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抢银店未果“遭羞辱” 隔天回来砍老板(图)


 发布时间:2020-11-30 02:23:46

台南市一名身材娇小的槟榔西施,昨遗失手提包,不管包内放有安非他命毒品,她还到派出所认领包包,还坦承吸毒,警方对她自投罗网的行为很好奇,她才说出因担心手机内存放的私密自拍照外流,只好硬着头皮到警局找包包。包包藏毒被拾获 警方调查,今年三十二岁的妇人吴秋芬有毒品前科,昨天上午八点,在台南市金华路二段水萍塭公园附近,遗失一只白色手提包,被人拾获送到邻近的金华派出所,警方检视皮包内的遗失物,发现有手机、0.28千克的安非他命及吸食工具等物。警方准备依身份证件的资料连系失主时,身材娇小的吴秋芬,慌张骑机车赶到金华派出所,向警员询问有没有人送来捡到的白色手提包,随即看到办公桌上的白色手提包,吴妇连忙说这就是她遗失的手提包。手机自拍私密照 吴妇坦承吸毒并供称去年间再次染上毒瘾,因手提包内没有现金,引起警员怀疑为何吴妇要坦承吸毒,吴妇才扭捏地说,因手机内有跟丈夫的私密自拍照,怕外流,被人发现发上网就难看了,只好骑机车沿原路找寻,到派出所查询。

陈女士在文中描述了由台北南下至苗栗途中的一则小插曲,并感叹“台湾真心质朴的盛情”,让其“意识到自己无端的多虑”。文章摘编如下: 中秋假期长周末,我先生所服务的大学英文系在苗栗山区举办迎新宿营活动,我们特意从台北南下去看望参与活动的学生,途中发生了件小插曲,让我感到台湾真心质朴的盛情,也让我意识到自己无端的多虑。途经苑里,在老街吃过中饭,看到街对面有一幢红砖大宅很是气派,走近一看是老字号的振发帽席公司,老板在里面听到声音连忙出来招呼,热情地带我们参观他们八十多年的老宅兼作坊,里里外外、前前后后带我们转了好几圈。这幢大宅依次是店堂、客厅、作坊和厨房,厨房里砌着大灶台,多张大圆桌面和古董级的碗橱,可以想象当年人声鼎沸时的兴旺。老板盛情邀请我们喝茶聊天。原以为是推销商品而有点迟疑,勉强坐下后还想尽早脱身,想不到老板还真只想跟我们聊聊,交个朋友,丝毫没有其他意图。中年的老板侃侃而谈,说从祖上开创至今已有数代,主要是以蔺草编制为主。蔺草是我熟悉的,因为老家上海大多数家庭夏天都是睡白麻筋席子,白麻筋的学名就是蔺草,是宁波土产,至今还有从唐朝传承下来的老字号。

在台湾有机会看到蔺草席蛮开心的,老板从玻璃柜取出蔺草席,一看之下,原来台湾所用的蔺草较宽,接近细筷的宽度,和宁波藤椅所用的藤粗细相仿,而宁波白麻筋席所用的材料极细,宛如细面,在编制手法上也各不相同。看过席子,老板又取出一顶式样高耸的草帽,帽缘上方嵌有黑色的太阳眼镜,镜片可以开启,原来这是蒋宋美龄女士的特别订制款,老板说“fashion吧?现在的fashion算什么?看看这五十年前的,这才是真正的fashion。” 电影中经常出现的邮差帽,老板随手拿了一顶,青色大圆帽用手敲敲很硬实,说又叫晴雨帽,做起来很费工,老板说要两个工人相向用力拉才会成型,因而早些年这样一顶便价格高昂。从店堂穿过一小门就走进内室客厅,老古董真不少,半个衣柜大的黑色老旧保险箱,上面标有英文日文和中文,古老的大挂钟,无言地诉说着过往的沧桑和曾经的繁华。最引人注目的是墙上的老照片:老板的祖父张水连老先生手持蒋宋美龄的墨镜草帽微笑,老人家的气质真是儒雅。正中的多幅照片是蒋经国先生1980年来访时,在店门口拍摄的照片,老板说那天非常轰动,好多乡亲邻里都来围观。

时代的车轮轰隆隆地向前开去,草帽草席都式微了,加上机器化的生产,再也不是以前请一些邻居妇人代工编织的年代。老板说早先靠一个妇女编织就可以供养一家人的生活,现在没有什么人愿意再做这些了,张老板兄弟俩也都外出工作,曾在《中国时报》当过记者,现就职于小区大学,只在节假日回来在店堂内坐坐,守着这古旧的老宅,守着一份旧日气息,店内商品大多是从前库存,卖完就卖完了,令人感叹。告别张老板,午后的苑里老街很安静,没有人来人往,只有树叶在风中沙沙作响,遥远相对的回声,通往远处的弧形街衢,蓝天碧云分外耀眼,俩人携手安静地走着,什么也不想,只是看看绿树红瓦,听着风声,享受难得的片刻宁静。街上木屋斑驳的油漆流露出昔日曾拥有过的颜色,虽然不再人声鼎沸,但有着过往浓厚生活气息的乡土老街,终究不是旅游景点仿古街区可比拟的,虽然商业繁华不再,但人情温暖依旧还在。(文:陈蓓)。

比例不足一成,其中运动员出身的更属凤毛麟角。曾是中华台北柔道选手的吴佩琳,担任保镖已有十一年。她认为,保护“老板”最高指导原则就是“以身作盾”,当然包括挡子弹、撑刀子,及一切危险东西,无论男女保镖都是一样的信念。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吴佩琳从高雄乐育中学毕业后,便以“柔保生”(十岁习柔道,目前四段)资格就读台湾警察大学;毕业后再经甄选进入警官队服务,展开女保镖生涯。吴佩琳回忆,2000年岛内因政党轮替,产生许多女性“阁员”,女性保镖需求量增加。起先她担任当局“内政部长”张博雅的保镖;后来张转任“考试院副院长”,她也被改派到“行政院”,负责保护“院长”游锡堃的夫人。2004年5月扁当局改组,郑丽君出任“青辅会主委”,又成了她的新老板。吴佩琳说,保护游锡堃夫人是担任24小时贴身保镖,就住在“院长”官邸,其他老板则是从出门上班起,才展开“零距离”保护。吴佩琳说,在“青辅会”时是“单人保镖”,无人可轮替,有时需陪老板忙到凌晨一、两点才能收工;但郑丽君会不时准她请假回家陪老公。后来吴佩琳生小孩后才请调回到警官队,不再担任贴身保镖,目前负责“行政院长”的外围安全工作。

她说,担任贴身保镖期间,倒是没遇到必须“挡子弹”的惊险状况;不过民众丢鞋子、丢鸡蛋的场面还真的看过。尤其选举时,当年民进党当局都会动员“阁员”下乡助选,碰到不同政治理念的民众,偶尔便会擦出火花。担任贴身保镖工作,让吴佩琳觉得很光荣,中华台北队选手、保镖均非一般运动员、一般警察所能胜任,但一介女子的她,却都做到了。

老板 警方 银楼

上一篇: 海协会与海基会联合举办长三角地区台商座谈会

下一篇: 朱立伦夜宴党内要员不请吴敦义 引发外界猜疑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3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