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英九:东方人往往把搁置争议和搁置主权划等号


 发布时间:2021-04-23 15:42:14

马英九今天(17日)接受媒体访问时,为国民党撤销台湾“立法院长”王金平的处分做辩护。马英九称,根据规定和“大法官”解释,不分区“立委”名单是反映政党的意志和政策。以“台联党”前“立委”林世嘉为例,“台联党”将林世嘉除名,没有经过任何程序,“为何就没人去谈程序正义”? 马英九说,不分区“立委”的产生,是根据单一选区两票制中的政党票,理应对政党负责;区域“立委”是选民投票产生,所以是对选民负责。对不分区“立委”的处分,只有用政党撤销党籍的方式,这也是正确办法。

台湾当局前“立委”张俊宏今天(16日)说,日本多次扣留在钓鱼岛列屿作业台湾地区渔船并开罚,明天将向法院提出诉讼,要求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赔偿。宜兰县渔民曾太山今天上午在城乡改造环境保护基金会董事长张俊宏、前民进党主席许信良及律师陈振玮等人陪同下,到台当局“立法院”召开“告安倍晋三侵占、侵权”记者会。由曾太山、张俊宏等人组成的民间诉讼团,明天上午将到宜兰地方法院具状控告安倍晋三涉侵害台湾地区渔民权益,请求侵权损害及精神抚慰等赔偿金。曾太山说,渔民相当弱势,就算台湾地区与日本已签订渔业协议,在钓鱼岛海域作业时,还是不时受到干扰;为此他感到不满,决定提起诉讼。张俊宏说,“主权”与渔权密不可分,台湾当局搁置“主权”争议与日本签渔业协议,其实是自丧“主权”立场为日本背书,他不怪当局,但民间要集结力量寻求救济,成为当局后盾,才决定以司法途径维护钓鱼岛列屿“主权”。许信良也支持控告安倍晋三,在法庭上确认钓鱼岛列屿“主权”,他说,法庭上会公开很多数据,对确认钓鱼岛“主权”有很大帮助。诉讼团委托律师陈振玮说,钓鱼岛列屿属宜兰县头城镇管辖,对日本政府侵害台湾地区渔民权益案件有管辖权,没有理由不受理这起民事赔偿诉讼案,而且他有信心可以赢得诉讼。

钓鱼岛问题再度成为焦点。41年前,美国决定把钓鱼岛“交给”日本的12天后,台湾地区海军敦睦舰队正好航经当地海域。支队指挥官刘和谦少将(后来官至台军参谋总长)特地搭乘小艇环绕全岛一周,宣示“主权”。1971年度敦睦远航支队,襄阳号驱逐舰与钟山号巡防舰访问关岛、中途岛、珍珠港、檀香山商港,以及美国“托管”的琉球,最后驶往韩国镇海、釜山。6月29日,支队返回台湾途中经过钓鱼岛。刘和谦率领支队重要干部,登上钟山舰派出的LCVP登陆小艇,贴岸绕航宣示“主权”,全程三个半小时。当时钓鱼岛争议已延续1年,美方更于12天前宣布,未来要把钓鱼岛连同琉球一并“交给”日本,引发台湾方面强烈抗议。台湾海军大动作,随舰出访的海官应届毕业生振奋不已,很多人几十年后仍记忆犹新。7月1日,舰队回到左营,在记者会公开宣布“好消息”。但美方已宣布“交给”日本,台湾当局考虑外事因素,因此决定“消音”。第二天防务部门就改口说,舰队曾“经过”钓鱼岛。

台湾屏东渔船“东圣吉十六号”在冲之鸟礁公海遭日本公务船强行扣押,船东昨天被迫缴交176万元(新台币,下同)诉讼保证金,以期人船免于被押回日本。台湾《联合报》27日社论指出,令人意外的是,对于如此霸道的扣船行径,朝野“立委”竟然均默不作声;比起稍早在两岸肯尼亚诈欺犯遣返事件中的喧嚣沸腾,有如天渊之别。逢“中”必反,遇日脚软,莫过于此。文章说,如果说诈欺犯遣返案攸关“主权”及尊严,此次扣船事件分明和“主权”与尊严更关系重大。“冲之鸟”是两座加起来面积仅仅9平方米的礁岩,明明是礁非岛,日本却处心积虑将此建设为其国土南疆。日方多年来虽不断在礁石上扩增人工设施,依《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这样无人居住且显无经济生活的礁岩,不能拥有专属经济海域,日本却片面主张有两百海里海域。“东圣吉十六号”被扣处,距离冲之鸟礁有150海里之遥,显见日方扣船作为极为可议。

在恶浪中讨海的渔民,不过是为生活而打拼;而那些诈骗集团分子,却是靠着谎言及骗术榨取他人努力的成果。讽刺的是,台湾朝野“立委”在肯尼亚案和马来西亚案中为诈欺犯大声呼喊人权,又叫骂谓台湾“主权”受到屈辱;而这次,面对正当讨海的渔民在公海被日本拘捕,他们却毫无反应。这种表现,是反映政治人物的技穷,还是他们欺软怕硬?屏东“绿委”庄瑞雄更称,此事现在“不能硬碰硬”;如果这是理性的话,那么他在肯尼亚案时对两岸关系的冷嘲热讽,又为什么装得那么硬? 与以往的渔业纠纷不同,这次“东圣吉十六号”在冲之鸟礁外海作业,并无所谓“犯界”或“盗渔”问题。事实上,在接获日方警告时,正是台湾“渔业署”官员告诉他们“只要不进入冲之鸟十二海里领海”即可。在这种情况下,台湾渔民因台日双方对于海域作业权的认知差距而枉遭扣押,台湾“渔业署”没有“驱民于渊”的责任吗? 日本选在台湾政权交替前夕扣押台湾渔船,用意何在,殊堪玩味。

综合而言,观察重点有三:一,“台日渔业协议”正在重新谈判,因冲绳渔民对日本开放台湾渔船进入八重山北方海域不满,日本此次故意扣押台湾渔船,以舒缓当地民怨。第二,民进党“反中”的基本立场,和日本不谋而合,因此日方在渔业上对台湾已无特别“让利”或“笼络”之必要,这难道是吃定台湾?第三,日本趁机再度宣示它在冲之鸟的主权及经济海域。回溯历史,台湾渔船过去在冲之鸟礁海域有两次遭日本扣押之纪录,一次在2005年,一次在2012年,两次都在缴交保证金后人船获释。既有前例,台当局为何未采取积极的抗议或交涉作为,“渔业署”又为何继续提供渔民不正确的认知讯息,使他们误蹈禁区,是令人百思不解的事。包括“外交部”,是在马英九召开“国安”会议后下令它向日方交涉后,才采取行动;这种消极、被动的反应模式,何能期其有所斩获? 值得警惕的是,冲之鸟是日本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美英法日4国瓜分战果时,从德国手中接收的“战利品”,与该国并无历史或文化渊源。

尽管该礁岩只是弹丸之地,日本却极力改造、扩充、维护,当成领土的延伸大力经营。反观台湾,虽在南海拥有偌大的太平岛,却既不用心经营,也不妥善运用。年初马英九登岛时,竟还遭民进党“立委”谴责为“不负责任的行为”,指控他“违反国际游戏规则”。以这种态度,要靠民进党维护太平岛主权,岂非形同“饲老鼠咬布袋”? 从台湾政界在诈欺嫌犯遣返案中高唱入云的“主权论”,到如今台湾渔船无端被日扣押后的一片寂然,不难看出“主权”只是供台湾政治人物喊爽的道具;真正到了需要拿出本事交涉的时刻,他们已哑然无言。逢“中”必反,遇日脚软,除照射出政治人物的原形,也说明不用脑筋的“外交”只能自欺欺人。

马英九 主权 争议

上一篇: 台湾4G覆盖率低惹民怨:付4G的费用3G的服务

下一篇: 因违规接受媒体专访 陈水扁特见机会改每周一次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8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