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立伦屡提放假建议剑指2016选举? 本人澄清


 发布时间:2020-09-27 09:36:38

信用卡已从身份地位的象征,变成皮夹里的累赘。卡债风暴之后三年来,台湾人总共剪掉近一千四百万张信用卡,这些卡片全数叠起来,有二十个台北101金融大楼高,甚至比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8848米)还要高。过去银行为抢市占率,大开发卡方便之门,例如白金卡不收年费,门坎大降,让台湾信用卡市场造就多项奇迹,白金卡量曾高居亚洲第一。曾有银行要办白金卡友飨宴,结果持卡人“车流”竟然在饭店门口排了三圈。卡债风暴后 突然变理性 但激情过后,持卡人和银行都卯起来剪卡,台湾人的“剪卡量”也快成世界之最。根据台当局“金管会”统计,二OO五年十月卡债风暴开始时,台湾信用卡流通卡量攀升到四千五百多万张的最高峰,之后信用卡量即无量下滑,连续“负成长”四十四个月,到今年六月底为止,信用卡流通卡量减为三千一百八十多万张,三年来,台湾人总共剪掉一千三百多万张信用卡,发卡量再也没有明显成长。

每个台湾人 至少剪一张 台新银行资深副总经理邱丰凯分析,台湾合条件持信用卡人口(二十岁以上)约九百万人,卡量高达四千五百万张时,表示一名持卡人平均持五张卡,现在降为三点四张,即过去三年,每一个台湾人至少都剪了一到两张信用卡。且这波剪卡潮还没结束。台湾“中国信托信用卡”事业处处长陈俊仁说,在成熟信用卡市场中,一般人平均持二点九张信用卡就够,估计台湾信用卡流通卡量要降到两千六百万张才算健康,台湾人还要再剪个五百万张,剪卡潮才会停止。福利大缩水 消费力减弱 剪卡的主要原因,也在于卡债风暴后,银行大砍信用卡各式福利,一张卡刷不到既定门坎,可能要缴年费,还不能累积红利点数,一点都不划算。且长期经济不景气,消费意愿降低,持卡人也不在意少几张卡。连银行都不挽留持卡人,中国信托和国泰世华为方便卡友剪卡,直接在客服专线上中加设“语音剪卡”选项,想剪卡按个电话键即可。

台新银行也有“清呆卡”项目,用半年时间清掉六十万张呆卡。汇丰银行也是单月剪卡冠军,确认呆卡卡友不想再刷后,一个月就剪掉三十五万张信用卡。银行指出,过去呆卡率曾高达五成,发十张卡有一半是没在使用的呆卡,银行没进帐,还要负担维系成本。到今年六月底,业界“活卡率”已有五成八,即每十张卡中有近六张累积消费,银行才有手续费进帐。

台北市南港福德街日前深夜发生死亡车祸,51岁男子连鸿鑫喝醉酒冲到路上拦车,前后24分钟、81辆公交车、汽机车经过,没人停车伸出援手,这名男子随后醉倒在路中央惨遭辗毙。监视器录下连鸿鑫最后的身影,他一走下出租车身体就不听使唤,摇摇晃晃努力张开双脚,半蹲着想维持平衡,但起不了作用,整个人往后倒,重重摔在人行道上,他没有因为疼痛收手,连某再出招,张开双臂模仿起螃蟹,横着走过整条马路,机车赶快闪过,后面轿车也紧急转弯,连某就这样在路中央满场跑,来来回回好几遍。连某最后可能不胜酒力,累了直接躺在马路上,公交车司机吓了一跳闪开,但突然一道闪光,后面的小轿车不慎直接辗过连某。肇事车主吴学璋表示,“他直接躺在路中间的,我开过来时候,没有看到什么状况,就好像有压到东西,赶快停车。

” 警察赶到现场,忙着将绳索绑在小轿车后头,并出动大型机具,把小轿车腾空吊起,费了好大一番工夫,终于把连某拖出车底,但已经没有生命迹象。连某住在附近,是银行退休警卫,半夜和朋友几杯黄汤下肚不胜酒力、醉倒路中,加上天雨视线不良,被经过的吴学璋当场辗毙,对于意外成为肇事凶手,吴学璋大叹无辜,讯后仍依过失致死罪嫌移送法办。

最近马英九呼吁国民党团结,先是因为党内杂音不断,例如台北市长郝龙斌主张“2014‘七合一’败选,党主席应负责下台”,然后喊出“低薪是国耻”炮打“中央”;接着新北市长朱立伦也跟进表示“不能加薪就多放假”,并直接推出新北市版的“延长产检假、陪产检假”。台中市长胡志强面临党内初选,也坦言“感受不到‘中央’协调的诚意”。更严重的是,国民党内还传出不少阴谋论,搞得人心惶惶。例如“行政院长”江宜桦突然撤换“内政部长”李鸿源,“副总统”吴敦义主张事缓则圆,被理解为“吴江斗争”。台湾高铁董事长欧晋德在压力下辞职,也被解读为江宜桦策动“交通部长”叶匡时反对“欧晋德成为连胜文市政总顾问”,又被扯上马连心结乃至接班斗争。

国民党高层认为郝、朱、胡三人不该在外面放话,有话应该到党内来说。问题是国民党现有六位副主席,三位民意仅次于马的“直辖市长”却都被排除在外,三人甚至连中常委都不是,根本无从在国民党中央反映意见。更何况,三人老是和“中央”唱反调,多少也传达出不满的弦外之音。郝在今年底就要卸任,但马并未提供职位安排;胡不想参选连任,转进“中央”也无门可入;至于民调最高的朱立伦,也很想放弃连任、直攻2016“大位”,但马显然并不同意。郝、朱、胡三人的危机感,如今甚至也蔓延到吴敦义身上。吴原本以为自己是马的唯一接班选择,但在两次交手之中,都一再输给后起之秀江宜桦。

先是去年9月“马王政争”,吴主和,江主战,江明显得到马青睐;然后是这次撤换“内阁”民调第一的李鸿源,吴反对,江坚持,江再度得到马奥援。吴两度站到马的对立面,也难怪台北政坛盛传,吴恐怕已经失去了接班人地位。至今为止,江成为马的唯一爱将,以后起之秀凌驾郝、朱、胡三人,甚至吴之上,得到马的所有关爱眼神。问题是,相较于朱吴两人,江实力最弱,民调也最低,马力捧最弱的江,固然可以暂时营造中生代之间的恐怖平衡,继续维持马一人独大局面;但马迟迟不愿布局权力接班,很可能导致郝、朱、胡、吴等中生代纷纷自求多福,造成国民党分裂再度出现。(郭正亮)。

朱立伦 台湾 中央

上一篇: 不去钓鱼岛 马英九江宜桦30日搭舰南海护渔

下一篇: 台湾自制无人机正式成军 肩负执行侦察任务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85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