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普通高中总共将录取3.5万人


 发布时间:2020-10-27 05:08:38

教育部日前发布《规范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调整的意见(征求意见稿)》。意见稿强调,坚决制止盲目撤并农村义务教育学校。要统筹考虑城乡人口流动、学龄人口变化,以及当地农村地理环境及交通状况、教育条件保障能力、学生家庭经济负担等因素,努力满足农村适龄儿童少年就近接受良好义务教育需求。意见稿指要求,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要适应城镇化深入发展和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新形势,统筹考虑城乡人口流动、学龄人口变化,以及当地农村地理环境及交通状况、教育条件保障能力、学生家庭经济负担等因素,充分考虑学生的年龄特点和成长规律,处理好提高教育质量和方便学生就近上学的关系,努力满足农村适龄儿童少年就近接受良好义务教育需求。意见稿指出,要坚决制止盲目撤并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多数学生家长反对或听证会多数代表反对,学校撤并后学生上学交通安全得不到保障,并入学校住宿和就餐条件不能满足需要,以及撤并后将造成学校超大规模或大班额问题突出的,均不得强行撤并现有学校或教学点。已经撤并的学校或教学点,确有必要的应当恢复。意见稿提到,规范农村义务教育学校撤并程序。确因生源减少需要撤并学校的,县级人民政府必须严格履行撤并方案的制定、论证、公示、报批等程序。

要统筹考虑学生上下学交通安全、寄宿生学习生活设施等条件保障,并通过举行听证会等多种有效途径,广泛听取学生家长、学校师生、村民自治组织和乡镇人民政府的意见。学校撤并应先建后撤,保证平稳过渡。撤并方案要逐级上报省级人民政府审批。在完成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专项规划备案之前,暂停农村义务教育学校撤并。

郑州市环保局传来好消息:郑州外国语学校和中牟县第一高级中学被环保部授予国际生态学校荣誉称号,这也是我省学校首次获此荣誉。这两所学校严格实施国际生态学校的要求,建立生态学校委员会、开展环境评审、制订行动计划、监测和评估、与课程建立联系、开展社会宣传和参与、制定生态规章。尤为重要的是,学校在教学中渗透环境教育,在学校运营管理中注重低碳和环保,校园垃圾实行分类回收,餐厨垃圾通过回收机处理为有机肥料,最大限度地减少对环境的有害影响。国际生态学校项目是国际环境教育基金会(FEE)在全球范围内开展的环境教育项目之一。它围绕着学校环境和可持续发展教育的实施,通过鼓励儿童和青少年采取积极的行动,让自己的学校按照环境友好的方式来运行。

目前,我国已有100多所学校获得国际生态学校荣誉称号。③11(记者栾 姗)。

“谁能告诉我下一个工种是什么” 元明今年22岁,对农村青年来说,这是一个尴尬的年龄。在乡下,22岁意味着一个壮劳力。这个年轻人的婚房去年盖好,按照风俗,娶妻生子就在三五年内。不过,听上去他对村里的土地没有依赖。“干什么不比种地强?谁还会回来种地!” 2006年,从山东省平度市一所中专学校毕业的元明开始了自己的打工生涯。这一年,全国中等职业学校的毕业生就业率是95.6%。同一年,中职教育招生规模达到750万人,其中农村生源超过500万。在整个中国,初中毕业生没有进入高中阶段的,主要在农村。3年来,元明有过7份工作,保安、汽车钣金工、治安联防队员、车床工、木工、电工、汽车喷漆工。不过直到如今,他还不知道自己的下一个工种会是什么。如果说这些工作的相同之处,那就是都只有微薄的薪水,没有劳动合同,而且所有的地点都在青岛、烟台等胶东地区,距离老家都不足200公里——“还没出过山东省”! 对中国的农村青少年来说,读书的最大动力是“跳出农门”。但一纸中职学历无法帮元明实现这样的跳跃。2004年秋,初中学历的元明进入中专读特警专业。

200多名同学编为4“排”,练习散打、站军姿、整理内务等。“主要是军事课,文化课是次要的——睡觉也行,没人管。” 在这所学校,学生们等待的是“三证换一证”,用微机、英语、专业等级证书“换”毕业证。根据元明的回忆,这些证书得来全不费工夫。“英语口语考试就是简单的 ‘goodmorning(早上好)’等,笔试给了答案;电脑,还有不会打字的也过了。调皮捣蛋的有的是,学习好的没有念这个学校的。” “为什么念中专?”对于这个问题,元明的回答通常是:“有了中专毕业证书,总比初中学历好。” 2005年冬,元明进入毕业季。这所学校的特警专业“特吃香”,很多用人单位到校招工“都招不到”。“教官说,给你3次分配的机会,如果第一次觉得不行,还可以给你分配。” 与绝大多数同学一样,元明成了一名保安员。一家大型物业公司为他提供了千元的月薪,包吃包住,见习期3个月后正式签约。在他工作的青岛黄岛开发区的那个产业园,上百名保安多数是中职学校学生。可见习期未满,元明就提出辞职。“我们学校去了8个,最后都走了,我不是第一个。也没让学校继续找,我干够保安了。

”“每天只睡5个小时,天天挨冻。丢了一样东西就要开会,被褥必须整齐,起皱就要扣50块,鞋摆不整齐再扣50。” 那是2006年春节,元明还有半年毕业。正月初八,他经同村人引荐,在烟台龙口市做了汽车钣金学徒,月薪只有100元。因为“感觉厂子要黄了”,两个月后他经一名同学介绍,到平度市的一个街道派出所当维护治安的联防队员,月薪400元,2007年春节离职。在此期间,他考取了驾照——如果有机会,可以做一名司机。仍是经人介绍,2007年正月,这名中职毕业生来到莱西市一家汽车配件加工厂,干车床工,还是学徒。这年中秋节后,他又到青岛市城阳区的一家木制品公司,成了一名木工,月薪千余元。2008年春节,他再度辞职,原因是:“我负责组装门,由于全部电脑化控制,没学到技术。” 2008 年,同村人介绍他到即墨市的一家建筑公司干工地电工,月薪1000元。“干工地电工有时晚上干到3点半,第二天6点开始干。整宿蹲着在工地,下管子。”这年11月,他又有了新的目标,在龙口一家汽修厂学习汽车喷漆,月薪不足500元。他听说,出徒之后月薪能达到1500元以上。

记者问他:“你为什么干了这么多学徒?” 他回答:“年轻时你不多换两个,你知道你适合干什么?有几个一干到底的?试试,才知道自己适合干什么。” “你学了这么多技术,哪个是对你有用的?” “我觉得哪个都有用。”“你为什么不去更远的地方打工?”“我为什么要去,不认不识的?”“你以后干什么?”“什么挣钱干什么。”“你理想的工作是什么?” “挣钱的轻快的,就是好工作。一没有技术,二没有文化水平,你说我还能干什么?” “这次你预计干多久?” “我打算干一辈子,不知道有没有那么大的决心——有更挣钱的肯定去。” 2008年开始的全球金融危机,让元明切身感到了寒意。他所在的汽修厂经常遭到客户压款,工人工资于是常被扣压拖欠。不过,当与村里的年轻人在一起时,他很少谈起这些。在他的村子,元明大概有20个同龄人。两个正在读大学,其他的有15人曾在中职学校求学。有的白交了学费,但“觉得没前途”,没去入读。其中有7人从职校毕业,专业有计算机、会计、特警、机电一体化、报关、食品、电子。他们毕业后,都外出打工了。元明听说,有人干上了传销,好几个人无所事事,都在外面“漂” 着。

而他自己,也没有任何积蓄,与父母的期待相去甚远。只有在每个春节,他们才会不约而同回到村里。为了这些实际脱离土地但又艰难立足的子女的前程,长辈们表现得忧心忡忡。可元明这样描述这些年轻人的聚会:“见面后都说大话,站在大街上吹牛,连吹带蒙。”“在一起,从来不谈将来。” (文中主人公为化名)本报记者 张国。

学校 普通高中 武汉市

上一篇: 四川年底将建成乡村学校少年宫3600多个

下一篇: 教育部:高校未向社会公布的计划一律不得安排招生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86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