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承认"南线项目"造假 陈幸妤选择沉默应对


 发布时间:2021-02-27 11:06:33

台湾当局前领导人陈水扁办公室今日发布陈水扁声明,除了感谢台北荣总医院及台北监狱人员对他的照顾之外,对于扁家表达希望让陈水扁回南部保外就医一事,陈水扁则说,“对于台北荣总,尤其是心身科的医疗团队,已建立不错的医病信任关系,所以我同意接受留在北荣住院继续治疗”。声明称,人生充满意外,由于排尿困难而意外地到桃园医院戒护就医;也由于脑部MRI检查意外发现病变,再意外地转到台北荣总,并意外地发现多项重度疾病。声明称, 台北荣总在10月4日发布病情检查诊断的新闻稿,建议转院治疗,基于环境改善对个案治疗具有急迫性,以及方便家属就近照顾将有助于病情改善,台北荣总的心身科主治医师基于专业立场,多次明确地向陈水扁、狱方及法务部门建议到南部医院进行后续治疗,但矫正机关有不同考量,经过沟通说明,陈水扁愿意配合,并由于住院检查期间,对于台北荣总,尤其是心身科的医疗团队,已建立不错的医病信任关系,所以同意接受留在台北荣总住院继续治疗。

结束美国牙医第二次考试的陈水扁女儿陈幸妤今天清晨搭机返台,陈幸妤说,结果约30天后会通知,成绩只是拿来申请学校用,会再抽空探视父亲。陈幸妤清晨在抵达桃园机场时,原本对媒体不友善的态度,在沟通顺利后也有所转变,媒体还请她日后替记者看诊时能有折扣。她说,是要打针不是打折而已,并露出笑容。陈幸妤今年2月前往美国参加牙医考试初试,在顺利通过初试后,4月18日再度前往美国参加牙医考试复试。她说,考试成绩会在30天后通知,考试分数是做为明年申请学校之用。至于马英九女儿马唯中回台的消息,陈幸妤说,她不知道马唯中回台,在美国问当地媒体时并没有人告诉她。

陈水扁之女陈幸妤是目前唯一看来置身事外者。但今天有台湾媒体称,台湾检调单位追查发现,陈幸妤的账户曾有异常流动,有内线交易之嫌,手法和她的丈夫赵建铭在2005年间染指台开如出一辙。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今天出刊的台湾《壹周刊》指,检调单位发现,陈幸妤的账户在2003年间曾有异常流动,汇入母亲吴淑珍的人头账户蔡美利家族,购买烨联及泰伟股票,总金额达3400万元(新台币,下同),有内线交易之嫌。《壹周刊》称,烨联案在2003年9月12日发生,陈幸妤先将大笔资金移到扁家友人林笑容账户中,再从林笑容的户头转往吴淑珍大学同学蔡美利、蔡美利的弟弟蔡铭杰、陈慧娟夫妇及蔡铭哲的账户中。当天,蔡铭杰、陈慧娟和蔡铭哲三人分别由天母、士林的银行户头汇出一大笔钱,再加上蔡美利员工陈文彦的户头也汇出一笔钱,四个账户的钱全部集结在土地银行冈山分行的联纲重工的户头内,总金额高达3400万元。

该刊说,这笔钱是扁家透过特定人的方式,向联纲重工以每股17元,吃下所持有的200万股烨联股票。由于上柜的烨联与上市的烨兴计划合并,合并后仍称烨联,这对烨联是大利多。再加上联纲重工是“中钢”转投资,是否卖掉手中持股,“政府”可以控制,这让检调单位怀疑其中有内线交易或图利之嫌。事后烨联、烨兴合并不成,但2006年6、7月间,林笑容曾汇给陈幸妤近4000万元巨款。虽然林笑容曾买下陈幸妤的房子,而这处房产是1997年吴淑珍“卖给”陈幸妤的,但检调单位怀疑,当时陈幸妤仅十九岁,哪有能力买下当年市值近2000万元的房子。该刊的报道并指出,无独有偶,前“总统府副秘书长”陈哲男也在同时,透过他创办的“蕃薯园文教基金会”员工、儿子陈其尧友人的妻子等人,在同一天汇进3400万元到联纲重工同一个户头。

扁家和陈哲男家选在同一天,不从公开市场上买进烨联,这和后来赵建铭在台开案中运用的模式相同。报道称,目前特侦组已将蔡家人列为清查重点,经过资金分析,吴淑珍透过蔡家人汇往新加坡的金额就高达3亿元。蔡家账户内的钱,除了力麒建设的汇款外,如果证实有当初炒股的资金,陈幸妤涉案情节将大增。而特侦组十月间将针对内线交易这部分案情重启调查,届时陈幸妤将很难脱身,甚至连出境避风头的机会都会遭剥夺,还可能会有牢狱之灾。

将对“扁家二代”展开侦办。据台湾《联合晚报》报道,陈水扁之子陈致中、黄睿靓夫妇将以洗钱案被告身分首度被约谈,不排除声押;陈水扁之女陈幸妤、赵建铭夫妇则有可能以证人身分约谈,查证“国务机要费”有无不实核销。陈致中、黄睿靓8月25日被约谈后,遭改列被告并限制出境,检方三度约谈前荷兰银行资深理专叶玲玲后,查出陈致中熟知海外开户细节,黄睿靓则在台湾亲笔签下瑞士美林银行的开户授权,夫妻两人对洗钱案自始即有参与,高度参与洗钱分工。特侦组解读查扣的证物,另发现陈致中以5张超速罚单核销“国务费”,他除了是扁家洗钱案的被告,也卷入“国务费案”,有必要再次到案。检方透露,目前还没有声押陈致中或黄睿靓的计划,不过,两人到案说法不实,的确会构成串证的羁押法定要件。据了解,特侦组已向瑞士联邦检察署提供扁家成员涉案事例的法文数据,指陈致中、黄睿靓在弊案爆发前无业,没有收入,希望透过司法互助取得陈致中、黄睿靓海外开户数据,相关数据一旦取得,即会约谈陈致中、黄睿靓。此外,“国务费案”最引人好奇的一环,是有关北检侦办“台开内线交易案”时所调得的一份汇款资料。

数据显示,赵建铭透过前“总统府”出纳陈镇慧汇款200万新台币给陈幸妤,检方认为这笔钱疑来自“国务费”,却被汇入扁家的私人账户,而汇款人赵建铭、受款人陈幸妤至少有约谈作证的义务。检方查知陈幸妤的满月油饭、赵建铭的洗车费也被陈镇慧以“国务费”里的“机密费”核销,款项虽然只有数百或数万元,但获益者却是不具公务员身分的陈幸妤、赵建铭,如帐证显示的是实际消费,而陈幸妤、赵建铭被查知与扁有犯意联络,仍可能涉及贪污罪。(王圣藜)。

陈幸妤 陈水扁 项目

上一篇: 台学者证实:台湾PM2.5污染源非大陆 来自本岛

下一篇: 张志军冀两岸媒体:大力倡导“两岸一家亲” 合声讲好两岸故事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2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