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家族在新加坡的密账9月底将解密曝光


 发布时间:2020-11-27 17:36:01

台北地方法院今天审理扁家四大案,并提讯陈水扁出庭,首先登场的是龙潭购地弊案,但陈水扁先前在庭上说龙潭购地案为拼经济没有贪污,但他新书认为从头到尾都是(蔡铭哲)打着(吴淑珍)助理名片,到处招摇撞骗,说法完全不同,究竟真相如何,有待合议庭审慎审理。台北地院今天审理南港展览馆案和龙潭购地案,针对龙潭购地案,陈水扁先前在庭上表示,看证人林百里、辜成允辜仲谅、蔡铭哲、李界木等人证词,没有一个说他有涉及钱的问题,他是在不知情情形下,为了拼经济,要增加投资台湾创造就业机会改善人民生活。有关龙潭购地案及南港展览馆案,这些都是行政部门职权并不是“总统职权”。蔡铭哲也只说跟他太太吴淑珍见面,从没跟他见过面,检方说他是受贿贪污,陈水扁觉得被诬陷。不过陈水扁在新书“台湾的十字架”却把责任都推给扁家友人蔡铭哲,他说猜想一定是蔡铭哲,这位偷印吴淑珍夫人助理名片,打着名号招摇撞骗,力麒集团承包南港展览馆如此,广辉公司为发展面板产业需要土地建厂也是一样。

陈水扁前后说法变化万千,究竟何种是真相,则有待审判长蔡守训组成的合议庭仔细审理。

2010年7月13日,台湾检方特侦组搜索台湾高等法院,揭开了台湾司法史上最不堪的丑闻。台湾高院4名法官被查获集体收贿、操控判决,甚至还牵扯出法官与情妇的“偷情史”。这件“正己专案”涉及的贪渎司法官人数创下纪录,不仅重创司法形象,也让当时的司法机构负责人赖英照、高等法院院长黄水通黯然下台。在整件法官贪渎案中,前高等法院法官蔡光治扮演重要角色。他与前苗栗路县长何智辉犹如“换帖兄弟”,交往密切,经常各自带着“红粉知己”赖瑞珍、谢燕珍,一起出游吃饭,甚至居中联系行贿法官事宜。何智辉为了铜锣弊案找上蔡光治,蔡明知任职高院法官,却丝毫不避嫌的穿梭于高院法官室,找审判长陈荣和公然开价新台币150万元,要求改判何无罪。陈竟然应允,何智辉透过女助理谢燕珍送钱给赖瑞珍,双方以“200斤米粉为暗号”,陈拿了钱,将贿款藏放法官办公室内。不仅如此,何、蔡还委由邱茂荣检察官向受命法官李春地行贿,将大把钞票在高等法院后方的中山堂交付给李春地。蔡光治的情妇赖瑞珍,甚至在确认合议庭2名法官都遭收买后,于高等法院宣判前,打给谢燕珍告知“可以放鞭炮了!”预告无罪判决,行径嚣张,令人匪夷所思。

案件爆发后,重创台湾司法威信,司法机构负责人赖英照为示负责请辞下台,高等法院院长黄水通面对自己法院4名法官集体收贿,也觉得颜面无光,辞去院长职务,2名司法界位高权重的长官,因本案相继丢官,再创历史纪录。但此案风波未了,特侦组当初侦办这起法官集体贪渎的“正己专案”,因曾在涉贪法官陈荣和住处查扣新台币90万元,由于陈与妻子对钱交代不清,特侦组怀疑陈藉职务收贿,遂分他字案侦办,却意外引爆柯建铭、王金平的“关说疑云”,导致九月台湾政治风波,法务部门负责人曾勇夫辞职下台,迄今仍风波未止。

把马英九和爆发水门案的美国前总统尼克松类比,还说马英九纵容国民党“立委”,影响陈水扁司法案件。对此,台当局“新闻局”5日深夜紧急发出新闻稿驳斥,强调如此相提并论太荒谬,干扰司法说法更是毫无根据。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湾“总统府”发言人王郁琦当天也澄清说,马英九不干预个案,不把手伸进司法,和报导所指例子根本是天差地远,两个极端。他说,台湾的行政权与立法权各有分际,马英九没有办法纵容或限制“立委”言论,如此沉重的批判让人无法接受。王郁琦也对国共论坛是以党领政的质疑提出反驳。他指出,两岸政策协商管道只有一个,就是“陆委会”授权海基会而行。马英九鼓励在官方政策协商管道之外,民间能多开沟通管道。甚至民进党能与大陆方面建立沟通管道,都是乐观其成的事。

陈水扁涉及洗钱案,似已到了人皆曰可杀的地步!甚至连职司追究法律责任的“监察院长”也不忌讳公开发言的分际,忘情地应和民众要求“切腹”的俚语。从政治道德面上说,陈水扁正犹如当年的陈进兴,恐已罪状定谳,人未盖棺而评论先定。从司法追诉面看,真相的发掘,其实才刚刚开始。原文摘录如下: 不要以为陈水扁的道歉记者会是在自首自白。他知情已久,从容布阵;带着律师,主动出击。看他指东打西,避重就轻;名为道歉,实为脱罪,根本没有承认犯罪,和盘托出事实真相的意思! 特别最关键的究竟有多少钱?钱是那里来的?谁在搬运?谁知其事?何时知情?统统讳莫如深。最重要的问题是:钱是谁的?如果是“国家”的,怎么拿回来? 陈水扁一家早已毫无政治道德顾忌,为了保住多年来千方百计赚得的巨额财富,藉由种种说词故布疑阵,已经成功地使得事情更为扑朔迷离。在司法攻防上,早就占尽先机。说到揭露真相,民众八年梦觉,应知阿扁本人就是掩盖真相、无所不用其极的“大内高手”;精擅于藉用熏天权势,驱使政客商贾与公权力机关为其爪牙。他是“三•一九”枪击案受害人,却支持检警轻率认定死无对证的陈义雄为凶手草草结案,又动用行政权力甚至“大法官”“释宪”排山倒海防阻真调会调查,至今真相难明。

其婿赵建铭父子与其“府”内所属,藉其庇荫贪腐无节,红衫群众上街,民进党诛排十一寇全力相挺,至今司法程序未尽,此中阿扁有何瓜葛无人追问,反而是红衫运动诸君子相继面临刑事制裁。“国务机要费”案尤其经典,阿扁以无中生有的手法,将刑事豁免与机密特权,舞出漫天云霞,又将吴淑珍的健康发挥的淋漓尽致,“大法官”“释宪”程序也成了阻滞审判的工具,还让“大法官”心甘情愿地为他提供事后隔空指定机密的法律咨询,致使发现真实的司法作业,在注销机密之前一筹莫展。至于阿扁一家,究竟有谁嗜财如命,聚敛无度,让企业巨子们竞相朝贡报效,官司缠身、家破人亡也无处诉苦?更是谣言满“国”,却始终司法袖手,近身不得,真相如何,迄今无人问津。此际阿扁为了保卫其家族偌大产业“从事公益”的机会而全力拼搏,一下子就让检调机关不是对手的真相戳穿。前“调查局长”叶盛茂已然自承年初得讯,疏于行动;“检察总长”陈聪明则矢口否认当时叶盛茂曾经面报。“监察院”该不该调查一下,究竟是谁告诉了谁?还是谁没告诉谁?阿扁当时是否已获报告,才有当下的好整以暇?“法务部”既从“外交部”得知瑞士方面洗钱查证,为何能让被查证的陈致中夫妇从容离境?为何在阿扁出手前了无动静?检调机关究竟是无能?还是放水?或是勇于内斗,却怯于执法? 不要忘记阿扁对司法可是绝不手软,纪录斑斑。

他视“检察总长”为部属,总是唤入“府”内交代办案原则;他在群众面前指责检调人员勾结“立委”泄密,略无迟疑;审判见解不顺其意,他也向来不假辞色,高雄与台北的法院,均曾公开受到政治叱责;司法挡路,就算是授业恩师、结婚证人,也难幸免其政治势力的摧残。现在的“检察总长”原系阿扁钦点提名,民众本不该因此担心其有无办案决心,但是陈聪明与黄芳彦的交情如何,怕是挥之不去的疑问;检方在特别费案中难以摆脱政治顾忌,首鼠两端而不统一见解,历历在目;“大法官”最近认定行政人事任命若无行政院长参与即属违宪,更为“检察总长”任命的合“宪”性、特侦组办案的正当性成为攻击痛脚,恐添变量。如果“检察总长”予人好官自为,恋栈其位,可受政治左右的印象,面对阿扁满门精英严阵以待,他的团队能够抽丝剥茧、明察秋毫,成功地在法院之中发现真实,揭露真相吗?无论是无能,还是放水,或是内斗为能的检调机关,必然都无法揭露真相! 阿扁家族团队的实力,铁面无私如陈瑞仁、蔡守训等执法之士,至今也是莫可奈何,现在虽然民气可用,却不足以支撑无能或是放水的起诉。到了法院,不论是在岛内还是在海外,可是要用无懈可击的证据,才能刑事定罪,进一步追究民事赔偿。

执法者团队,准备好了吗?。

新加坡 陈水扁 司法

上一篇: 全球创新评比:台湾全球第10 大陆第25

下一篇: 狗用鼻子撩水救鱼 网友赞其“佛祖转世”(图)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3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