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人的高考记忆:50、60后随大流改变命运


 发布时间:2021-03-06 21:39:41

位于中国音乐学院女生公寓2号楼东面6层的一间学生寝室遭遇不明物体袭击,所幸事件并未造成人员伤亡,但该寝室东面阳台的外层玻璃留下两个小孔。后经警方证实,目前已排除枪支造成玻璃窗穿孔的可能性。住在二号楼音乐教育系的一位同学表示,楼内不少同学都知道这一事件,“我的一位同学就住在那间寝室。”校内不少学生表达了自己的隐忧,同时希望学校加强管理,为学生的安全提供保障。居住在该寝室的一位同学事后表示,“当时我和学妹在阳台收东西,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接着听到玻璃裂开的声音。由于极度惊慌,我赶紧跑回屋里,学妹站起来的瞬间,又出现了第二声响。”据她介绍,由于袭击物击中了外层玻璃而没有击穿玻璃,所以她们并不确认击中玻璃窗的究竟为何物。北京青年报记者在现场观察到,遭遇袭击的学生公寓紧邻学校的东面围墙,隔一条约10米宽的马路就是安翔里社区。昨天下午7时,该寝室的玻璃窗已被替换。

昨日,中国音乐学院发表声明称,“请同学们放心,学校会与警方配合,查明事件经过,并配合警方,共同维护校园周边安全。”学校宣传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是一起偶发事件,经调查和学生无关,估计是社会人员所为,疑为弹弓所致。” 警方表示,案件目前仍在进一步调查之中。(记者 桂田田 李涛)。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1355名大学生进行的调查显示,70.5%的受访学生曾为寝室矛盾而感到烦恼,67.6%的受访学生曾想调换寝室。导致寝室矛盾的主因是:生活习惯不同、室友间缺乏沟通、性格不合。同宿舍同学矛盾,已是一个老话题。前年复旦大学曝出投毒案,舍友关系就曾引起广泛关注。“感谢同学舍友不杀之恩”在社交媒体被调侃、疯转。有矛盾不是问题,有人的地方都可能有矛盾,怎样解决、调和矛盾才是关键。对于同宿舍同学的矛盾,有人提出的建议是让学生选宿舍,允许同学换寝室。这当然是一个办法,也有高校开始尝试,在新生开学时,让学生在网上选宿舍。根据学生的意愿、个性、性格——学校事先要求学生提供相关信息,比如自己的作息习惯、是否喜欢小动物、有什么兴趣等,按照学生的这些兴趣进行匹配,可以一定程度上减少同学间的矛盾和摩擦,但却不能解决全部问题。

必须承认,由于学校的宿舍有限,不可能满足所有学生挑选宿舍、挑选舍友的需求,总会有部分同学不能如愿匹配情趣相投的舍友;就是动态调整,也可能不会如所有学生所愿,你想调到另外一个宿舍,可另外一个宿舍的同学不愿意换,这种情况也很常见。我更赞成同宿舍同学通过交流、沟通、对话来解决矛盾。这其实是寄宿制教育的重要内容之一。在国外大学,研究生教育阶段通常不实行寄宿,学生自己到校外租房,而本科教育阶段,尤其是低年级阶段,大多实行寄宿,有的学校要求低年级学生必须全部寄宿,只有到高年级阶段才允许学生申请到校外租房。这种寄宿生活的教育意义是让学生深入感受校园文化,在和老师、同学的相处中共同成长。其中,处理同宿舍同学关系,对学生的成长有很大的帮助。

一个很难搞好同宿舍同学关系的人,很难想象会在今后的工作团队中处理好同事关系。处理好同学关系,也是对学生的一种修炼,可谓“一屋不处,何以处天下”。还有一方面的问题,也值得我国大学注意。国外大学的寄宿宿舍,往往是一个学生独立一个房间,再共用生活空间,因此学生不会互相打扰。我国学生宿舍少则三四个人一个房间,多则七八人一个房间,且上下铺,这种寄宿条件也会增加相处的难度。一个人的作息习惯,会对其他人产生很大的影响,因此,对于寄宿学生,学校还有必要从两方面努力,软硬兼施。在管理方面,学校在尽可能满足学生选宿舍的意愿(自己选宿舍、按性格匹配宿舍、申请换宿舍等)的同时,还要针对同学间因日常相处产生的矛盾、纠纷,开展心理咨询服务,引导学生以合理的方式与同学交往。

对同宿舍矛盾,首先想到的不应是回避,能不能换一间宿舍,而是面对,只有在做过努力仍无法调和时,再寻求换一个环境的处理方式。目前有高达60%的学生想到换宿舍,表明同学们在处理矛盾时缺乏方法,也缺乏疏导,需引起高校注意。而在硬件方面,学校在新建或改建宿舍时,在有条件的情况下,能否设计每个学生独立一间卧室的公共宿舍,而不是采取传统方式。也许有人会认为这“太奢侈”,而其实,社会在发展,不能用一成不变的思维看问题。以前一间大学宿舍住七八个人,后来有的大学宿舍只住四个人,更少的住两人;以前高校的宿舍不配备空调,现在配空调已基本成共识。另外,对于本科生、研究生,学校也可结合实际情况进行分类处理,对本科生提供寄宿,而对研究生则不提供寄宿,到校外租房。

事实上,对研究生进行寄宿制教育并无多大必要,学校提供的宿舍只是提供居住所而已,既然是居住所,何不让学生自己到校外租房呢?这都是我国高校在进一步办学中需要思考的问题。冰启。

2009年,(河北)青县15岁少年吕希庆8年背同学上学的故事感动了本报百万读者,他也因此当选本报2009年“感动河北”人物,入选中央电视台“感动中国”候选人物,以他的故事改编的电影《亲爱的课堂》让观众感动落泪。最近,吕希庆又获得了河北省五四青年奖章。7岁便开始帮助残疾同学 许多见过吕希庆的人都说,他的心纯净得像一汪清水。他帮助残疾同学刘晓时刚刚7岁,那时刘晓9岁,他们一同成为青县曹寺乡前召小学一年级的学生。因为患有先天性脊柱裂,刘晓双下肢残疾,当时他的腿还能艰难地挪动,几年后病情越来越重,渐渐失去行走能力了。下课了,同学们都像小鸟一样到校园里撒欢,而他却只能孤单地呆坐在教室里。天性善良的吕希庆凑过来陪刘晓说话,两个原本陌生的孩子很快就熟起来了,刘晓要挪动着上厕所,吕希庆说,“我扶着你去。” 刘晓第一次有了开心的微笑。刘晓每天上学、放学都要靠妈妈接送。一天,学校提前下课,而刘晓妈妈还没来,天又下起了雨。班里的同学都走光了,吕希庆没有回家,他陪伴着刘晓。看刘晓焦急的样子,吕希庆说,“要不我背你回家吧。” 因为要绕过一道沟,到刘晓家有几里路,吕希庆背着比他大两岁、重许多的刘晓艰难地在雨中泥泞的土路上行走……正准备到学校去接孩子的刘晓父母,在家门口见吕希庆背回了刘晓,感动得直掉泪。

因为劳累,出了一身汗,又遭了雨淋,吕希庆患了重感冒,发高烧,怕父母担心,他什么也没说。吕希庆成了刘晓的“腿” 后来,刘晓的腿病情加重,几次大的手术后也没有好转,连慢慢挪动也不能了。吕希庆就成了刘晓的“腿”,刘晓想去哪里,吕希庆就背他到哪里。单薄的吕希庆背起刘晓很费劲,摔跤是常有的事。但吕希庆为了保护刘晓,常常不顾自己,胳膊、腿常被碰得青一块紫一块。每天早上,吕希庆早早来到学校等刘晓,刘晓的妈妈把儿子送到学校,吕希庆就接过来,背着刘晓去上课。从小学到初中,他们两个一直是同桌,每次升了级他们也会要求坐在一起。吕希庆每天要帮刘晓做好多事:交作业、打水、爬楼梯上二楼多媒体教室,下课的时候,背他上厕所,或者背着他到校园里与同学们一起活动。中午吃饭的时候,吕希庆飞快地打回两个人的饭,让刘晓先吃,自己飞快地去打热水,常常打水回来饭都凉了。同学们说,吕希庆打饭比谁都快,手拿饭盒,来回飞奔,他是怕饿着刘晓。一次他跑着回来,与别人撞了个满怀,饭都洒了,回去重打,但饭快没了,打回的饭仅够一个人吃的,他推说一点也不饿、不想吃饭。最后,自己饿了半天肚子。

有一段时间,刘晓因为生病,有时一节课要去三次厕所,一天要去十几次,吕希庆就背着他一次次来回。多年来,两人已非常默契,不用说话,一个微小的动作、一个眼神,吕希庆就知道刘晓需要什么帮助,马上放下书本帮他去办。开始几年,家里对吕希庆帮助刘晓的事并不知情,他一直瞒着家里人。吕希庆上学早出晚归,家里人已习惯。6年前的一天,吕希庆郑重地对妈妈说,“妈妈,我在外边做好事帮助人呢。”妈妈高兴地说,“好啊,我们支持你。”但听吕希庆说他每天背一个比他大的孩子,背了好几年了,妈妈心疼地掉了泪。经历改编成电影,他成了班里的明星 当选本报“感动河北”年度人物后,吕希庆又入选“感动中国”年度候选人,还获得了沧州市、青县多种荣誉。今年初,他作为开奖嘉宾参加了中国伦理学会与多家新闻媒体主办的演艺界十大孝子明星颁奖典礼,为获奖者朱时茂开奖。近日,他又获得了河北省五四青年奖章。吕希庆现就读于沧州市二中宏志班,今年已经17岁,长成了一个身高1.8米的大小伙子,朴实、稚气依然。班主任陈颖老师告诉记者,吕希庆是插班进来的,他主动与同学们交流,他热情、爱帮助人,是全班同学学习的榜样。

吕希庆的故事被改编成了电影《亲爱的课堂》,不久前,影片在二中校园里举行首映式,引发了热烈的反响,在同学们眼里,吕希庆是他们身边引以为自豪的明星。但吕希庆说,自己是一个普通的人,帮助刘晓是应该做的事情。双腿残疾的刘晓去年在中考前又进行了一次大手术,术后恢复得不理想,没有与吕希庆一起升入高中,只好辍学在家,两个人遗憾地分开了。-感言 刘晓:因为身体的原因,我不能再上学了。很想念希庆,与他在一起的记忆很美好。他不仅帮助了我,也让我学会了人应该帮助别人,以后有机会了,我也会帮助别人。沧州市二中宏志班毕艳博(吕希庆同学):现在我是吕希庆在班里最好的朋友,我很敬佩他,他是我们全班的榜样。杜奇泉(电影《亲爱的课堂》编剧、制片人):我为我们河北有这样的好少年感到自豪,自古燕赵大地民风忠义,这个孩子身上深深体现了这一点。(燕赵都市报)。

大学 同学 命运

上一篇: 网瘾大学生拿学费玩游戏 无颜面对家人流浪街头(2)

下一篇: 高考过后请尽情哭笑 发泄压力体验痛苦面对现实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7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