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岁女孩性早熟胸部变大来例假 妈妈称她特喜吃肉


 发布时间:2021-02-23 06:55:53

“儿子坚强,患上重病还要去高考,分数超出本二线,我也要做个坚强的母亲,我要好好养好身体,然后捐一个肾给儿子……”十二三平方米的房子,两张小床,一张桌子,一位来自黄山的母亲带着身患尿毒症儿子租住的房子。从病情突发的绝望,到病情稳定的平和,到如今看见希望的积极乐观,母亲打算等待机会,将自己的一个肾捐给儿子,让儿子带着自己的肾上大学,走完他的人生。尿毒症“砸”向幸福家庭 这对母子来自安徽黄山,母亲汪爱琴原本是旅行社的一名职员,儿子方知行则是今年应届高考毕业生,爸爸也是一名普通职员,原本一家三口很幸福,方知行成绩较好,从来不让父母操心。18岁的方知行本该在经历今年的高考之后化蛹为蝶,命运却和他开了一个不小的玩笑:尿毒症,这意味着休学,血透,换肾。

最初在得知这个晴天霹雳时,母亲汪爱琴觉得整个天都是灰蒙蒙的,她在自己的微博里这么写道:“新年伊始,医生的一纸宣判打碎了我对生活持有的所有美好,我最宝贝的最心爱的、我视如超越生命的儿子得了尿毒症,‘尿毒症’这可怕的疾病像个巨大的石头砸向我们的家庭,瞬间粉碎了我们的心。……我的心也沉入了黑暗的无边的境地,无法入眠,不停地掉泪,不敢想未来,也不能回想过去。心痛得要死去,可是又不时提醒自己:孩子在受苦,需要我们!做父母如何挣扎都得挺住陪在身边,尽一切来救治。”一周三次的血透,等待配型的煎熬与经济负担的巨大压力,加上周遭相同疾病的病友病情发展到可怕境地而产生的恐惧感,这些已经让原本就很苗条的母亲愈发的瘦,只剩下九十斤都不到。

治疗期间不放弃学习 确诊之后,这个在上高三的成绩优秀的男孩子不得不中断学业匆匆离开校园,来到南京,在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开始治疗。汪爱琴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刚开始的日子十分难熬,因为不能确认是否能够正式接受治疗,我们只能住在旅社。” 方知行为了不把学习落下,在接受治疗的同时每天坚持自学,略微有些腼腆的他向记者介绍起自己当时的生活,“我每天八点半起床,洗漱以后看一会儿书,中午吃过饭再睡一会儿起床看书,晚上基本上不看,因为那个时候身体还比较虚弱,妈妈让我尽量休息好,把身体养好是关键。”18岁的方知行没有这个年纪小伙子本该有的结实强壮,病痛的折磨让他的体重只剩下了47公斤,细胳膊细腿的,瘦瘦的胳膊上都是青筋,突起的地方还贴着因为接受血透为避免感染而贴上的创可贴。

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血液净化中心护士张樊蓉告诉记者:“这个小伙子很坚强,也很懂事,那么粗的一根管子插到胳膊里,他也从来不喊不叫。”母子俩经历了开始的煎熬和绝望后,现在都抱着乐观积极的状态,在接受采访时脸上还会不时地露出微笑。考场出来直接去透析 虽然身患尿毒症,小伙子从来没有放弃过高考。“我当时就想着,反正已经准备了这么久,就去试一试呗。”方知行在高考前一天伴随着暴雨从南京赶回了黄山,两天的考试结束之后,方知行又从考场直接赶到医院进行透析。“后来,我也渐渐地调整好心态。在透析室里,我也看到了不少和我儿子这么大年纪开始患病的患者,透析了十几年仍然好好地,有的甚至还在工作岗位上。这让我认识到了我们身后是一个巨大的群体,不是一个人。

更何况,我知道我不能把这个病想得那么恐怖,我们也不能恐惧。”如今的汪妈妈已经能够笑对命运给她安排的一切,面对记者也能从容讲出这些话。在采访过程中,汪爱琴总会在儿子说话时,扭过头看着自己的儿子;每当介绍起自己儿子时,汪妈妈也总是一脸欣慰,带着些许骄傲的语气。“儿子从小就很懂事乖巧,成绩很稳定,不怎么需要我们操心,中考时也顺利考上我们那边最好的高中。”母亲摸了摸儿子的头又接着说,“儿子也一直很有男子汉风度,像现在我们走在路上,儿子一旦看我手上的包重,就会拿过去让他拎,买个西瓜回来也是他拎。” 高考分数公布后,得知方知行考了430分。对于平时成绩不错的方知行来说,勉强超出二本线让他有些懊恼,但汪爱琴却表扬了儿子,“没事,已经很棒了。

”考虑到离家较近,方便手术后的照顾,母子俩决定报考家乡的黄山学院。虽然方知行的分数可能不够,但母亲却希望学校能够给这个成绩本来不错又坚强的小伙子多一点机会。方知行自己也很乐观,“考不上的话就复读吧,说不定明年考更好呢。” 将带着妈妈的肾上大学 现在,方知行的病情比较稳定,每周一三五去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做血液透析。据汪妈妈的介绍,每天晚上,母子俩还会去富贵山公园散散步,“那边清凉又幽静,比较适合散步。周末的时候,我们还会去夫子庙、中山陵、新街口转转。”汪妈妈告诉记者,“我现在也要把身体养养好,之前跟儿子配型配上了,但是我的肝上有个肿瘤,不过查出来是良性的,所以医院通知我半年后再做检查,我现在就需要等待手术,不管怎样,总是有希望的。

希望儿子,可以带着妈妈的肾上大学走人生。” 汪妈妈在她的微博里也写道:“周围传递的爱给了我们力量,给了我们希望,给了我们微笑。当爱以泉水般涌入,我们何以回报?那让我们在今后的日子以一滴水融入这般泉水里,随它涌动传递爱的力量。” □南京大学实习生 袁逸青 通讯员 杨晨 金陵晚报记者 李花。

女儿 妈妈 孩子

上一篇: 中国高等教育退出机制引争议 公众难理解淘汰制

下一篇: 七岁女童著长篇“小说” 写出万字后被父母叫停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6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