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山大战内幕:光脚冲上山 打散敌人一个团


 发布时间:2020-10-21 18:26:56

日照大地上爆发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农民武装暴动。参与者逾千人,历时13天,与敌作战30余次,给敌人以沉重打击。此次暴动,其规模之大,坚持时间之长为当时山东农民武装暴动之最。革命的种子 1926年,被中共山东地方执委会派往武汉参加北伐的牟春霆(陈雷)、郑天九、安哲,于1927年秋,大革命失败后,又先后被派回日照。1928年春,中共山东省委决定在日照建立党的组织,并指定他们三人成立日照县第一届县委。安哲任县委书记,牟春霆任组织部长,郑天九任宣传部长。其主要任务是开展农民运动。安哲与郑天九分别在家乡安家村与牟家小庄当起了小学教员,郑天九在山字河村当国货贸易公司推销员。

他们以此为掩护,秘密发展党的组织。到1932年春,他们已发展党、团员500多名。此时,省委又指示日照县委改为中心县委,包括日照、莒县、沂水、诸城,设六个区委(涛雒、夹仓、巨峰、邵疃、两城、河山区委)一个特支(诸城特支)。至1932年10月,全县已有45个党支部,25个团支部。在各级党组织的的领导下,农民运动像燎原烈火,在全县燃烧起来。各种农民组织:佃户会、觅汉会、车伙子会、放牛会、匠人会等如雨后春笋般地建立起来。党组织通过这些农民组织来与土豪劣绅进行斗争,并借此进一步发动群众。1932年6月初,蒋介石向中央苏区发动了大规模的第四次围剿,省委指示,为配合中央粉碎国民党反动派的围剿,保卫党中央,要求日照在全县范围内举行农民暴动。

为落实省委指示,日照县委一连三次举行会议。会议决定成立武装,安哲为总指挥,规定了行动纲领和路线,明确了分工和纪律。暴动的准备工作正按计划紧张进行,可省委派来指挥暴动的同志却迟迟未到。准备工作使敌人产生了怀疑,县委遂于10月10日召开了紧急会议,认为必须争取主动,提前行动,决定10月13日举行暴动。打土豪,分田地 1932年10月13日晚7点钟左右,日照暴动从南北两路同时爆发。北路大军在安哲的指挥下,在安家村,先后冲进安荣堂、旗杆底、东公记、西公记、福禄堂等大地主家,收缴枪枝,勒令他们交出了地契文书,分了粮食。

同时,于家村地下党支部也带领暴动队员行动起来,先后又成立了两个中队,共百人之多。接着他们又攻下了日照北部重镇王家滩,打下两城镇。两城镇的大街小巷贴满了“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打倒土豪劣绅!”、“建立苏维埃政权!”等红红绿绿的标语。14日晚,北路起义军会师两城,在城南大庙内召开起义誓师大会。会场上飘扬着两面红旗,一面是党旗,一面是“中国工农红军鲁南游击队”的军旗。安哲在会上慷慨激昂地作了誓师讲话。南路队伍在牟春霆、郑天九的率领下攻占了牟家小庄子、平台、安家湖、廒头、河套等村,收缴了地主的枪枝弹药,拉起了300多人的队伍,14日义军攻下平家村、苗家村、卜落子、沟洼、山口等村庄。

16日队伍回到邵疃。此时队伍已发展到600余人。郑天九、牟春霆在此整编了队伍,准备北上与北路军会合。暴动在全国引起巨大反响。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机关报《红色中华》以大量篇幅热情地进行了报导;中共河北省委发表《拥护山东日照新苏区红军》的声明,声援日照暴动。而国民党反动当局与地主豪绅则吓得惊恐万状。10月18日《大公报》刊载的消息称:“日照共党于昨日分头在该县北乡于家村、安家岭,西山字河、邵疃、牟家小庄子,南乡平家村等处,同时暴动……一日之间,收缴数十村自卫团枪枝,聚集暴徒已达数千人,形势极为严重。

鲁陆海军已同时出动往剿。”日照县长杨锦标惊恐不安,将县城四门紧闭,调动全部武装部队,严密紧守。并连连向省长韩复榘告急。韩急令81师展书堂调莒县运其昌旅前来镇压,安哲率领的队伍陷入敌人的包围之中。10月20日,敌人联合起来对北路义军重重包围,义军与敌人进行了两天激战周旋,但几次突围未果。10月25日安哲在寨山后涧召开全体干部会议,分析了当前形势,认为继续坚持武装斗争,难已存在,决定化整为零,疏散队伍,转入地下,开展隐蔽斗争。南路义军转移至独垛子一带,与敌人周旋,由于敌人前堵后追,已暴露在平原、丘陵一带,无法隐蔽,也只好疏散隐蔽,以图再举。

暴动失败后,日照反动当局对广大革命群众进行了疯狂的报复,仅在县衙门口就一次杀害起义农民40多人。狂飙为我从天落 1983年,陈雷同志谈起这次暴动失败的原因时说:“现在我觉得,这次暴动用一句话说,就是王明‘左倾’冒险主义错误指导下的一次盲动。因为革命总要从客观实际出发才能胜利。暴动,建立革命根据地也要有个客观条件。而我们当时不具备这个条件。第一,我们那地方没什么名川大山。都是些小山,根本隐蔽不下;二、当时山东的军阀正处于比较稳定的阶段,敌人力量太大;第三,‘反对北方落后论,创造北方苏维埃’这句口号本身就是‘左’的,错误的。

在这个错误方针的指导下, 这一时期山东先后组织了博兴、日照、苍山、沂水等一连串的暴动,没有一个成功的。此外,我们的干部缺少经验,组织不严密,也是暴动失败的原因之一。” “国际悲歌歌一曲,狂飙为我从天落。”这次暴动为尔后波澜壮阔抗日武装起义和发展山东抗日民主根据地提供了宝贵的历史借鉴。(邓撰相)。

白马山 敌人 防线

上一篇: 体制内“变革”为敦煌文化旅游产业“腾笼换鸟”

下一篇: 内蒙古学者考证出《加泰罗尼亚地图》绘于1375年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8115