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子实习遭单位"揩油" 证券公司要求先开5个户头


 发布时间:2020-10-20 20:01:59

开业近4月,沪上首家大学生“零首付”公司仅做了两笔生意。昨天下午,大学生老板曾虹云在谈到公司近况时坦言,“零首付”优惠政策之外,缺乏税收、贷款、场地等系列配套措施,给创业者带来“隐形”负担。记者调查发现,首批创业的其余5位大学生老板,或多或少遇到过上述问题。他们表示:“自主创业,光靠一家政府部门出台政策还不够。” 自今年2月领到公司营业执照后,曾虹云和他的合伙人文野所在的艾创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共做成两笔生意,光完成第一笔生意,就用了2个月。“公司目前的客户基本都来自高校。”曾虹云的第一笔生意是为大学生创业者制作商业计划书,再帮忙引入风险投资,助客户融资创业。“目前,市场上没有针对大学生创业的咨询公司,我们主要是帮创业者探讨商业模型、项目的可行性,市场还是很大的。”不过,曾虹云强调,主要的创业想法还是由客户提出,公司负责完善细节,并作出一些适当的调整或改进。除创业初期人脉资源缺乏等瓶颈外,缺乏相应政策配套,也是让曾虹云时常犯难的另一重要原因。公司目前在虬江路办公,是曾虹云从学校免费租来的。

“每月光这块固定花销,就能省下至少5000元。”房租省下了,但营业收入5%的税收还得交,没有任何优惠,“公司现在的业务量少,税收只能勉强应付。考虑到两年后要还清10万注册资本,压力确实不小。” 作为沪上首个大学生“零首付”老板,曾虹云坦言,“无本生意”完成了他的一个创业梦想。“但政府能否进一步对大学生创业初期人脉、资源缺乏等困难进行更多扶持呢? ” 记者发现,沪上首批6家大学生“零首付”公司创业至今,除1家公司已还清50万注册资本进展顺利外,其余4位大学生老板,均遇到像曾虹云一样的困扰。朱颖栋创立的上海颖栋服装有限公司,目前注册地在浦东新区乳山路,包括聘请员工、场地租借在内,每月固定支出至少4、5万元。“公司注册地并非科技园区,不能享受园区企业的场地租借优惠,宽带每月租赁2000元,几乎是家用的20倍,工业用电价格也比民用电贵不少。”朱颖栋表示,公司虽在稳步发展,但配套政策不跟上,大学生创业者不能“减负”,加速企业发展很可能就会打折。□晚报记者 冯兰蔺 报道。

由广州暨南大学校友叶惠全、陈俊岭、谢秉政、杨子善、丑建忠发起并投资成立的广州暨南投资有限公司在暨南大学揭牌。公司注册资本3亿元人民币,以股权投资为主,辅佐优秀企业上市,关注高新技术、高成长性的民营企业,并特别关注校友创办或校友推荐的项目。公司盈利后,会将部分收益回馈母校。暨大校董、暨南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叶惠全表示,为了回馈母校,同时鼓励更多校友支持学校建设,激励他们的爱校之情,五位同仁基于共同的暨南人身份走在一起,借鉴国外大学的先进经验,发起创立了广州暨南投资有限公司。该公司立志成为“暨大发展的奉献者、校友文化的践行者、校友资源的融合者、校友事业的助推者、金融创新的求实者”。五位发起人表示,公司盈利后,会将部分收益回馈母校,用于资助品学兼优的学生、奖励辛勤育人的老师,并创立暨大资本营运基地,作为暨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实验室。同时,融合广泛校友资源,助推校友事业也是公司努力的方向。据介绍,之前的校友捐赠,大多以个人或家庭的方式,捐出的大多是本金,缺乏持续性,暨南投资有限公司的成立,正是集合校友力量的一种尝试,希望借助国际先进经验,以投资收益的方式维持捐赠的持续性。

暨南大学授权公司使用“暨南”名号,但大学本身不出资、不参股,不承担市场的风险,公司将以单向的方式(捐赠)与学校发生联系。特意前来出席揭牌仪式的中国国务院侨办副主任赵阳称赞公司的成立是暨南校友回馈母校、支持侨教事业的创新性义举。他表示,暨南投资有限公司的应运而生,将增强校友之间的凝聚力,激励各位校友锐意进取,开拓创新,自觉将个人的发展进步与母校的建设发展、国家的繁荣昌盛紧密结合起来建功立业。完。

朝阳区一出租房内,哈尔滨医科大学(大庆分校 )5名在京实习的大四学生被发现身亡。后经警方调查认定为一氧化碳中毒死亡。今天上午,5名死者家属民事索赔案在朝阳法院奥运村法庭开庭审理,房主、中介公司、热水器厂家和安装单位等7家被告均称没有侵权。据悉,因为这起事故,导致三个家庭成为失独家庭。现场 5家长痛不欲生 5名年轻人的逝去,造成5个家庭的破碎。事情过去已经一年有余,但重提此事,家长们依然声泪俱下,痛不欲生。上午,5位死者的父亲都亲自出席庭审,其中3个家庭如今已成为失独家庭。据家属们讲,这几个孩子都是修习康复治疗专业的,这是一个人才稀缺的行业,因为在校学习成绩优异,才被学校挑选出来送到北京中日友好医院深造,而且不出意外的话,最后都能被北京的几家大医院接收。

当时出租房中一共6名学生,实习生董博因当晚未归而幸免于难。据记者了解,董博原本可以留在中日医院,但因北京成为伤心地,他呆不下去回了老家,如今已在哈尔滨的医院上班。1990年出生的鲁辰宇是独子。庭前,鲁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抹泪说:“家里就这么一个孩子,我今年都50多了,咋整啊?想再要一个也要不了了。”央视上总在播出一个关于失独家庭的广告,鲁父和老伴每每看到都受不了,“这不就是我们未来生活的缩影吗?”鲁父说,鲁辰宇的母亲现在在电视上只要看到儿子那么大的年轻人就不行了,连同事、亲戚的孩子结婚都不敢去。

“我们就是想替孩子讨个公道,5个大学生就这么白白扔在了北京。” 据悉,事件发生后,哈医大已经先期垫付给死者家属每家90万元。事发 排气管破损是元凶 2012年6月,哈医大2009级的6名大四男生到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实习,一起租住在朝阳区樱花园中路3号楼905室。2013年2月4日晨7时30分许,其中5人因一氧化碳中毒死亡,实习生董博因2月3日晚外出未在该房内居住幸免于难。据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刑侦支队技术队现场勘验,出租房内使用的是万和牌JSQ16-8B型8L燃气热水器。在该热水器排气管“连接处两侧各发现一处长1厘米的破损”,另外,“热水器热水管……终端连接到马桶进水管”,“马桶盖上的排水开关呈倾斜状,马桶水箱内无自来水”。

起诉 家属分别索赔百万 共有7家单位及个人被列为被告,死者家属分别索赔百万余元。据悉,案发房屋的房主为赵先生,他委托爱家营公司代为出租并管理,当时,实习生们委托死者之一何淼的姑姑分别与赵某及爱家营公司签订了租房合同,并与我爱我家公司签订了居间合同。房屋内的热水器是房屋中介代房主网购于京东商城,安装时使用的排气管是旧热水器所用,我爱我家公司员工杨某确认“烟管自备”并在安装单上签字验收。家属认为,赵先生作为房主,应该给孩子们提供安全的热水器;万和公司作为热水器的生产商,其指定不具备安装资质的日昌盛公司及没有技能证书的安装工人进行安装,将超过使用年限且有两处破损的排气管安装在强排式热水器上;京东商城作为经销商,放任日昌盛公司违规安装;爱家营公司作为房屋的出租代理人和签约管理人,本应保障孩子们的居住安全;我爱我家公司作为居间人及爱家营公司唯一的股东,安装确认并签字验收热水器,对5人身亡,均应连带承担侵权损害赔偿责任。

据了解, 6家被告申请将租房合同签订者何淼的姑姑何某追加为了被告。辩护 7被告均否认侵权 面对指证,7被告均称没有侵权。据房主赵先生的代理人讲,6名学生2012年6月入住,入住前,中介公司已将热水器换成了崭新的。新热水器安装完后,赵先生还到出租房看过,但他不是专业人士,认为热水器换成新的就没问题了。代理人认为,热水器的管子和抽油烟机的管子是同时安装的,所以管子的新旧程度应该是差不多的。他们这次去看发现,热水器的管子很新,两个管子的差异非常明显,所以他们认为安装时有可能换过管子。我爱我家作为居间方认为,房屋租出后,他们便没有义务去监管,管理是由爱家营公司来负责。

爱家营公司称,为保证热水器的使用,他们在2012年对热水器进行了更新,也积极保障相关设备处于正常使用状态,无论安装还是购买,都是正规渠道正规厂家,而且交付租户时设备是完好的。京东商城和万和公司均表示,售出的商品是新品,而且在有效使用年限内。日昌盛公司表示,他们的安装单上注明烟管自备,并非日昌盛公司提供。何淼的姑姑何某则表示,她只是代为租房,是经孩子们同意的,她还代垫了钱。至记者发稿时庭审仍在继续。(记者 张蕾)。

大学生 小莉 公司

上一篇: 毕业生“被送礼” 事发学校老师澄清称不带强制性

下一篇: 北大启动“燕京学堂计划” 全球招生研究中国学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5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