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训机构拼环境拼装修 宣传内容暗藏三大猫腻


 发布时间:2020-10-30 17:46:42

中国多地传出高考改革的消息。其中,北京的中高考改革方案(征求意见稿)提出:2016年起语文学科分值将由150分提高到180分;英语学科分数由150分减为100分,并实行社会化考试,一年两次考试,学生可多次参加,按最好成绩计入高考总分,成绩3年内有效。除北京外,山东从明年起也将取消英语听力测试。江苏英语将“退出”高考,不再计入总分,而是以等级计形式计入高考成绩,高校在录取时将对英语等级提出要求。虽然北京的方案还在公开征求意见中,但这是高考改革十多年来首次获得难得一致的好评。在某门户网站调查中,超过七成网友对降低英语比重表示支持。原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王旭明在微博中说,“减弱英语教学刚性要求、降低英语考试权重分值,增加母语教学刚性要求和提高母语考试权重分值,应是下一步考试改革方向之一,坚持!” 多年来,在高考“指挥棒”的指引下,中国学生学英语的起步时间已从中学提早至小学、甚至幼儿园。

升学、就业、评职称都要看英语成绩,虽然可能工作内容与英语并不相关。尽管“重英语、轻母语”多年来一直为许多学者特别是国学研究者诟病,但整体并未改观。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程方平表示,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把另一个国家的语言摆在这么重要的位置上,“当英语成为从幼儿园到博士后的噩梦时,英语不得不改。” “在考试招生制度改革未全面完成之前,高考的内容与形式,甚至直接决定了中国基础教育的走向和成效。”清华大学招办主任于涵认为,本轮改革首先拿“过热”的英语科目“开刀”,并且将分数“盈余”投向中国母语科目及体现高校选才需求的综合科目,是非常积极的信号。但降低英语比重能否撬动整个高考改革的难题,甚至对中国的教育变革产生根本性影响,很多人并不乐观。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表示,北京这次推出的高考改革其实主要集中在考试评价上,对于高考的改革来说这仅仅是一小步,高考改革最终目标是让学生和高校都拥有较大的自主性,学生自主地选择高校,高校也不是被动地等着学生来。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也认为,真正“啃硬骨头”不是高考科目改革,而是录取制度改革,这就是按国家教育改革纲要确定的高考改革思路,推进政府放权,落实大学的招生自主权、扩大学生的选择权。“其实,实行这样的考试、录取模式,根本不需特别关注英语科目的改革,因为各校在自主招生中自会根据办学定位、特点提出不同的英语要求,这就让英语教学真正回归本质,从全民‘一刀切’学英语,转变为学生根据兴趣、学业和职业发展选择性学英语。” 也许北京的高考改革方案提出“从2014年起,本科志愿填报实行平行志愿组填报方式,每批次第一志愿为2所平行的学校;第二志愿为3所平行的学校”给了众人一线曙光,但也只是一线曙光。教育改革“应标本兼治,关键是体制要变”是老调重弹,也是金玉良言。于涵认为,考试招生综合改革的推进,既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和决心,也需要基于全局顶层设计、因地制宜分步实施以及坚持不懈扎实推进的智慧和作为,做好“持久战”的准备,做出“攻坚战”的努力。

(完)。

高中和幼儿园的省级评估,以后不再是政府操刀,而是由第三方社会机构承接。昨日,广东省教育厅督导室发布公告,明确“高中省一级学校等级评估”、“国家级示范性普通高级中学评估”和“省一级幼儿园评估”等三项评估工作,将交由具有相应资质的社会组织及市场中介组织承接。教育部门作为行业主管部门,掌握着公办学校等一批教育资源,同时还是学校评级的操作者。裁判员身兼运动员的尴尬身份,不利于评级的公正客观。此次将省一级高中评级交给社会机构来操作,符合“小政府大社会”的大趋势,教育部门管得太多太细,既不利于将有限的行政力量集中到真正需要管理的环节上,客观上也可能压缩了一些社会机构本可大显身手的空间。促进管、办、评分开,有利于政府与社会组织各司其职,理顺关系。在肯定这一变革的基础上,还有一些细节问题值得关注。

根据公告,评估标准可由第三方机构制定,但要经过教育部门审批通过。社会机构评级只是评级主体的转变,真正要体察评级改革有没有起到促进学校建设、提高教育质量的效果,很大程度取决于评估标准如何制定。正如一些业内人士的评价,现行评级习惯于单纯以学业成绩作为评级依据,未来应该考虑多元化评价指标。目前,广州已在中小学阶段提出“教育质量阳光评价体系”,对学生品德发展水平、学业发展水平、身心发展水平、兴趣特长养成、学业负担状况及学生学习动力和师生关系等多方面进行综合评价,这一方式在制定高中评级标准时也可参考。但长远来看,高中评级制度本身还须做出改变,要逐步淡化学校等级概念,而非给学校分个三六九等。人为给学校划分等级,尽管有一些积极作用,但也可能导致大量资源集中在少数学校身上,与教育公平理念相悖。

从2006年起,广州市就不再对义务教育阶段公办学校评估等级,今年初更规定这些重点学校不得挂牌宣传“省一级”、“市一级”称号。尽管高中不属于义务教育范畴,但其公益性毋庸置疑,其中作为主力军的公办高中由公共财政负担,更应该成为实践教育公平和公共服务均等化的榜样,理应避免评级加剧教育不公等的负面效应出现。当然,改革无法一蹴而就,评级权力下放,已朝着教育公平的目标迈出一步,接下来改革的步子还可适当迈大些、迈快些。(张涨)。

机构 英语 沈阳

上一篇: 北大清华师生哀悼玉树遇难同胞

下一篇: 山东:全日制学术型硕士学费不超8000元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72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