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拉开了学生距离 作业试卷分层次有无必要?


 发布时间:2020-11-27 10:57:57

广州市约180万中小学生迎来了秋季新学期。除了常规的新生报到、升旗讲话,今年不少学校的开学典礼都融入了文明、环保等元素,给力正在“创文”的广州。今天开学,广州下起入秋以来第一场大雨,记者在署前路小学前看到很多新入学的一年级学生在爸妈的陪同下到门口。爸爸提被子,妈妈拎书包,奶奶也跟在后面不断地叮嘱。在门口,全家还冒雨进行了大合照。高年级的学生代表则在门口迎接,不过,有些一年级学生就显得有点胆怯,不敢独自去上课,而有的学生则显得很成熟,使劲摆手让爸妈回去,免得给同学看到。因为大雨,让各个学校精心准备好的开学典礼“泡汤”了。

于是不少学校把开学典礼改在室内举行,通过视频进行升旗仪式,听学校领导讲话。尽管不能全校大聚会,但不少学生都表示挺喜欢这种形式的,因为不用站在烈日下暴晒。“低碳风、少年从、时常讲、记心中……”文德路小学的开学典礼改在了阶梯教室进行,全校千名学生齐诵《低碳生活三字经》,声音响亮。原来他们是在发出践行文明的宣告,希望通过传统三字经的模式,在学校中带头号召低碳生活。广州华景小学的开学典礼口号是“给礼新学期”,“给力”和“给礼”一语双关。他们还向社会发出“微文明、由我做起!一起来,更精彩!”的宣言。开学典礼上,学生现场交上“暑假作业”:以情景剧的形式,展现自己在暑假文明乘坐电梯、做好餐桌礼仪等,形式生动活泼。

在广州市协和小学,学校则推行“绿色文具活动”,倡导学生形成“绿色”消费文具的习惯。在广铁一中,志愿者也在开学典礼上向全校发出“加入创文活动”的倡议。为何开学典礼都是以“创文”为主题,是否有关部门的“强制要求”?记者从多位中小学校长口中了解到,上级部门并没有对开学典礼的主题作出硬性规定。创文的主题只是大家不约而同想到的。记者陈晓璇、实习生钟琳。

高考改革,下放考试科目自主权。这意味着,高中必修课设置必须改。这不,新学期刚开始,就有学校于浙江高考改革方案出台前,先行自我改革。浙大附中先拿英语开刀,进行ABC分层。杭师大附中动作更大,所有必修课进行分层走班。走班,要打破不唯分数论,注重学生综合能力的培养。但走班,同样要关注高考,提升高考水平。如何在两者之间获得平衡,是一道最难解的题。现状 英语教学分成ABC三个等级 学生称得到更多关注 “show me your exercise book,please(请拿出你们的练习本)。”本周一,走进教室的王保全跟底下37名学生说道。他是浙大附中教科室副主任,也是高一英语C班的老师。不少学生勇敢地举起本子,但拿的多是英语课本。于是,王保全用中文再说了一遍。尽管如此,他还是坚持继续用英语讲课。只是,说得慢些、停顿的时间久些。有时,学生会一脸迷茫,他就问:“who can translate in Chinese? Be confident(谁能用翻译成中文?要对自己有信心)。

” 片刻沉默,有学生犹豫地举起了手。“Good。”王保全笑着对他说。有时,无人敢言,都埋头等待,他一定会随意点名,鼓励学生大胆说。“要是摆在以前的课堂,这里的学生,一定有不少听不懂吧。”旁听的我,心里犯起了嘀咕。课后,我的嘀咕,得到了学生的应证。“现在,老师对我们的关注更多了。”坐在后排的男生说。以前,他没有机会在课上发言。现在,必须张口说了。而且,“现在上课节奏慢了,更多强调掌握好基本词汇和语法。” 新增7所走班高中 6所从下届高一开始 新学期开学,杭师大附中的“走班”最受关注,因为它规定所有必修课进行分层走班。除杭师大附中外,另6所在浙江省教育厅备案的试点必修课走班高中有:杭州二中、杭师大附中、鄞州中学、温州中学、嘉兴一中、春晖中学和天台中学。目前,这6所学校都在方案制定中,均将于今年秋季新高一入学时开始进行。比如,天台中学校长郑志湖已有初步思路,“一半班级全部走班,先试点,另一半和以前的教学模式相同。

等成熟后,全面展开。” 这样算来,自2012年浙江省教育厅提出深化课改,加上首批开展试点的4所高中(杭州绿城育华学校、浙师大附中、青田中学和义乌中学),目前在教育厅备案开展走班的高中已有11所。除了这些省教育厅试点推广的学校,浙大大附中也在新学期尝试:在英语课中进行分层走班。“初中进入高中后,是一个转变。不少学生,会发生变化。单纯以中考成绩分层,并不科学。先给他们一个学期的适应,同时,老师需要一个学期的考察。”浙大附中校长申屠永庆说。追问 走班,怎么走? 这学期,浙大附中先拿英语试水。其实,早在课改开始之时,王保全就已着手研究走班。全年级12个行政班,英语分为三层教学班,包括2个A班,8个B班和2个C班。A班,着重学生的创新与探究能力;B班,着重学生的基本知识与能力的提升,加大思维力训练;C班,着重学生的基础强化。那么,对学生的分层依据是什么?除上学期的期中与期末成绩外,任课老师对学生的评价与建议,同样关键。

“有的学生考试成绩并不一定出众,但英语素养很高,表达能力和学习主动性强,更适合在A班。”申屠永庆说。9月,物理与地理两科也将进行分层走班。因为,这两科的学生差异大。如果条件允许,数学也将进行走班。每学期结束,进行一次调整,有小部分学生可以升或降。流动的依据,同样,除了一学期的成绩,还有任课教师的评价。不再唯分数论,意味着,对学生的评价方式将发生改变。“现在,得全方位评价学生的课堂表现,包括出勤、发言、小组合作,还有完成作业等情况。这些,都是在考察学生的学习动力、能力和毅力。”王保全说。新学期,杭师大附中扩大必修课走班动作:所有科目都分层走动。12个行政班分为科学与人文两大类,由学生自主选择。之后,再进行各有不同侧重的走班。比如,人文类学生的物化生科目不分层,政史地分。科学类的学生,则反之。语数外三科,所有的学生均分层。目前,人文类共有4个班,分A、B两个层次(B班学生的基础相对扎实)。科学类共有8个班,分A、B、C三个层次(学生的基础,逐级递增)。

同时,配之相应的选修课。比如,人文学部侧重与历史、地理有关的课程,科学学部侧重与化学、物理有关的课程。成绩,是杭师大分层的主要依据。这由三部分构成,期中、期末考试各占40%,省考试院统测占20%。期中过后,将进行一次微调。再流动的依据,仍以成绩为主。学生和家长 能接受分班结果吗? 杭师大附中分管高一的老师董莉坦言,分层前,不少家长提出异议。他们怕,这样会导致部分孩子的心理压力加重。但试行一周后,异议声少了。“他们看到,分层其实是更关注学生,对学生进行针对性教学。”董莉说。最初,申屠永庆也担心C班无人选。不过,回收的征求意见表,却出人意料:共有60余人选C班,不少人还有潜力进B班。走班后,C班进行小班化教育,每班30余人。而且,每个C班还配了专属教师,一位是教科室副主任王保全,另一位是年级备课组长沈咏梅,都是教学经验丰富的高手。“头一天上课,C班的学生看到我走进教室都说,不迷茫了。”沈咏梅说。原本,他们以为自己被放弃了。

那么,另一头想进A班又不得愿的学生,如何“摆平”?当初,约有160人选A。可2个A班,只能容纳90余人。实验班的学生,大多选了A班。但事实,总分高的实验班学生,有的科目“翘脚”严重。走班,是一个自我认知的过程。韩子轩,就是选A被调B的学生之一。最初,他有点介意。可现在,反倒激发了他的斗志,“下学期,一定要进入A班。” 其实,不少人与韩子轩一样,斗志大增。“后有C班的追兵,努力追赶自己,前有A班的目标,B班学生的学习主动性更强了。而以前,他们相对安于现状。”教B班的孙倩说。教师被调至 基础薄的班 能理解吗? “如果老师自身认识不到位,分层走班反而适得其反。”申屠永庆说。教师,才是成败的关键。原本,浙大附中的一名教师教实验班。当得知被调到C班任教时,她有点不理解。可当她初次走进教室,看到学生迷茫的眼神时,她的态度一点点发生转变。“他们,只是学习习惯差,缺乏自信。”她说。她要用耐心,培养C班学生的自信心。每次上课前,她一定会表扬作业优秀者。

她一定会还坚持严要求,只是放慢上课速度,多重复讲。分班后,教师的任务量增大。“花在C班的备课时间,跟教实验班时一模一样。但花的精力,倒是更多了。”那名教师说。每天,她都要记录教学过程与反思。董莉也坦言,“不少老师觉得比以前更累。”不过,累归累,“没有老师抱怨。”因为,他们知道,分层走班是为了因材施教,给学生更多的指导与关爱。相应地,走班,还意味着,教师的评价方式必须发生改变。可如何变,目前,走班的学校都还在研究中。走班后 还怎么管理? 在杭师大附中,行政班仍保留,每班都有班主任。自习课管理、大型活动组织,由班主任操办。同时,搭配成长导师。每位学科的教师都担任导师,负责10名学生。上周五,学生们刚完成导师选择。导师的角色,更多样化,关注学生的学业与心理成长。今后,将由他们牵头各自的小型家长会。家长想要了解学生的情况,既可以给导师或班主任打电话,还可以登录新建的管理平台。每天,各科老师都会更新学生的情况,包括出勤、作业和状态等。

那么,今后,班主任是否会消失,渐渐被导师取代?“这肯定是趋势。虽然,这样会没有班级的归属感,但同时,给学生更大的平台,去更好地自我认知,增强社会化的能力。”杭师大附中校长任学宝表示。声音 学生素养与高考成绩 如何平衡是道难题 “为走而走,形式上的走班,一定会失败。”申屠永庆坦言。在他看来,并非所有的科目,都适合走班。走班,有一定的前提。首先,科目特性。“有的科目,到了高中后,学生之间的差距会拉大。比如,物理、数学和地理。”这样的科目,有必要分层。而有的,如语文,“学生间的差异不大”,就没必要分。其次,还得看教师具不具备分层教学的能力。“分层后,意味着老师投入增加,而且,对老师的研究与创新能力提出挑战。”申屠永庆说。同时,教师结构得有讲究。既有经验足管理强的教师,也有创新思维活跃的年轻教师,以适应不同层次。“但是,课改走班一定是趋势。”他说。现在,出现问题,并非走班不对。而是,没有处理好综合素养与高考的关系。走班,要打破不唯分数论,注重学生综合能力的培养。

但走班,同样关注高考,提升高考水平。如何在两者之间获得平衡,是一道最难解的题。(实习生 何婧 本报记者 高逸平 通讯员 屠晓丹)。

学生 分层 因材施教

上一篇: 家长骂孩子同学被判书面致歉

下一篇: 京华时报:重拳打击高考舞弊的“传统”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39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