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杨绛是时代精神标杆


 发布时间:2020-09-23 04:52:18

定力如磐而学风致远 ——两位学术巨擘给我们的人生启示 两位学术巨擘静静地离去了,不带走一片云彩;季羡林、任继愈——留给我们的却是无尽的感伤感慨与感动。人们感伤:这是一个大师稀缺的年代,更是一个巨星陨落的年代…… 人们感慨:两位学术巨擘一生低调做人,超然物外淡泊名利,朴实宽厚大德大智隐于无形…… 人们感动:两位学术巨擘始终坚持自己的做人准则,诚信不欺,自有古人之风。即便是“黄钟毁弃,瓦釜雷鸣”,他们都不为所动,已过耄耋之年仍笔耕不辍,面对世俗小人的蜚短流长,他们淡然处之。当人们总是希望穿越表层浮躁的生活而对人类精神的终极价值有一番哲学思考的时候,便不由得联想起不久前再一次成为搜索排行榜上频率最高的一个词语——迈克尔·杰克逊。网上评价那位刚刚辞世的流行歌星:作为一个流行音乐的里程碑,他甚至是一个时代的象征,宛如彗星,谁与争锋? 然而,与之相比,谁又能说作为中国学术界众口一词的标志性人物——两位学术巨擘安静淡定的离去,不是“此时无声胜有声”? 或许从表面看来,流行音乐的歌星与学术界的巨擘似乎“风马牛不相及”,其“粉丝”追随者也大相径庭。

前者热歌劲舞,是1980年代年轻人的青春偶像,据说即使不懂英语,只听旋律,也能感受到不能自控的激昂震撼;而后两位“板凳甘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学贯东西,博大深厚,不仅让整个中国学术界高山仰止,即使是不闻不问学术的男女老少,亦被两位的大家风范所深深折服。蓦地,我心中一动:热闹的流行歌星打动人心的究竟是什么?寂寞的学术巨擘让人深深感叹的又是什么?用经济学家郎咸平的话说,杰克逊虽然是一个失败的王者,但他超越了娱乐经济学的“铁律”,他的舞步触动了大众的集体人格,他的音乐触动了人们的灵魂。显然,在杰克逊被人津津乐道的独创45度倾斜舞步和天籁般的音乐中,蕴藏着一种特有的精神因子引起了人们的共鸣——这个曾经一文不名的黑人小男孩,“在注定没有希望的地方,却带来了此生最辉煌的荣耀”——他的奋斗给全世界的年轻人一个直观的榜样。毁誉参半的杰克逊,被大众所认可的绝不仅仅是热闹的表象。而人民网的最新调查则显示:对两位学术巨擘,一半以上的网友最崇敬的“是大师淡泊名利的品格”。

毫无疑问,两位学术巨擘的影响力已然远远超越了自己学术的边界。尽管季羡林一生都在对艰涩难懂几乎无人能识的印度古代语言,特别是佛教梵文及吐火罗文进行翻译与研究;尽管被毛泽东誉为“凤毛麟角,人才难得”的任继愈更是在卷帙浩繁的古籍文献整理中,自谦“用了60年时间,做了别人不愿意做也不太容易做的‘基础性工作’、‘资料性工作’……但两位的学术人品及其人格魅力却犹如大山无言,清水无香,无言桃李自成蹊。面对浮躁喧嚣的世界,面对重重诱惑与欲望的挑逗,在精神世界里寂寞独行的两位学术巨擘为何能够定力如磐而学风致远? 任继愈曾说“年轻人要有一点理想,甚至有一点幻想都不怕,不要太现实了,一个青年太现实了,没有出息。只顾眼前,缺乏理想,就没有发展前途。”“今天正是人人大谈‘定位’的年代,但是多数的年轻人,他们在给自己的人生定位时,却忘记了整个时代,忘记了整个社会,忘记了自己跟时代、跟社会间的‘互动关系’,所以到今天为止,像屈原那样空喊‘怀才不遇’的,还大有人在。”季羡林被我们记住的是他对那些自以为是的“真小人”的批评:“走运时,手里攥满了钞票,白天两顿美食城,晚上一趟卡拉OK,玩一点小权术,耍一点小聪明,甚至恣睢骄横,飞扬跋扈,昏昏沉沉,浑浑噩噩,等到钻入了骨灰盒,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活过一生”,“在人类社会发展的长河中,我们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任务,而且是绝非可有可无的。

如果说人生有意义与价值的话,其意义与价值就在这里。” 是的,无论是热闹的流行歌星还是寂寞的学术巨擘,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人生轨迹,每一个人也都有着自己的人生定位。无论你选择做什么,都需要找准自己的人生定位。然而,对于无法理解自己对人类、对人生所应当承担责任的人来说,这些道理是没法谈的,有如夏虫不足以与语冰,他们永远没法了解两位学术巨擘所在的那个世界。-云中雨。

文青不仅仅现代有,古代的文青长啥样呢?天涯网友开八古代文艺青年的奇葩人生。其中古代男文青以元稹为代表,他比较出名的作品叫做《莺莺传》,后来被改编成了《西厢记》。原版故事里,张生最后还是因为门第观念等抛弃了莺莺。网友评论说:如果当时有天涯,莺莺一定会来发一个帖子叫做《跟单亲凤凰男未婚夫同居后被抛弃,现在整个人都崩溃了求大家拍醒》。女文青的代表为李清照,她对中国赌博文化的研究非常透彻专业,而且传说逢赌必赢,简直可以穿越来做晶女郎再拍一个《赌神》《赌圣》,可以被称为古诗词界最接近何鸿燊的人。

阅读的“入”与“出” 许民彤 《中国“二号富豪”炮轰读书:担心如今读书会有负作用》,这样的关于阅读的言论刊登在文化媒体上,并说“能不读的书不读,如今读书都会产生负作用”,这多少会引起那些喜欢阅读的人一些关注的。读书,是否有负作用?这当然是这位在中国富豪榜上排第二位的富豪的个人经验,并不具有普遍、广泛的意义……但这种读书的观点,倒也给了我们读者一些启示,使人想到了我们阅读中需要注意到的“入”与“出”这样一个问题。的确,对于阅读,有时是需要我们生命的融入,灵魂的进入,精神的出击——整个身心的彻底投入的,这是阅读的“入”。但是,对于阅读,是否仅是这样一种方式呢?根据书中的思想,阅读的目的和角度,再与我们的人生活动、与生命过程、与我们的重要的实际事务相比,有时我们与阅读也该是有一些距离的,即要解决好“出”的问题。

与阅读有一些距离,“出”于书本,我以为一些读书大家的阅读体会和经验,是足可以作为我们阅读的借鉴的。蒙田是人生的智者,同样,他在读书生活方面,也有许多关于读书的智慧的认识。蒙田是这样看读书的,“书给人带来乐趣。但是,啃得太多,最后便兴味索然,还要损害身体,而快乐和健康却是我们最可宝贵的。倘若结果竟弄到有损身心的地步,那么我们就抛开书本吧。”这也就是说,生命要与书本生活保持一定的距离感,要善于从书本的拘束中走“出”来。换言之,对于人生来说,读书固然是快乐的一种,但除此之外,人生还有许多值得珍视和把玩的东西,比较起来,人生、生命也许比书本更重要。这是蒙田对读书的独特的认识——他是在人生智慧的前提下,认识读书生活的,这就是,他善于阅读,更善于抛开书本,走出读书的拘囿。

蒙田的读书生活的情形,是能够真切地反映出他的人生智慧的。叔本华是一位思想家,所以,他非常看重思想的价值,而且,十分重视个人的思想价值的独立性。但是,这种思想的价值,他认为大部分不可能经由读书而来,而是个人反复思考的结果,即使是要读书,也是我们“最好在思想的源泉停滞之时,才去读书”。无疑,这种读书生活,也是要与书本拉开距离,不要沉溺在书本之中,“入”书过度。为什么叔本华主张读书要有距离感,要善于“出”于书呢?这是因为,读书往往代替了自己的思考,“是别人在代替我们思想,我们只不过重复他的思想活动的过程而已”;另外,比起读书来,现实世界更可能触发我们思考的机缘和气氛,丰富的生活更能引发和提供思想的内容和素材,而这些只有在“出”于书的过程中,才能真正获得。

这种读书的思想,可以说是很多智者、思想家的认识,对此,钱钟书在他的著作中是这样总结的,“《旧约全书》中古师即叹:‘书籍无穷,多读徒疲精弊体’。笛卡尔自言博学攻书,了无所得,乃欲内观心性、外游世界。龙沙、歌德、马拉梅等诗中皆咏叹厌苦‘书册埋头’,渴欲骋怀游目,徜徉林野,放浪海天……”骋怀游目也好,外游世界也好,还是放浪海天,就是在原来的“多读徒疲精弊体”的“书册埋头”的深“入”之中走出来,去感受和接触更加广大而真实的天地、世界和宇宙。“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王国维《人间词话》中,讲到观察世界、人生的角度问题,实际上,这段话也是同样讲到了我们阅读的“入”与“出”这个问题。阅读,需要深“入”,但更需要“出”,而“出”则是“入”的目的。

“出”于书,与阅读保持一定的距离,这就是我们在阅读时,认识、判断和感受,不要被外在的文字所迷惑和束缚——“文字使人死,精神使人生”——要求我们,不仅是要把书本看作是知识与思想的源泉和宝库,更重要的是需要我们把探询的眼光,从浩瀚的书本中,移转到书本之外的世界,让我们思索的灵魂之目,更多地关注世界、自然、人生、生命,让我们真正发挥出精神的创造性。记得一位西方作家就曾如此说,不管我们在其他方面还短一些什么学识,至少我们应该熟读两本书,这两本书虽然只有在世界毁灭的日子才会毁灭,却是很多博学的人所不熟悉的,这就是自然和人这两本书…… 记得一位科学巨人如此说过:过了某个时期之后还要读书,就未免太分我们的心了,使我们不能从事于自己的创造。

任何人读书过多,自己用脑过少,就要陷于思想懒惰的习惯。要使我们的思想永远保持创造的活力,阅读是需要更好的“入”与“出”的。

先生 杨绛 人生

上一篇: 通讯:北海收藏玩家珍藏见证百年史

下一篇: 上海京剧院传承“尚长荣三部曲”:传要精准 承有创新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8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