不堪言。课题组调查发现,90%以上访谈的家长们认为“占坑班”是北京市“小升初”的“头号天敌”。据了解,“占坑班”还分“金坑”、“银坑”、“土坑”和“粪坑”等不同类型。

所谓“金坑”,是与最顶尖的中学关联性最大的培训班,不上该培训班就不可能通过“点招”被录取。“银坑”学校的知名度、录取力度次之。“土坑”指的是一般重点校的培训班;“粪坑”则是与重点中学升学、录取没有什么关系,是需要提防的陷阱。“小升初”家长关心的主要是“金坑”和“银坑”,为了扩大被重点中学录取几率,往往要让孩子同时占好几个坑。课题组调查发现,“占坑班”所开设的高难度课程,已经构成对小学生身心健康的危害,所收取的高昂费用更是让家长不堪重负。调查结果显示,90%以上的“占坑班”家长每年所花费用在8000元以上,多数“占坑”的学生都会选择2~3个左右的“坑”,而“坑班”费用仅是“小升初”花费中较小的一部分。

“坑班”成为名校通过考试选拔生源的主要通道,名校无需自己组织考试招生,从而规避了政策风险。而相对应的是,无数个家庭在周末、寒暑假疲惫奔波于京城各个“坑班”之间,加重了学生和家长的负担。特长生是北京市“小升初”市、区两级教育部门所规定的最“名正言顺”的择校渠道,考生可报考2至3所学校,被录取后不能再选择其他入学方式。特长生包括体育特长、艺术特长、科技特长三类。这一政策掀起了家长为升学而“造就”特长的风气。为了获得这些证书,许多学生从三四岁就开始进行各类的训练,不断参加各种比赛。而近年来,特长生的考试也开始变味,一些学校打着招特长生的幌子,实际则在进行奥数和英语的考试。

“共建生”、“条子生”和家长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在各种“小升初”的渠道中,相对于各种考试来说,家长认为最不公平的就是“共建生”和“条子生”,一些单位通过和某些重点学校建立“共建”关系,让本单位的职工子女可顺利进入重点学校;一些家长通过特殊社会关系,花钱让孩子获得重点学校的入学机会。杨东平认为,此类入学方式,赤裸裸地侵犯了教育公平,严重扰乱了义务教育的正常秩序。“条子生”大部分来自各种各样社会关系,据对部分中学校长和家长的调查,重点学校的“条子生”一般占当年招生人数的8%~10%左右。在升学季节,名校校长总能收到众多条子而难以处置。

某校每年会设立一个临时机构,叫“条子办”。一般来说,每年春节前后就开始“条子生”的工作,学校会采用各种灵活手段招收这些特殊学生。如果学生本身有推优、特长生测试资格,那么就可占用这个名额;如果学生本身不具有这些资格,则占用“共建”名额。有些热门学校的因“条子生”太多,还暗中采取单独出题考试的办法。实际上,目前的择校竞争已蔓延至“幼升小”。“幼升小”是幼儿园或学龄前儿童升小学的简称。杨东平介绍,北京市的“幼升小”在几年前还不是一个突出问题,随着近年来“小升初”择校热的蔓延,以及出现“入园难、入园贵”的问题,“幼升小”的择校竞争也变得异常激烈和复杂,与“小升初”类似,也出现了以权择校、以钱择校、考试入学、乃至“共建”等多种方式。

一些有钱的家长花钱捐赠学校让孩子成为“择校生”,一些教师反映,有些“择校生”根本批评不得,稍微批评一下,孩子竟会说:“这学校的空调是我家安装的……” 为了让孩子能够进入“优质学校”,家长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择校成为整个家庭人力、物力和各种社会关系的总动员。有权势的家长们通过各种途径递条子、拉拢与学校的关系,普通家长则不惜抛重金带着孩子奔波在“金坑”、“银坑”之间,不惜牺牲孩子的身心健康。全家人的生活都围绕着孩子的考试、获奖、评优,耳提面命地训诫孩子,误导他们形成分数至上、名校至上的功利主义价值观。

一位技术精英在跑了半年还是没能让孩子如愿以偿就读优质学校,他哀叹:“真怀疑自己当年的选择,现在没有一官半职,无法为子女的升学尽力。”记者 车辉。

学校 部位 社会

上一篇: 77名委员联名提案:暂停在教师中实施养老金改革

下一篇: 人大代表:就业并不困难 大学生需改变择业观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0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