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病痛缠身男子上吊 遗书要姐姐常回家看老母


 发布时间:2020-09-19 13:16:25

嘉义县中埔乡一名酒醉男子持刀沿路拦车,还用刀柄敲破货车车窗,吓得货车司机跳车保命,警方据报赶到,这名发酒疯的男子还企图开车逃逸,不过撞到路旁护栏,被警察手到擒来带回警局。酒醒后,男子才知道闯下大祸,懊悔不已、拼命道歉,但仍被依公共危险、恐吓、妨害自由及毁损等多项罪嫌移送法办。台警方指出,家住中埔乡30岁陈姓男子,因心情不佳,买醉浇愁,原本是自己一个人在车内喝闷酒,不料喝醉之后,竟借酒装疯,拿着西瓜刀在中埔乡司同公路上,随意拦车,要与人“拼输赢”。许多路过车子见状,纷纷闪避并加速驶离,陈姓男子于是开车拦人,一辆小货车被逼停车,陈姓男子立即持刀上前挑衅,不仅用刀敲打车门,不断叫嚣,还进一步猛拉驾驶座旁的车门把手,疯狂的举动吓坏小货车驾驶,只能紧闭车窗及车门,完全不知所措。这时陈姓嫌犯见货车司机不下车,便回到车子里拿出拐杖锁,猛砸小货车车窗,顿时玻璃碎片四处飞散,被害人惊惶中,只能从副驾驶座爬出大声求救。警方据报赶到,嫌犯还企图开车逃逸,但车子却失控自撞路旁护栏,被警察手到擒来。警方指出,嫌犯接受酒测,酒精浓度非常高,借酒装疯,严重危及他人生命财产安全,陈嫌酒醒后,对自己犯行过程,辩称浑然记不得,直向被害人猛道歉,但警方讯后仍依公共危险、恐吓、妨害自由及毁损等罪嫌移送法办。

“咚吱、咚吱”袭卷全台,谢金燕《姐姐》荣登今年台湾地区最洗脑歌曲! 台湾POP Radio举办“十大忘不了歌曲票选”,一曲电音《姐姐》以2万多票夺榜首,大赢第2名的《金骂没ㄤ》近8000票,而刚发片的田馥甄,《你就不要想起我》获第3名肯定,《兰陵王》主题曲《手掌心》拿下第4名,陶子的《我不祝福》挤进前10名。全文网址: 十大洗脑歌 谢金燕“姐姐”夺第一 | 流行音乐 | 娱乐追星 | 联合新闻网。

台湾八十岁老翁郑辉离家近半世纪,遍寻不着亲人,台北市大同警分局民族路派出所巡佐王添福盘查郑时,发现他在25年前就被法院宣告死亡,以“死人”身份“活了”多年。王添福一路帮郑找到家人,并帮他写状,带他到法院声请撤销死亡宣告,让郑在晚年“复活”,与家人团圆。“阿伯,你已被宣告死了25年。”郑得知家人向法院宣告他死亡,眼眶泛红,落寞地说“怎么会这样?” 郑辉找到家人后,唯一的“手足”姐姐在隔天过世,郑来不及见姐姐最后一面,还好警方找到郑时,家人在姐姐的耳边倾诉,已昏迷的姐姐也许是了却最后一个心愿,才安心离去。郑说,他老家住在新竹市武陵东三路上的眷村,约在1978年,他因住不惯家里离家出走,跟着庙宇的阵头巡回台湾,几年后想家,再返回眷村,却已盖了大楼,找不到家人,邻居也都不在,他再随阵头辗转到台北,未料家人以为他死了。王添福上月4日执行扩大临检勤务,带班巡逻经过公园,见郑独坐在公园内吃泡面,以为是迷途老人,郑报出他的名字和身份证字号,王添福登入警政系统和失踪人口系统,却查无此人。

王灵机一动,登入有列出死亡人口的“除户”系统,果然找到数据,赫然发现郑于1991年7月26日就被家人宣告死亡,没想到郑以“死人”的身份“活在人世”,他从警逾20年没看过此事。郑辉的相关证件早已遗失,没有健保卡,生病就吃成药,手机是别人送的,这几年除了到庙会帮忙,也打零工谋生,王添福随郑返家,发现他和友人承租在一间不到十坪(1坪约3.3平米)大的破旧公寓内,睡在早已发霉的床垫上,月入1万新台币的郑辉节俭度日。王添福见郑没有身份,既不能看病,也不能请领老人年金和低收入户,决定要帮郑“找回身份”,隔天一早联系户政事务所人员,通知郑姐姐的女儿。郑的姐姐当时在弥留状态,外甥女接到警方电话,以为是诈骗集团,但一听到郑的名字,马上知道“人找到了!” 王添福帮郑辉写书状撤销死亡证明,本月11日王带着郑和家人到新竹地方法院家事法庭开庭,佐证郑还存活事实,郑眼眶泛红,直向王说“谢谢你帮我找到回家的路!”。

从事庇护就业清洁工作的小美(化名),与五个姐姐都怀过“爸爸的孩子”并堕胎,念高中时她打113专线求助,才脱离父亲魔掌,父亲后避走大陆,但母亲反责难“都是你害我老公跑掉!”让她有家归不得,她的两个姐姐也成为家暴婚姻的受害者。日前小美因饥饿晕眩跌伤住院,无法工作,见到辅导她的新竹市心理卫生协会理事长陈贵凤,有如见到“妈妈”,趋前紧紧拥抱。25岁的小美,留着一头长发,长相清秀,若不是残障手册注“轻度智能障碍”,几与常人无异。去年她参加新竹市政府举办的身心障碍者就业博览会,经转介到心理卫生协会接受职业训练,悲惨身世才曝光。小美说,母亲有精神疾病,需定期看医师服药,她与5个姐姐遗传母亲,都有轻微智能障碍。父亲开店,生意不差,从小到大父亲只要不开心就打骂母亲,后来连六姐妹也成出气筒。“我一直以为姐姐们怕爸爸,是怕被打,直到那天我才知道…。”小美说,国中时有次父亲酒后暴怒摔东西,把她叫入房间,不顾她疼痛反抗,性侵得逞,4个月后再带她去堕胎。

她说,当时她害怕哭个不停,父亲却骂她:“哭啥?你阿姐哪个没来过?”她才知道5个姐姐下场跟她一样,大姐最惨,前后堕胎3次。念高中时,小美从老师处知道113专线,鼓起勇气通报“爸爸会打我们!”警方介入调查,父亲担心性侵事曝光,远走大陆迄今下落不明。母亲对她不谅解,认为是她逼走父亲,在小美高中毕业后,把她赶出门,并改嫁给一名70多岁老翁。小美说,大姐因为堕胎太多次,受孕不易,夫家带她去检查得知原因,常被丈夫拳脚相向,最后不堪家暴离婚。三姐婚后向丈夫吐露遭性侵,也未获谅解,也是家暴受害者。

男子 遗书 姐姐

上一篇: 新疆张裕巴保男爵酒庄开业 首推13.5度浓郁型葡萄酒

下一篇: 台微雕家以毛笔在纸钞上书与防伪小字同样大小字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6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