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培训机构名字不得用“学校”


 发布时间:2021-05-07 06:23:29

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对东莞光明中学初中男生小迪(化名)在体育课上跑完800米测试后猝死一案做出一审判决,判处原、被告均分担一定的民事责任,东莞光明中学向死者家属赔偿损失15万元。跑步原本是国人最容易接受的锻炼项目,也是校园体育的基础项目,然而随着近几年校园内长跑猝死频发,跑步逐渐成为校园内不愿意多谈的话题。2012年11月,短短的10天之内,接连发生四起青少年在中长跑运动中猝死事件,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在种种担忧下,西安、南京、广东等地许多学校取消了女子3000米、男子5000米等中长跑项目。当然也有不在少数的学校仍保留着中长跑项目,但成绩已经是一年不如一年,不少学校的校运动会中长跑项目的学校纪录已经有十余年未能打破。校园长跑猝死频繁发生,学校和体育老师都有着不小的压力。学校按照“阳光体育进校园”的要求,每周增加了体育课的课时,体育课也较之前有了很大的改变。然而,这仅仅是表面上的改变,如今的体育课更像是娱乐。一位体育老师私下说:“我是体育学院的教育系毕业,按照教学大纲带体育课没问题,但是很多危险的活动我不敢教学生们。

万一在我的课上,哪个孩子被球砸一下,跑个400米晕倒了,我怎么跟家长交代?所以我只能和其他老师一样,体育课就以游戏为主,让他们玩得开心就行了。” 另一位从教20多年的体育老师说:“以前孩子上体育课受伤,我们给家长解释清楚,大家都认为是件小事。但是现在很多家里只有一个孩子,一出事体育老师就成了罪魁祸首了,因此现在体育老师是高危职业,要处处小心。” 而作为孩子们最喜欢的校园活动,校园运动会也已经不是全班参与了,更多的是班级里体育生的秀场。“学校每年都有运动会,我们都想参加,但是班里普通学生根本没有机会参加,为了班级能获得运动会的好成绩,老师只给班里的体育生报名。”一位小学生这样对记者说。如此一来,孩子们的积极性被打击,对体育活动的兴趣也随之减弱。由于面临中高考以及就业的残酷竞争,给青少年及学生家长带来非常大的压力,家长一味追求文化课考试的高分数,也是中国青少年身体素质下降的一个原因。每一个家长都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在学习方面输在起跑线上,每周一至周五正常上课,周六周日的英语辅导班,数学辅导班,美术专业班等忙得孩子不亦乐乎。

当家长不让孩子在学业方面输在起跑线上时,有没有考虑孩子已经在身体素质方面输在了起跑线上呢?上海复旦大学体育教授王方椽认为,不重视身体健康是“一个社会追求学业成绩的标志,我们现在是一条腿走路”。近3届奥运会,中国竞技体育均在金牌榜名列前茅,但中国青少年的身体素质却越来越差。越来越多的孩子不愿意去室外运动,这与青少年对体育活动的兴趣减弱、电子产品的普及以及空气污染有着非常大的关系。自2007年开始,教育部开始在部分省市试点学生体质健康测试,要求各所学校每年至少对全体学生做一次测试,将结果上报给教育部。截至2012年,全国有13%的青少年超重和肥胖,超过20%的肺活量指数不合格,营养不良的占38%,小学和初中的近视率就达31%和58%。现在我国的征兵标准已有所降低,但有些地方的合格率仍然只有30%,可见青少年体质到了什么程度。从力量、速度、灵敏等身体素质角度来说,耐力是基本素质;从健康方面来说,心肺机能的重要性毋庸多言,这些正是可以通过长跑锻炼来提高的。

因为在长跑过程中,快节奏的深呼吸可以让身体吸入更多的氧气,这对肺部功能的增强非常有利。如今频频出现的学生长跑猝死的事件,正说明不少学生的耐力水平在下降。对于中国学生令人担忧的身体素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国家也开始重视青少年的身体素质问题。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仅仅只是表面工作很难改变中国青少年身体素质逐年下降的趋势。(记者 王蓓贝)。

沁阳永威学校发生了一起校内打架斗殴事件,初二(8)班的学生闪光(化名)用橡皮投掷一名学生,致使该学生哭个不停。同班同学郝强(化名)因看不惯这种“欺负人”的事儿,便与闪光理论,而后发生肢体冲突。之后,两位学生的矛盾不断激化,双方家长也被“卷”了进来。9月21日晚,在校领导和民警的协调下,郝强家长赔偿给闪光家长五千元现金,本以为事情到此为止了,可之后,校方却不让郝强等四名学生在校读书。今年河南省教育厅曾规定,禁止学校开除、劝退学生,沁阳永威学校为什么做出这样的处理结果?东方今报记者进行了调查。【事发】 两学生发生肢体冲突 10月23日,修武县的郝先生一脸愁容向记者诉说了孩子郝强一个多月前在永威学校发生与同学肢体冲突的“前前后后”。郝强于2012年考入沁阳永威学校,考入前为修武县七贤镇某小学的第一名。

在永威学校学习一年多来,成绩稳定。今年9月份,郝强在初二(8)班求学。9月17日晚自习,同班同学闪光将橡皮投掷到另一个学生身上,将该学生砸哭。郝强看不惯闪光的行为,便斥责闪光:“你傻啊,把他扔哭了!”闪光一拍桌子:“你再说一遍?”郝强就又说了一遍,闪光径直上去推了郝强一把,郝强挡了一下,最终二人厮打了起来,这时老师赶过来拉开了二人。郝先生说:“晚自习放学后,郝强回寝室,闪光来找他,正巧老师在,闪光没敢动手。”9月18日,郝强和一些同学去找闪光,而后俩人就打了起来。郝强和同学孙某把闪光摔倒后,闪光拔腿跑了。当天,闪光的爸爸带着一帮人来到校园,扬言要打郝强。学校老师出于安全考虑,赶紧用机动车将郝某等4名同学送到博爱县“避难”。【调解】 为让孩子继续上学郝家甘愿赔偿五千元 由于当时临近中秋节,郝强回到修武老家待了两天。

郝先生称:“9月21日,郝强返回学校政教处,被闪光的爸爸关到老师办公室里,非让我来学校。我急匆匆赶来,闪光的爸爸说要两万元才饶了郝强。” 郝先生说,当天,永威学校初中部牛超(音)副校长从中调解说:“为了孩子在这里上学,给点儿钱也无所谓。”当晚10点多,他报了警,沁阳市公安局太行派出所来了俩警察。在永威学校初中部领导和民警的协调下,郝先生与闪光的家长签订了赔偿五千元的协议。当晚,闪光的家长写了一份收到郝先生五千元现金的收条。郝先生说:“赔偿五千元的前提是允许孩子继续在校读书。” 郝先生回忆着说,9月22日,他给学校初中部政教处主任王文平(音)打电话询问孩子上学事宜,她说下午问问牛校长。“到了晚上,校方给我打电话说不让郝强上学了,让找其他学校!” 9月22日,郝先生收到王文平的短信称“你明天还是来学校一趟吧,见一下校长,坐下来谈谈”。

9月23日下午,郝先生再次接到校方的通知说,不让孩子来了,让孩子在修武老家附近找个学校。“本想着破财免灾,可现在五千元花出去了,孩子却不让在这上学了。另外,9月18日跟孩子一起去找闪某的两三位学生也受牵连,也不让在学校继续读书了。”郝先生无奈地对记者说。之后的一个多月里,郝先生多次托人,企图让孩子继续留在学校上学,但未能起到任何作用。记者在采访得知,郝强及受牵连的三名学生被开除,闪光仍然正常上课。【校方】 不让孩子在本校上学是为更好地看护孩子 10月23日11时许,记者来到沁阳永威学校。在学校初中部记者见到了牛超副校长和一位杨姓校长。牛超说,具体事情自己未深入了解,具体情况杨校长相对比较清楚。这时,一位自称是永威学校办公室主任的胡姓女子对记者说,这个事情已经妥善解决了,况且学校接受记者采访的话需要沁阳宣传部给沁阳教育局的人联系,让沁阳教育局的人带着记者来学校才能接受采访。

胡主任表示,学校一位姓孙(音)的校长外出开会了,不在学校,承诺当天下午接受记者采访,并将孙校长的电话号码给了记者。孙校长在电话中说,她现在在外面,承诺当天14点30分接受记者采访。当日中午,胡主任对记者说,这几天学校事儿比较多,承诺下星期一(10月28日)给记者答复。10月28日10时40分许,记者致电孙校长时,她简单回答了记者的问题。学院内发生肢体冲突、打架斗殴的事件,作为校方,学校有责任,学生之间出现小的摩擦很正常,学校本来就是规范学生行为的地方。“事情发生后,及时与家长做了沟通,但由于处理结果涉及家长和学生的隐私,学校不便向媒体多说。” 同时,记者查询到《河南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办法》有学校不得责令学生留级、停学、转学、退学,不得开除学生等规定。

胡校长解释说,学校没有开除学生,没有违背国家的相关的法律法规。至于学生不再在永威求学,而在居住地附近上学,或许是家长为了更方便看护孩子。“孩子要是想继续在永威学校求学,可向校方提出申请要求。” 针对永威学校这起学生打架斗殴及学校处理的结果的情况,记者10月28日11时34分两次拨打沁阳市教育局局长的电话,均无人接听。11时50分,记者以短信形式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发给了沁阳教育局局长,期盼他关注此事并给记者回复,但却石沉大海。【最新进展】 校方承诺处理当中有过错,五千元现金退还 昨日18时许,郝先生致电记者称,永威学校初中部的杨校长和郝强初一的语文、数学老师来到修武县城,找到了他。杨校长说,这个事情主要是初中部副校长牛超负责处理的。“由于牛校长年轻,缺乏经验,在处理事情当中存在不当的情况,学校在这方面存在过错。

当初我赔偿给闪家的五千元现金已经退换给我,还表示让郝强继续在永威学校上学。”郝先生说。郝先生说,这段时间郝强心理打击很大,如果孩子肯继续在永威学校上课,希望也能让其他几位受牵连的学生上课。如果孩子不愿意再回学校上课,他将会要求校方退还学费,并要求对孩子一个多月未能正常上课造成的损失进行赔偿。(东方今报 记者李国营成安林/文图)。

机构 学校 面向

上一篇: 大学生当古建筑测绘员 完善徽派古建筑数据库

下一篇: 高考前如何准备:检查清单 睡个好觉 做心理操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66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