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英九大学开课论“南海仲裁”当场豪饮太平水(图)


 发布时间:2020-10-29 18:13:09

马英九就职已一周年,美国知名两岸问题专家卜睿哲认为,马英九上任前设定的大陆政策目标,“全部都有重要进展”。前美国“在台协会”理事主席、布鲁金斯研究所东北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卜睿哲表示,马英九在上任之前,为自己的施政设定了几项目标。在与大陆关系方面,他希望向北京保证,台湾的目标不带敌意,而是希望恢复对话机制,扩大经济合作领域。卜睿哲说,在执政周年前夕回头检视,所有这些预先设定的目标,都有重要进展。在对外关系方面,马英九扭转了台湾与美国和日本的关系。他指称,透过这些进展,马英九实践了他誓言回归台湾人民对台湾未来主张走中间路线共识的承诺。台湾未来最大的挑战在于安全领域。

13日台湾舆论涌现更多“勿让西方霸权予取予求”“两岸共同捍卫南海”的主张。《联合报》当天社论题目是《南海仲裁是荒腔走板的不智判决》。日前,一度有报道指民进党当局不再重复中国国民党执政时所坚持的“固有疆域”或“十一段线”的历史主权说,该报坦言,如今既然海牙仲裁法院否定太平岛为岛,台湾如何可能苟同它对大陆主张“九段线”的判决?“如此一来,反而在南海问题上将两岸推向同一阵线。” 《中国时报》13日社论《面对强权染指,两岸共同捍卫南海》直指,美日等国欲借此仲裁制约中国大陆对南海之掌控,其意图昭然若揭;其结果形同迫使两岸退出南海。该报呼吁,民进党当局应认清国际强权的实力原则,美国为遂行其“亚太再平衡”一再拉拢台湾,但在南海主权争议上不会顾及台湾。两岸对南海拥有相同的历史权利主张,面对强权染指,只有共同捍卫这片祖先留下的资产,才对得起历史。

《中央日报网路报》的社评《何不以南海仲裁案做改善两岸关系契机》一文认为,南海仲裁案看似中菲之争,事实上却是中美国际政治角力。民进党当局虽声称坚持南海“主权”,但只谈太平岛,对“十一段线”始终避而不谈,种种表述仍是呼应美国的主张。该报提出,如果没有“十一段线”的国际法基础,太平岛的地位必受质疑,这正是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有鉴于此,建议民进党当局与其一味倒向美国,不如把此一事件做为改善两岸关系的契机。大陆学者有关“两岸在南海合作上可展现默契”的主张受到台湾媒体关注。《中国时报》在三个整版有关“南海仲裁”的报道中引述了清华大学台湾研究院副院长巫永平的观点,即两岸第一时间各自发表的声明已体现双方面临一致难题,双方有可能探讨各种合作方式,尤其台面下的“默契”。上海台湾研究所副所长倪永杰也提出,民进党当局不要再对美心存幻想,若能从各自法律规定出发捍卫南海主权,就有可能为当前两岸关系“破冰”。

《联合报》特别提到,台当局内政主管部门12日晚间提及了1947年中国政府公布的《南海诸岛位置图》,表达对南海诸岛及相关海域主权的主张;而大陆方面声明中提到,中国政府为加强对南海诸岛的管理,于1947年审核修订了南海诸岛地理名称,编写了《南海诸岛地理志略》和绘制了标绘有南海断续线的《南海诸岛位置图》,并于1948年2月正式公布,昭告世界。该报分析认为,两岸都谈南海“U形线”创造了两岸共同对话基础,若能就此重建互信、默契,两岸关系可望迎向“U形”微笑曲线。多位台湾学界人士也就两岸共同处理南海议题表达看法。政治大学国际事务学院院长李明投书媒体指出,海峡两岸今后同时面临极为严峻的挑战。在这艰难时刻,台方须及早加强太平岛防务;为使两岸关系不致雪上加霜,当局也必须在南海议题上更示坚定。(完)。

“南海仲裁案”所谓裁决严重违法,带有极大偏见,绝不会被接受。而作为与此次仲裁庭五位仲裁员有过学术接触的国际法学者,程家瑞也对这些仲裁员“随政治起舞”表示极度遗憾。建立在菲律宾共和国阿基诺三世政府非法行为和要求基础上的南海仲裁案仲裁庭,12日就涉及领土主权及海洋划界等仲裁庭本无管辖权的事项作出了非法无效的所谓最终裁决。程家瑞表示:“看完裁决全文、特别是判决的理由,我对仲裁庭表示非常失望。” 程家瑞分析,首先,仲裁庭存在超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下称《公约》)授权行使管辖权以及事实认定不清的严重问题。同时,仲裁庭还认定南沙岛礁没有专属经济区与大陆架、相关海域及大陆架归于菲律宾,并认定中国在南海的执法行为违法。“这实际上是在划定专属经济区与大陆架的归属,而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问题,完全不属于仲裁庭在本案中的管辖范围。” 作为台湾学者,程家瑞也关注到裁决认定太平岛为“礁”,“这让我非常吃惊。绝不接受。”程家瑞曾在今年4月15日邀请包括牛津大学、曼彻斯特大学、纽约大学在内的9位来自不同国家的法学专家前往太平岛考察,看了岛上的土壤、还在岛上吃了午饭,证明太平岛完全具备岛屿的条件。

“大家都认为太平岛是天然形成的岛屿。裁决所谓的严格标准是不对的,否则全世界很多岛屿都不是岛屿了。” 另一个“严重的问题”,是仲裁庭在缺乏任何实地考察的情况下,粗暴地指责中国破坏南海的海洋环境,并对南沙岛礁的地位、水域权利、海洋环境等问题做出判定,缺乏客观的事实基础。“这带有严重的偏见,”程家瑞说,毫无有效证据而完全归责中国,这“非常不公平”。而裁决提到所谓的“没有证据表明中国历史上对南海海域行使排他性的控制或者阻止了其他国家对资源的开发。”程家瑞也表示不能接受:“为什么没有证据表明?因为仲裁庭里的五位,全都是外国人,很显然他们不可能熟读中国历史,不要说中国古代,近代史都不了解,更何况是南海历史。在没有能力接触到历史证据的情况下,如此下结论是不合法规的,显然他们只听一方面薄弱的证据。” 无独有偶,与程家瑞的质疑一样,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13日也在北京表示,这个仲裁庭的五位仲裁员中,四位来自欧洲,另外一位来自加纳,但长居欧洲。五位没有一位来自亚洲,更不用说来自中国。

刘振民并质问:“他们了解亚洲复杂的地缘政治吗?他们凭什么能做出公正的判决?” 程家瑞说:“对于这个所谓裁决,给我一个很深的印象,就是它不是一个纯法律性的判决。其违反了许多应该遵循的原则,它缺乏对整个南海历史、对中国历史的认知,变成了一种隐含政治性的判决。” 作为国际法学者,程家瑞表示自己与仲裁庭的五位仲裁员不时在学术场合遇见,自己对他们会在没有大量证据的情况下、只听片面之词,不顾学术和职业的规则,作出如此“随政治起舞”的判决感到疑惑,也非常遗憾。“这个裁决,伤害的不仅是仲裁者个人的学术地位,也给其所服务机构带来负面影响,损害了《公约》里的原则,更严重损害了国际海洋法法庭设立的精神。”(完)。

太平岛 马英九 南海

上一篇: 台湾伯政文教经贸交流协会在海南开设办事处

下一篇: 两名台湾旅客持“台湾国贴纸护照”被香港遣返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35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