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高校共获国家科学技术奖198项 占总数71.5%


 发布时间:2021-03-04 15:01:20

HOB,是“哈佛-牛津-北师大”的简称,该项目由北师大珠海分校联合哈佛大学、牛津大学三校共同发起、以“培养当代大学生领导力、造就未来青年领袖”为目标,以“分享增进理解,研究促进决策”为基本精神,HOB项目将哈佛、牛津的部分优秀学生、教授聚集到北师大珠海分校,通过自主活动设计,让三校学生零距离互动,感受彼此不同的经历、视角及思维方式,催生学生的跨文化视野和决策能力。牛津大学Kebble学院Marc院长在启动仪式致辞中表示:“牛津大学、哈佛大学等历史悠久的世界名校之所以与北师大珠海分校这所年轻的中国大学合作,是被此项目的创意和质量所吸引。此项目在国际上尚未有此先例,属于首创,其意义深远。” HOB项目从6月24日正式启动,至7月17日结束,历时近一个月,除了北师大珠海分校部分在校学生,还有十余名来自哈佛大学和牛津大学的优秀师生参与其中。

HOB项目将设立经济与工商管理、人文与社会、科学与工程、艺术与传媒四个领域的活动班级,班级根据研究课题设立研究小组。课程根据实际需要弹性安排,小组课题研究日程自行协商决定。每位营员需在活动期间内修满60学时。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校长陈光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HOB项目形式很灵活,且多样化,主要有合作研究活动、国际领导力讲座、专题沙龙、文体活动、成果展示活动等,陈光巨认为:“这种通过学生自主学习实现国际跨文化沟通和交流的项目在中国境内还属首创,参与者能在丰富多彩的活动中切身体验东西方文化差异与思维方式差异,形成批判性思维,拓展国际化与全球化视野,培养独立思考能力、动手实践能力、团队合作能力、问题解决能力和展示成果能力。”(完)。

江苏省教育厅、财政厅已下达2011年秋学期经费指标,对江苏省属高校拨发国家助学金共计3.56亿元,通过覆盖大中小学的以政府财政为主的“奖、贷、助”和以学校为主的“勤、补、减”相结合的贫困学生资助体系,确保在江苏没有一个学生因贫失学。目前,江苏省普通高校在校生177.5万人,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学生28.4万人,占在校生的16%。中等职业教育在校生102万人,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约10.2万人,占在校生的10%。普通高中在校生135.7万人,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约24.4万人,占在校生的18%。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631.7万人,其中家庭经济困难寄宿生13万人,占寄宿生总数的23.6%。据江苏省教育厅新闻发言人洪流介绍,江苏省现有资助政策主要包括国家奖学金、国家助学金、国家助学贷款。

国家奖学金包括高校国家奖学金(每生奖励8000元,全省每学年约资助2250人)和高校国家励志奖学金(每生奖励性资助5000元,全省每学年约资助4.5万人)。国家助学金包括普通高校国家助学金(生均资助金额3000元)、中等职业学校国家助学金(每生每年1500元)、普通高中国家助学金(每生每年1500元)、义务教育寄宿生生活费补助以及针对应征入伍和赴苏北地区基层单位就业的高校毕业生的学费补偿。各类国家助学金合计每学年约资助132.66万人。洪流说,从2011年春季学期起,江苏省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家庭经济困难寄宿生生活补助标准提高到小学每生每年750元、初中每生每年1000元,资助面为义务教育阶段寄宿生的8%(苏南)、10%(苏中)、12%(苏北)。

江苏省学生资助管理中心主任陈虎表示,正在考虑将义务教育寄宿生生活费补助措施向非寄宿生层面扩展。此外,江苏省还通过勤工俭学、学费减免、高校新生入学“绿色通道”等其他辅助措施帮助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解决入学困难,以实现在江苏没有一个学生因贫失学。(完)。

“由国家作为投资主体,通过向金融机构和社会发行教育特种国债等途径筹措资金,坚持10~15年时间,把各级各类公立学校高标准建设好。”近日,河南省社科院副院长刘道兴向教育部发出建议书,得到了教育部的回函。据了解,这一建议最早是在由刘道兴执笔完成的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基金课题《我国的人才战略与人力资源开发投资机制》中提出的。该项研究报告在广泛调研基础上发现,我国广大人民群众节约、积累、储蓄的主要动机之一是为让子女接受良好教育做准备。也就是说,在我国形成的巨额储蓄存款和其他多种社会性积累中,有相当一部分应当投资教育基本建设。到2008年年底,我国金融机构储蓄存款已接近50万亿元,金融机构存贷差接近17万亿元,国家外汇储备两万亿美元。同时,我国又拥有巨大的水泥、钢铁等建材生产能力和强大的建筑能力。

“在此背景下,我们应当把扩大教育投入当作第一投资重点。”刘道兴说,我国教育投入应当是两条腿走路:一方面继续保持财政对教育的不断增加,努力使财政本身对教育的投入占当年GDP的4%,这是教育投入的主渠道,资金主要作为教育事业的运转经费。“另一方面,由中央政府以发行教育特种国债的方式,将我国快速增长的金融储蓄、外汇储蓄等民族财富,每年引导3000亿元~5000亿元,投向教育基本建设,占每年全国GDP的1%~2%。这部分资金主要用于各级各类学校的规模扩大和教学条件改善。”刘道兴说。有人担心,学校又不能直接赚钱,这些教育国债的偿还是个问题。对此,刘道兴认为:“这是一种投资认识误区。” 他在研究报告中通过系统分析认为,10年以后、20年甚至上百年以后,国家实力的增强和财政收入的增加,就是教育国债投资的效益体现,也是教育国债完全可以偿还的根据。

“这种教育投资的效益,不是几年后直接从学校收到本息,而是应由国家负责投入和偿还的社会公益性基本建设收益。”刘道兴说。他的研究报告认为,从经济产权角度看,公立学校的用地、校舍和一草一木都属于国家,投资主体和偿贷主体自然应当是国家。所以,应当通过政府加大投入和政府发行教育国债,把各级各类公立学校从基建负债重压下解脱出来,让教育部门和学校集中力量深化教育改革,提高教育质量。(王晓凡 记者韩俊杰)。

国家 总数 项目

上一篇: 调查称不足3成2014届毕业生愿留“北上广深”

下一篇: 中小学生安全教育日 记者查找校园安全“死角”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6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