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银河自曝曾和变性者同居17年 公开两人相恋过程


 发布时间:2020-09-21 14:19:25

卢少忱(92岁) 毕业学校:西南联大历史系 隶属军队:原国民革命军新一军30师战车营 亲历战役:缅甸密支那战役 尤广才(95岁) 毕业学校:黄埔军校二分校 隶属军队:原国民革命军新六军50师特务连 亲历战役:缅甸西保战役 昨天,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卢沟桥抗战纪念馆与抗战老战士和老同志、抗战烈士亲属、为抗战胜利作出贡献的国际友人遗属代表会面。两位曾经远征缅甸的国民党抗战老兵尤广才、卢少忱也在此次会面之列。两位老兵当天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国家设立了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91名国民党军队将士入选抗日英烈名单,对他们在抗日战场上牺牲的战友们,是最好的告慰,并希望能有更多的抗战老兵得到各界的关爱。

新京报:远征缅甸,意味着有可能再也回不到祖国,会不会感到害怕? 尤广才:没有害怕过,当时我们想的就是一定要打胜仗,我们都觉得能去抗日是最荣幸的事情。卢少忱:我们很多人家都没了,没有什么好顾虑的,要不然我们也不会去报名,就是拼了命也要胜利。新京报:第一次和日本军队正面相遇是哪场战役? 卢少忱:是密支那战役,我们几个师包围了密支那城,并逐步缩小包围圈。敌人白天不敢出来活动,只能晚上来偷袭和突围。有一次日军出城突围,离我们就30多米,我们先发现他们并发起进攻,把他们都消灭了。

尤广才:在密支那战役我并没有上前线,战后我们全连官兵都要求上前线杀敌立功,师长潘裕昆同意了我们的请求。我第一次和敌人面对面战斗,是西保战役。新京报:您还和以前的战友有联系吗?他们的情况怎么样? 尤广才:后来和很多战友都失去了联系,曾经有个网友在我女儿写的文章中发现了他爷爷的名字,才知道他爷爷是中国远征军,但是他爷爷直到去世,对自己的经历一句话都没有透露过。卢少忱:我之前的战友,有的成为了院士和教授,也有的在家种地。我更想念的是死在战场的那些人,他们走的时候都那么年轻。

新京报:国家设立了抗战胜利纪念日,近日还公布了300名抗战英烈名单,其中隶属国民党军队的将士占了约三分之一,对此您怎么看? 尤广才:现在国家对我们(国民党抗战老兵)越来越重视,我为此感到高兴和自豪,这是对那些牺牲的战友和活下来的老兵们最好的告慰。卢少忱:抗战是全民的抗战,无论共产党领导的军队还是国民党领导的军队,都是为了中华民族的自由、独立和平等而战。国家承认国民党老兵的历史作用,是客观的和全面的。新京报:对于那段抗战的历史,你们最想对现在的年轻人说些什么? 尤广才:中国未来的希望都寄托在年轻人身上,希望他们能多了解抗战历史,珍惜现在的生活。

卢少忱:希望年轻人在发挥自己才华的同时,不要忘了爱国,让国家变得更强大、更美好,这也是我们抗战的目的。新京报:你们还有什么心愿吗? 尤广才:我们当时抗战是为了中国的强大,现在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两岸能够和平统一,只有两岸通力合作,中华民族才能辉煌。卢少忱:我很高兴现在政策越来越好,但抗战老兵们都是八九十岁的人了,希望国家能够更加重视他们,让他们受到更多的爱护和尊重。本版采写/新京报见习记者 侯润芳 记者 何光 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何光。

接受本报专访,说“神曲”,晒幸福 龚琳娜:《忐忑》代表现代人的心态 春天的一个下午,在一间光线阴暗的酒吧,龚琳娜面色阴沉地和丈夫老锣调试乐器,身后是她回国以来首个演唱会“自由鸟”的大幅海报。她刚刚哭过一次,“看到有些年轻音乐人过于看重名利,这么在乎自己的照片放得大不大,我非常难过。”因为“神曲”《忐忑》,从5岁开始唱民歌的龚琳娜,一夜之间比流行歌手的风头还劲。但是5月8日的个人演唱会,龚琳娜却选择了十几首与《忐忑》风格截然相反的曲目,她希望大家了解她音乐里更多的空间,“有人愿意听,我就给你唱,就这样。” 谈“神曲” 《忐忑》打开了想象力 新京报:最近半年,上哪里都唱《忐忑》,你觉得腻味吗? 龚琳娜:不会啊。《忐忑》的空间很大,每次进入这首歌的感觉都不同,人每天的状态不一样,我每次唱的都是此时此刻存在的状态,比如我在中央台3套,穿着睡衣上去唱,像做梦。

新京报:你有很多首作品,为什么单单《忐忑》特别红? 龚琳娜:《忐忑》很难唱,但是它并不深;它没有歌词,跟流行音乐完全不一样,给人全新的感觉;它骨子里很中国,唱法也是民族式的,所以为什么中国观众不只是在听,而是要自己学着唱,这是因为他们也借此打开了自己的想象力。我觉得《忐忑》能让人听到中国新音乐的方向。新京报:为什么你其他的歌,比如《丢丢铜》和《静夜思》就没有这么红? 龚琳娜:《丢丢铜》是一首民歌,不是老锣写的。新京报:是不是老锣写的,差别很大吗? 龚琳娜:当然,老锣是可以和舒伯特媲美的音乐家。这话不是我说的,这是一个很有名的国外乐评人说的。新京报:他对你的音乐生涯有什么影响? 龚琳娜:老锣是改变我人生的人。因为他,我的音乐发生质的变化,我返璞归真,完全回归到心灵、自然。

他写的音乐,完全让我进入艺术的世界。新京报:你觉得《忐忑》的火爆和中国当下的状态有关系吗? 龚琳娜:我觉得有关系。我小时候家家都差不多,有钱没钱都一样,现在的人却要在钱和理想之间挣扎。大家的人生观和信仰受了很大的冲击,这个寻找的过程很“忐忑”,但也会爆发很多活力,因为中国在往前走,有一种向前推的力量。《忐忑》代表了当下中国人的心态。凭《忐忑》一曲走红,5月8日保利剧院举行首次北京个唱,接受本报专访,谈老锣谈心态 龚琳娜 我的定位是“人民音乐家” 谈走红 提醒自己不要飘 新京报:你说以前唱过很多次《忐忑》,但因为王菲,这首歌才引起了国内网民的注意。龚琳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始模仿我的居然是王菲,也许流行音乐的人更开放。

新京报:从“走红”这个角度来看,王菲算是你的贵人吗? 龚琳娜:她会把这件事推波助澜,但她也是因为喜欢这个作品,才去模仿。其实我特别喜欢王菲,她唱歌特别干净,也有个性和自己成熟的思想,要不然她不会达到今天这个位置。新京报:红了之后,你的手机基本打不通了,有人说你变傲了。龚琳娜:其实我一直在提醒自己,不要飘,不要飘,因为我亲眼看过很多非常有才华的人,经不住利益的诱惑而堕落。当我买了一张门票,希望去欣赏一个很有声望的音乐家的演出,却看到他在台上哗众取宠、卖弄自己时,我真的会痛哭。新京报:提醒自己不要飘,难吗? 龚琳娜:很难很难,就是你的大我和小我,你的贪欲和纯真会激战,我也遇到过矛盾,自我挑战的时候,但不是特别大,因为好歹我是经历过成功的,2000年我拿过青歌赛银奖,那一届还有谭晶、王宏伟,我们有了很多演出机会。

新京报:但那时候的成功,和现在的走红程度是没法比的。龚琳娜:但我享受过那种感觉,意义是一样的,要知道当时我只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那对我来说已经是很大的成功。但如果是那个年龄遇到现在的状况,我肯定会晕,因为大部分人都会想,我赶紧出名赶紧赚钱。现在还好,我已经扔掉了这些,身外之物特别不重要了。新京报:那为什么你当初频频接受电视台的邀请,到处演出? 龚琳娜:我没有“频频”,我拒绝掉了很多电视台的邀请,我有选择和自由。新京报:你选择电视台的标准是什么? 龚琳娜:有的电视台很尊重我,给我的空间很大,但另一些卫视,会提很多要求,这不行那不行,必须限定多少分钟,甚至把我的节目剪得一塌糊涂。你想,《忐忑》是一首完整的歌,层层递进,剪了之后,成什么了?如果你只是把我的表演当成小小的点缀,我绝对不能容忍。

新京报:如果选秀节目让你当评委,你会去吗? 龚琳娜:我不会做任何评委,那不是我要做的,我只是在幕后教课、做音乐上的指导。谈个唱 票房好了才能继续 新京报:办“自由鸟”音乐会是谁的想法? 龚琳娜:一直有很多演出商来主动找我们,因为《忐忑》太火了,好多人跟我说,赶快抓住这个时机,举办独唱音乐会,但我不会跟着这个跑,我得看什么公司适合一起合作。新京报:你觉得什么样的公司才能合作? 龚琳娜:要和我们有一样的概念,能看到《忐忑》的艺术水平,如果你只看到《忐忑》下面的那部分,对我们来说是不够的。有的人过两天冷静下来会说,你不就只有一首《忐忑》吗? 新京报:你听到这话是什么感受? 龚琳娜:我心里会很难过。如果你没有自信做我的音乐会,没看到我的价值,那你就别做了,我又不需要马上就办音乐会。

反正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就是不要被别人利用。新京报:想利用你的人不少? 龚琳娜:那当然了,包括好多媒体都是这样的,看到《忐忑》这么火,就想尽办法来挖这个点,满足它们的需求。我做节目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事情,想利用我,我会看得出来。所以我和老锣一直都手拉着手,共同面对。新京报:有没有想过,大家去你的音乐会,只不过是去看《忐忑》的热闹? 龚琳娜:如果观众为了这首简单的歌去听音乐会,但却在音乐会上听到很多很高雅、很深的东西,并且被感动,那说明我们真的成功了。你在艺术里不能什么都要,大家愿意这么热情地学唱这首歌,很好,至少对音乐行业的发展是好事。新京报:你担心别人批评演唱会太商业,不符合你“推广民族音乐”的说法吗? 龚琳娜:在这个时代,艺术和商业是挂钩的,如果我唱得好,我当然希望我的出场费也高。

如果商业和艺术发生冲突,我肯定选艺术,但如果商业能投资、辅助艺术,为什么不呢?所以这次演唱会,票卖得好不好很重要,如果票卖得不好,我们也不可能继续下去。新京报:但在你演唱会推广期间,你对媒体采访还是比较回避。龚琳娜:其实我挺喜欢媒体,因为我喜欢交流,但我不能天天打电话、天天接受采访,我还有自己的生活。最重要的是,做音乐需要宁静的心态,不能受太多干扰。新京报:到今天,你给自己的定位是什么? 龚琳娜:有观众留言说,他们不想叫我艺术家,因为艺术家离他们太远,所以我的定位是“人民音乐家”,就是给大家唱歌。你要问我的观众群在哪里,我没有想过,有人愿意听我唱,我就给你唱,就这样。记者 牛萌 摄影/记者 郭延冰。

李银河 性别 京报

上一篇: 2014中国—东盟文化交流年在北京开幕

下一篇: 文学杂志《作品》全新改版 容量扩大到128页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8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