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学志愿者探求“多径”保护土族文化


 发布时间:2020-11-22 11:37:04

湖北省实验小学校长张基广翻阅学生毕业留言册后,直言“目瞪口呆”,留言中那些庸俗、功利的价值判断让他担忧。让张校长翻阅学生毕业纪念册的动机是,有六年级的家长反映,看了孩子毕业留言册,班上同学留言让他非常震惊,特地让校长也关注一下毕业班学生之间的留言。张校长在征得孩子同意后,从他们那里借来几本留言本。“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张校长在自己的个人博客中感慨,“看着看着,我的心像那位家长一样,越来越沉重。” 留言五花八门,有向往金钱的—“加油!努力!为了人民币!”、“梦想将来有很多钱”,有倾诉感情的—“过期不候的温柔,我不要”、 “十字路口,我们分着走,你走我的泪,我走你的恨”,还有过于消极的— “偶木有什么梦想,你别强求”。张校长对这些成人式的留言很是担忧,孩子受成人世界、网络世界、电视媒介的影响,已经透露出了庸俗、功利、世故、消极的价值判断。他表示也许孩子们只是觉得好玩,只是毕业之前的一个玩笑或者一个“恶作剧”,但教育毕竟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如果长此以往,“我不知道这一代孩子将会成为怎么样的一代人”。鉴于此,张校长专门找来六年级的班主任,给老师们提了一个建议,建议六年级各班准备一次班会,以毕业留言为讨论主题,让孩子们畅所欲言,让孩子明白如何通过留言留下一份感动、留下一份同学之情,留下小学六年时光、留下美好的童年记忆。

(武汉晨报)。

之重。若精灵古怪的孩子得知自己进了“保险箱”,自然没有了规范自己行为的直接动力,闯起祸来肆无忌惮,其后果对孩子对家长都是巨大的灾难。另外,家长们对此险种不买账的另一个原因,自然是理赔难。长期以来,各种保险销售时千好万好,理赔时却千难万难。孩子日常淘气闯祸形式多种多样,但赔付金额多半不是太多。若再加上保险公司刁难拖拉,家长们的烦恼没准儿还要翻倍! 想让熊孩子从狗熊变英雄,过程很艰辛、方式方法很讲究。但是至少,孩子学会担当、自律才是正途,保险公司大可不必趁火打劫。目前来看,“熊孩子险”无人理睬的现状,是令人欣慰的。F102 孩子闯祸,就像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一样自然。不过当下,孩子闯祸的意义已经被夸大,甚至已经有保险公司出台了“熊孩子险”。据金陵晚报报道,暑假来临,熊孩子闯祸咋办?这不,有保险公司替您分忧了,直接推出“熊孩子险”。这款保险叫“千翻儿责任险”,是针对爱惹事的“熊孩子”推出的一款监护人责任保险。产品主要面向18周岁以下未成年孩子的家庭,该保险期限为一年,在保险期内,由于其未成年子女造成他人伤亡或财产损失,依法应由被保险人承担的经济赔偿责任,由保险公司来负责赔偿。

按理说,这样一份便宜又实用的保险,对于家有熊孩子的家长来说,可谓是一款很贴心的保险,但是,众多家长却不买账,该保险推出后仅有4人收藏,成交记录为零,几乎无人问津。家长们不理会“熊孩子险”的首要原因是觉得没必要。大多数“熊孩子”暑假里都很忙,忙到他们没时间做“坏事”了。也有家长觉得,孩子闯祸后,得让他们接受教训。这一险种会让家长和孩子推卸责任,无形中会让孩子觉得自己犯错有人“埋单”。其实,对于熊孩子们来说,学会自控自制才是重中之重。(侯江)。

有个人小时候成绩很差,初中差点没考上,高一留级,高二退学被迫读军校,后来他却成功地把卡内基培训引进到台湾,成为中文卡内基培训的创办人。这个人就是黑幼龙。不只是黑幼龙自己,他培养的4个孩子也一样有传奇色彩。老大黑立言从小不用父母操心,出于对卡内基的兴趣,在耶鲁大学读完MBA后最终选择继承父亲衣钵;老二黑立国当年考过零分,在商场偷拿手套被抓,经历转变之后,成为美国当地一家医院院长;老三黑立琍小学五年级开始化妆,情感早熟,大学一毕业便与交往多年的男友完婚,放弃美国名校研究所,只为尽早过自己喜欢的家庭主妇生活;老四黑立行兴趣独特,追求完美,曾为圆明星梦奋斗,最终投身设计行业。最终4个孩子都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在旁人眼中也算小有成就、令人艳羡,让人不禁想去探寻父母教养他们的秘诀。如今黑幼龙年过耳顺,他十分愿意与他人分享自己教养子女的心得。他说:“教育子女就像养花。父母要沉住气等待子女成长,顺其自然,不要阻碍孩子的发展。”“慢养”有一个相当明确的目标,那就是教育的重点是为了让孩子健康快乐地长大,而不是让孩子“成龙成凤”。

其实,没有哪个父母不期望孩子超越自己,可如果“望子成龙”的目标——比如考入名校,选择热门专业——刚好不是孩子所喜爱的话,父母能不能退到后面,让孩子自己来决定,并真心为他的决定而高兴?近日,笔者就子女教育的相关问题对黑幼龙进行了专访。成绩不是衡量爱的标准 【父母可以强迫孩子学习,但是除非孩子自己愿意学,否则所有的努力都徒劳无功。】 黑幼龙不介意儿子童年很差的学习成绩,也从来不把自己对人生的期待强加在他们身上,而是让孩子能有机会犯错、反省,然后找到自己的路。黑幼龙不那么看重学习成绩,这与他的童年经历有关。“我不太重视孩子的考试分数。当然,我希望分数高一点儿,但我不会因为分数低就觉得孩子没有希望了,觉得他坏。因为我当年成绩也不好,但现在也还不错,我很快乐,家庭幸福,同时也是一个对别人有帮助的人。这与我在学校的成绩无关。” 黑幼龙的二儿子黑立国在美国读小学二年级时,经常调皮闯祸。比如,把牛奶倒进除草机的油箱,想知道牛奶能不能代替汽油;拿着火柴,试图点燃路边车子的油箱。最严重的一次是他在商场偷拿了一双手套被抓。

问他为什么,回答是因为好奇,同学也会在商场拿小东西,但都没有被发现,所以他也想试试。从小爱玩,心思都不在学习上,所以黑立国成绩一直很差,但偏偏又很好强、好胜,脾气也不太好。黑幼龙说:“在超市偷手套被抓,这在中国家庭看来是非常令人羞耻的事。当时,妻子坚持立国没有偷,她愿意把手套的钱付了,但是工作人员不肯,争执到最后还是签了一份文件才得以离开。妻子在车上情绪爆发,流泪哭喊,但没有发泄到孩子身上。即使发生了这种事,我跟妻子也不认为他是坏孩子。他只是因为一时好奇做错事。父母要问清事实真相,更要做孩子的靠山,要让他知道,父母会支持他,即使他犯错,只要改过,父母对他的爱永远都不会减少!” 黑立国人生的转折点是从加入摔跤队开始的。摔跤队里大多是黑人,学习成绩都很差。教练跟队员说,学校规定,参加摔跤队平均成绩至少要B才行。黑人队员都反对,说怎么可能达到B!这时教练就说那为什么黑立国可以做到呢?教练的肯定对黑立国产生了很大的激励作用,他想要活出在教练心中的样子。“每当犯错时,父母总是清楚地让我知道:错的是我的行为,而不是我这个人。

父母的耐心和包容,还有从未放弃的态度,让我也从未放弃过自己。”进入高二,黑立国开始用心读书,而这也使他从高中的摔跤队长变成一名医生,后来成为美国当地一家社区医院的院长。黑幼龙说:“父母很容易认为孩子成绩差就没希望了。其实如果做到慢养,这样的孩子将来可能更优秀。黑立国就是这样。” 眼下学习成绩好并不等于日后的成功。黑幼龙说:“我们给自己画三个圆圈,分别代表兴趣、专长和使命感。最成功的人,他的这三个圆圈是重合的。他最喜欢做的事,是他最擅长做的,也是对社会、家庭最有贡献的事。并不是每个人的三个圆圈都能重合,那就让三个圆圈重叠的部分越多越好。父母要帮孩子发现他的兴趣所在。能做自己感兴趣的工作是很有福气的,反过来说,做自己不喜欢的工作就很难成功。” 引导孩子当以尊重为前提 【尊重孩子作为独立的个体存在是“慢养”的出发点。在“慢养”的概念里,“养”代表了“滋养”。】 以开放的态度和孩子们相处,不代表对孩子的教养什么都不做,完全放任。在美国时,母亲李百龄对孩子的要求很简单,在学业方面完全让他们自由发展,只管他们的行为。她为孩子定下两个底线:第一不准吸毒,第二不准随便发生性关系。

要让孩子有自主性,是一件非常重要却不容易做到的事。女儿黑立琍从小学五六年级就爱化妆,一天到晚把所有心思花在化妆上,来吸引男孩的注意。为了她化妆的事情,父母曾跟她抗争过一段时间,苦口婆心告诉她,自然就是美,还问她的哥哥:“你们觉得立琍这样化妆好看吗?”哥哥们就说:“好丑喔!”结果黑立琍更生气,她说:“哼!你们不懂!”过了一段时间,母亲发现要她不化妆是不可能的了。有一天母亲告诉黑立琍:“走,我们到药妆店去买化妆品吧!”黑立琍非常惊讶,问为什么?母亲回答:“我自己从不化妆,所以不知道你的化妆品是从哪里买来的,但是我懂药学,知道不好的化妆品会对皮肤造成伤害。虽然买不起名牌,但至少药妆店的化妆品我还负担得起。”于是母亲带她到药妆店去买了一些她想要的粉底、睫毛膏、眼影,等等。后来黑立琍上了大学,她突然再也不化妆了,问她为什么,她只说:“不知道,反正就不想化妆了!” 带黑立琍去药妆店买化妆品的时候,她很沉默。几年后,她说妈妈带她去买化妆品时,她非常感动,因为可以感受到妈妈对她是真的关心和爱护。黑立琍还很爱交男朋友。

她总是毫不掩饰地告诉父母,她喜欢哪个男孩,哪个男孩说喜欢她,学校的舞会她想跟哪个男孩跳舞……母亲觉得她交的那些男朋友很怪,可她处于叛逆期,脾气很差,偏说很帅!母亲基本上不干涉她交男朋友,但会很清楚地告诉她底线:不准吸毒,不准随便发生性关系。黑立琍这样的个性,在一般传统家庭中也许会被全盘否定,觉得她是无药可救的坏孩子,但其实她只是很早就有自己的主见,同时也想获得更多的注意力。事实上,黑立琍在学校非常活跃,是校学生会副主席,成绩也很好。有朋友问母亲李百龄,这底线会不会太松了?你怎么知道孩子真的会照做?李百龄认为,信任孩子非常重要,也因为有父母的信任,他们会更诚实而负责任。让孩子为自己的决定负责 【如果希望孩子能够为自己做的决定负责,那么就必须给他们自由选择和承担其结果的机会。】 从如何选择自己未来的专业、学校、职业到选择什么样的伴侣,随着孩子年龄越来越大,他要面临的选择必然越来越多。如果没有原则和方法,那么众多的选择对他来说就不再是一种自由,而是痛苦。父母应当教给孩子如何进行选择,而不是替他做决定。

黑幼龙最小的儿子黑立行十二三岁的时候在台北念初中,二哥黑立国和姐姐黑立琍要回美国。黑幼龙坐在客厅里跟儿子谈,让他自己做选择:是跟着哥哥姐姐去美国,还是留在台北念高中。黑幼龙很冷静地把两套方案分析给孩子听,如果选择A,好处是什么,坏处是什么;如果选择B,情况会有哪些变化。他很认真很耐心地跟黑立行谈了很久。最后黑立行决定跟着哥哥姐姐到美国读书。黑立行高中毕业时,参演过歌舞剧“国王与我”。他一演上瘾,想要当明星。读大学期间他虽然是机械工程专业,但想要当专业演员的欲望从未消失。大学快毕业时,他再度认真地跟父亲讨论自己的决定。黑幼龙不忍浇他冷水,也认为年轻人都有追逐自己梦想的权利,所以建议他,用一年时间好好去闯,如果没有成果,再决定要做什么。他学发声、学表演,黑幼龙也尽力帮他圆梦——拜访中影的经理,和影星张艾嘉见面,甚至征询导演吴宇森的意见。一年后,黑立行决定放弃明星梦,回到斯坦福大学机械研究所学习。黑幼龙说:“孩子自己做决定、自己负责的过程中,会不会吃亏?是不是交了坏朋友?或是会不会受到诱惑?像黑立国曾经交了不少坏朋友,黑立琍也一样,但这要回到原来的论点,你是要让他尝试一下,受了罪、吃了亏,让他们自己去思考这辈子要不要跟这样的朋友在一起,还是要把孩子保护起来免受诱惑?我认为就算孩子成长的时候你拼命保护他,以后还是要面对这些问题。

工作以后,他可能会因为缺乏思考、缺乏为自己的决定负责的历练,而遭受更大的挫折。” 父母还应当明白,孩子有自己的人生目标,而这个目标与父母的目标重合的几率很低。把这点想清楚,父母才不至于盲目指责孩子。“慢养就像种花,要耐心等待花开。慢养并不是时间上的慢,而是说教育孩子不要太担忧、着急。有的孩子成熟得快,有的较慢,孩子是慢慢养大的。不求一时的速度与效率,不以当下的表现评断孩子,尊重每个孩子的差异。慢养,可以让孩子发现最好的自己。要和孩子一起赢在人生的终点,就要帮孩子在起跑点找到成长的力量,不要计较起跑点上的输赢。任君。

土族 文化 孩子

上一篇: 江苏教育厅厅长:教育公平,是人们对幸福的追求

下一篇: 中科院启动2013年院士增选工作 名额不超过60名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9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