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金东升任鲁能副领队 新角色预示管理专业化


 发布时间:2020-10-21 16:01:07

广州粤羽力争好成绩 广州日报讯 (记者 杨敏)2015~2016赛季中国羽毛球俱乐部超级联赛昨天正式打响常规赛首轮角逐,广州粤羽将在两周后的第二轮比赛在惠州迎来新赛季羽超的首个主场,对手是辽宁队。新赛季羽超联赛不仅获得总冠名赞助,而且设有1140万元的总奖金,其中冠军俱乐部将独享400万元,亚军与季军可分别获得300万元与180万元奖金,第四名也有120万元。5~8名的奖金从50万元到20万元不等。在赛季之初,每个俱乐部更能获得60万元的启动经费。曾经夺得过羽超冠军的广州粤羽在上赛季有惊无险地保级,新赛季并没有对成绩设定具体目标,教练组只是要求队员在避免受伤的前提下尽量争取好成绩,因为队中主力还肩负着参加世界大赛并争夺奥运积分的重任。

本报讯 CBA球员市场基本是死水一滩,这也算是中国职业篮球顶级联赛不太光彩的一大特色,这里几乎没有NBA那种公开透明的转会交易。最近有媒体报道,篮协即将出台新版本的青年队球员注册管理规定,使得球员有望成为受到制度保护的自由球员。目前流传的“新政”版本是:从青年队升入CBA的球员,可以选择与培养自己的母队签下一份4+2的合同,期满后有权选择成为自由球员。所谓4+2是指该球员必须为母队效力4年,后两年为“球队选项”,俱乐部有权决定是否续约。据传最初的版本是3+2。CBA罕有自由球员,这是职业联赛创办18个赛季以来始终无法解决的体制问题。因为中国职业篮球运动员的培养体系主体,仍然沿用了举国体制下的省队模式,除了浙江广厦这种企业老板“私有化”的球队,大部分俱乐部队同时也是省队,比打联赛更重要的任务是打全运会。全运会三大球奖牌一块算三块,各省市体育主管部门当然不愿按照市场规律交易优秀本土球员。像巴特尔那类体制外的球员,每到全运会前总会成为各队花重金争抢的对象。今年五月,中国篮协发布了一份关于下届全运会篮球比赛征求意见函,在男篮赛制改革方面,准备保留现有的U18小年龄组,以U22组别取代成年组,只能加入几个数量很有限的超龄球员。

刚打上俱乐部一队的菜鸟,一般都是十八九岁,正赶上四年一度的全运周期的球员,按照4+2的模式计算,至少能为所属省队各打一次U18和U22组别的全运会比赛。那些赶不上U18比赛周期的,也至少能打一次U22。在4-6年内完成了省队任务后,这些球员自然也卸去了体制方面的束缚,俱乐部和球员有了双向选择的可能。此时要留下一些特别优秀的球员,母队俱乐部也得按照市场化规律办事。新政还未正式出台,其利弊已可以想见。优点无需多言,这对球员能起到正面的激励作用。问题是,球员最长6年的效力周期,与省队、俱乐部花费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前期培养经费、人力投入相比,是否等值?仍是公说公有理。谁都乐于等着“摘桃”,却未必有人愿意始终埋头“种树”。CBA球员市场乱象的根本原因,还是球员培养模式过于单一,导致优秀球员太少,球员市场始终是极不平衡的卖方市场。说到底,新政只是一种新的球员资源配置方式,有效,却未必是万全之计。本报记者 楼栋。

最近几个赛季,由于中东石油资本大肆入侵欧洲足球,导致球员们的身价不断高升。这对一些中小俱乐部的成长以及整个世界足球环境都带来了不利的影响。据英国媒体《每日镜报》的消息,FIFA(国际足联)已经准备介入球员的转会市场,对世界上的每一名足球运动员制定一个官方转会价格,俱乐部在引进与卖出球员时将要严格按照这一官方价格进行交易。据镜报披露,国际足联为了抑制一些天价球员的出现,正在酝酿一项转会新政。国际足联打算为世界上的每一个足球运动员都制定一个官方的价格。只要球员进行转会,两支俱乐部均要严格按照这个官方价格进行买卖,这样就从根本上杜绝了天价转会费的出现。如果这项新政正式实施,绝对会在世界足坛引起大地震!它的实施一定会引起众多豪门俱乐部的抵制,毕竟在当今的国际足坛,顶级球星们就是被这些豪门俱乐部所把持,他们可不想看到自己队内的球员身价出现大幅的跳水。据悉,这一新政是由国际职业球员联盟提出的,国际足联对这一提议非常感兴趣。

对此,一位国际足联的发言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确认了国际足联确实有意实施这项新政:“这是一个非常难于解决的问题,但是我们有办法解决。我们在制定官方的身价时会考虑球员的工资水平以及合同剩余时长,当然还有球员本身所具有的商业价值。”。

李昕出任浙江稠州女篮俱乐部主教练,双方签订的是3年全保障性合同。赛季结束后,李昕原本和球队签订的合同还有两年,但却被后者告知提前解约。李昕认为浙江俱乐部单方面毁约,将浙江队告上了杭州劳动仲裁法庭。29日上午,杭州西湖区劳动仲裁委员会将正式对教练李昕和浙江稠州女篮的解约纠纷进行受理。李昕在个人声明中称,自己与俱乐部签订合同有效期自2013年6与1日起至2016年5月31日止,该合同为三年全保障性合同。但浙江稠州俱乐部俱乐部董事长赵兵于4月26日第一次在谈话中通知她,俱乐部将解除她的女篮主教练职务,给她三个月工资违约金,并解除聘用合同。

李昕认为,俱乐部此后的一些做法让她难以接受,于是在5月27日向俱乐部发出《要求继续履行教练员聘用合同告知书》,声明称已就此事向中国篮球协会提出了申诉,要求继续履行教练员聘用合同。6月3日,李昕向杭州市西湖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劳动争议仲裁申请书,此案将于7月29日在杭州开庭审理。在声明中,李昕主要表达了自己的三项观点: 第一, 自己的签订的合同中,无任何合同提前终止的条款。她称,稠州银行俱乐部虽然不再运营浙江女篮,但仍作为球队的赞助商存在;同时,俱乐部这个实体也依然存在。

所以自己完全可以继续执教浙江女篮,而工资继续由稠州银行俱乐部支付。第二, 李昕申明自己为执教浙江女篮做出了很大的牺牲,她认为,如果在一年前知道稠州银行女篮有可能只继续存在一个赛季,绝不会放弃中国青年女篮主教练的位置,用这一年去冒险。李昕称,这对于自己,无论是在精神上、事业上、经济上都有巨大损失。第三,李昕认为自己是代表了整个群体。在她眼中,运动员和教练员看似风光,却是真正的弱势群体。在她认识的教练员圈子里,有一些朋友,也曾经签订了保障性合同,但遭遇俱乐部中途毁约,却从未诉诸法律。

她如果不走出这第一步,运动员和教练员的权益就会越来越不被重视。

俱乐部 刘金东 队员

上一篇: “中国金花”郑洁新年第一场比赛告负(图)

下一篇: 曼联大将为托雷斯染红鸣冤 英超"昏哨"引众怒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4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