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名家讲堂”走进北京高校谈中国梦


 发布时间:2020-11-29 05:44:34

作别3月,2020年的进度条走完了四分之一。但是有多少人和我一样,觉得这短短的3个月发生了太多事,甚至让人感慨恍如隔世? 年初,国内发生新冠肺炎疫情,很快武汉封城,大家纷纷在家中隔离。我和大部分留学生一样,在海外密切关注着国内的疫情状况。每天,我不断在网络上刷新着关于疫情的新闻,每一个数字背后,都是一个生命、一个家庭。那时,我计划着要完成本学期的论文,计划着即将到来的春假旅行,考虑着是去法国还是去意大利。走在街上,微风拂面,感觉英国异常阴冷的冬天就要过去了,对未来有了更多期待。

慢慢地,国内疫情逐渐被控制,但欧洲开始笼罩在病毒的阴霾之下。或许是因为了解了太多国内抗击疫情的系列举措、付出的巨大牺牲,大多数中国留学生都对疫情防控非常重视,大家互相通报本地疫情的最新情况,并且立即减少了非必要的外出与聚会。欧洲国家的确诊病例正在快速增长,在此期间,我几乎放弃了所有人数众多的大课。一天,我咬咬牙决定去上那周唯一的一节小课。我小心翼翼地走在路上,仿佛空气中四处弥漫着病毒,然而身边仍然没有一个人戴口罩。

他们悠然地走在路上,微风轻拂、春意盎然,我突然觉得,或许是自己过度敏感了。当地人为我们对疫情的高度紧张感到不解,一名英国女士对我说:“这只是流感而已啊,为什么你们这么紧张?”而我却不知道如何能让她相信,疫情的严重性是真实存在的,必须要引起重视。很快,欧洲的疫情在这种轻松情绪的反差中走向严峻,这是我们谁都不想看到的。疫情的发展,也让不少在英国的华人感到担忧,我身边的中国同学有的准备回国,有的甚至匆匆退掉了在英国的公寓,大家担心疫情可能在秋天毕业之前无法结束了。

我们学校在3月中旬已经宣布提前开始春假,随后又宣布夏季学年也改为网课,这意味着接下来我们至少有4个月的时间不必在学校待着。我这才意识到,之前和很多同学朋友的见面是我们匆匆在英国的最后一面,以后不知会在何地何时再相见。我在英国的学习生活就这样匆匆画上了休止符。考虑到在回国途中也存在感染风险,我仍然选择暂时留在英国。但对于我们来说,在海外要面对的不仅是疫情,也有在这种特殊情况下激化的种族主义。就在本周,我所在的学生公寓有4名中国学生在外出采购返回家中的路上遭遇了几名当地青年的攻击,他们辱骂中国学生是“中国病毒”、让他们“滚回中国”,并一路尾随谩骂到公寓楼下。

所幸,在当地华人协会和警方的努力下,这一事件中有攻击行为的5名青年被逮捕。警方表示,任何因为无知、偏见或仇恨而存在的罪行都是不可接受的。其实,对于选择回国的留学生来说,有的也正在经历着来自国内不理智网友的偏见和歧视。绝大多数回国的留学生都在认真遵守隔离规定,不配合国内防控措施的只是极个别人,一些不理智的网友因此向整个留学生群体泼脏水是很不应该的。我想,经此一“疫”,大家或许会对这一点感触更深——尽管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但却是真真切切的命运共同体。

我们应该守望相助。(张玉芹 作者系英国南安普顿大学留学生) 11架次临时航班接回1827名中国公民 以留学生为主 留学生归国隔离记:人生地疏的一个“家” 上戏发布艺考调整方案:8专业视频考试 不准戴美瞳。

而是某大型电商的手机广告。9月份,中国各高校和中小学即将迎来新学年。这几天,除了学子们赶着对暑期作业查漏补缺,忙得不可开交的还有争抢“开学经济”这块蛋糕的各大商家。“开学经济”在中国由来已久。过去,子女考取大学,父母奖励的“三大件”是指书包、铅笔和文具盒。如今这三样东西已经被飞速发展的市场经济淘汰为“老三样”,而“新三样”则走马灯似地变幻着内涵:几年前时兴的手机、MP3、电脑,早已更新为平板电脑、智能手机和单反照相机。中新社记者浏览了京东、亚马逊等电商网站,发现“开学季”均成为促销重头戏,而网站首页显著位置推荐给学生的商品多为手机、电子书、平板电脑、单反相机等数码产品。

记者随机采访发现,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就读的大学生开学前越来越热衷购买数码产品。上海市民刘女士的女儿今年考上了当地一所知名高校,母女二人整个暑假“几乎每个周末都是在商场度过的”,光是数码产品就一次性购置了18000元(人民币,下同)的“苹果三件套”:iPhone、iPad和MacBook。家在安徽的程烁9月份即将成为北京一所重点高校的博士生。2007年刚来北京念大学本科时,他带上了高中时的旧电脑和旧手机,“在后勤销售点只花了1000多块就购置齐了被褥和必备的日用品”。

而6年后他发现,入学时要添置的数码产品多了起来,光是换手机和电脑就需要超过1万元的预算。酷爱摄影的他,也只好将添置单反镜头的计划搁置一阵子。也有大学生在诱人的“开学经济”面前选择坚守“主业”。今年21岁的吴尚蔚9月将入读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研究生班,他坦言自己从高中到现在每年开学的唯一一项固定开支是买书,“高中都是买各种教辅资料,现在就是买一些学术经典著作。” 热衷于阅读的“书虫”们也在欣然拥抱信息时代,吴尚蔚向记者展示了与他如影随形的Kindle阅读器,这台比32开书本还小、厚度不到一厘米的电子书能容纳超过一千本书籍。

除以京东、亚马逊为代表的网上购物外,学生常用的微信、微博、资料下载、网络公开课和网络游戏等电子信息产品与服务亦日益成为信息消费新热点。学生一族对数码与信息消费的趋之若鹜,是中国当下消费结构升级转型的一个缩影。近期,中国国务院印发了《关于促进信息消费扩大内需的若干意见》,提出到2015年要使信息消费规模超过3.2万亿元,年均增长20%以上,带动相关行业新增产出超过1.2万亿元。在中国信息化进程下长大的青少年一代,在这一波信息消费浪潮中无疑将扮演生力军的角色。

不过,年轻一代的IT产品的热衷,也让“开学季”有渐成“烧钱季”之势。前文提到的刘女士,便为女儿“开学季”花费近4万元。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调查显示,中国的城市家庭平均每年在子女教育方面的支出占到家庭总收入三成,已成为中国家庭最主要支出项目之一。不过亦有家长认为,只要孩子能发挥好数码产品的通讯和学习功能,充实学校生活,在不超出家庭经济能力情况下,多花一些钱也是值得的。(完)。

中国 社会主义 理论

上一篇: 北京中小学志愿服务将出台指导意见

下一篇: 福建漳州开发区将推行从幼儿园到高中免费教育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2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